王愛
王愛

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

《時代革命》觀影心得

隨著在受困理大的時間越拉越長,有手足拿著路線圖,試圖從漆黑潮濕的下水道離開,而在地上的人焦急的等待著。當水越淹越高、身旁蟑螂四竄、空氣稀薄而無聲,活著好像變得奢侈。

「不是時代選中了我們,是我們選擇改變時代」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讓七分之二的港人走上街頭,為了自由而戰。

為什麼有年僅十四歲的中學生要戴上防毒面具;為什麼有人肩上背著沉重的醫療用具在深鎖的地鐵閘門前哭吼著「阿sir我只是要救人,讓我進去吧」;為什麼有年近八十的老先生被推倒後不停責怪自己沒能好好守護年輕人而落淚;為什麼有媽媽對警察喊著「我不想要這裡變成天安門廣場啊」;為什麼自毀的情緒會瀰漫整個社會?為什麼有一群又一群的香港人學著用火魔、在催淚瓦斯下撐起傘?

時代革命就是一部解答這些疑問,同時乘載著歷史的紀錄片。

「千萬不要習慣絕望,習慣絕望這件事比絕望本身更不幸」

隨著在受困理大的時間越拉越長,有手足拿著路線圖,試圖從漆黑潮濕的下水道離開,而在地上的人焦急的等待著。當水越淹越高、身旁蟑螂四竄、空氣稀薄而無聲,活著好像變得奢侈。

催淚瓦斯和槍林彈雨急切的想蓋住人民的聲音,有人中彈、有人指揮、有人流淚、有人堅守,也有人拔下自己的防毒面具遞給咳個不停的手足。當血流不止、警棍落下、政府對非法暴力視若無睹,平安健康似乎轉化為日漸厚重愧疚感。

沒有人的命是爛命,所以香港人仍直挺挺的站著,他們的聲音是如此宏亮、卻又悲痛。

「我不想推測底線在哪裡,只有這樣,我才能保有自由」

在上周末看完電影到這周五正式上映之前,我一直在思考著該如何行動、有什麼方法能讓更多人進電影院支持這部片。每當越拼命卻越灰心喪志,身邊超過半數的朋友根本沒聽過時代革命,當我口沫橫飛的宣傳時卻只得到「喔啊看那個要幹嘛?」、「我看了會有什麼收穫嗎?」等等回應。

於是我決定直接在班上播放預告片,與其自顧自地告訴大家這件事有多可貴、多重要,不如讓時代革命為自己講一個故事。

當槍聲在教室內響起,我發現我有些害怕觀察班上同學的神情,我好怕一不小心看見大家事不關己地繼續手邊的工作,但我抬起頭時,卻看見好多雙眼睛認真地盯著投影幕。

後來開始和朋友們討論該如何讓預告片在每個班都能被完整播放。「可是那些讀三類的班級會在乎嗎?」、「我們會不會看起來很奇怪?」、「學校會不會約談我們?」、「面對班級裡懷有祖國夢的僑生我們該避開嗎?」隨著朋友們遲疑又帶點恐懼的疑問被提出,我不禁想起了時代革命的導演—周冠威在訪談裡說的:「我不想推測底線在哪裡,只有這樣,我才能保有自由」。

唯有當我們不畫地自限的事先臆測他人的想法,才能把時代革命推廣出去給更多人知道,甚至進而說服他們進電影院支持。至於學校,天知道我多想被約談,我好想在老師們面前響亮地、勇敢地說出自己所堅信的一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