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
MaryVentura
Maintain
65 are following
435 articles
Ciriatto_羅夏

黑色懷抱

他與宇宙的距離總是如此接近, 不曾窒息,在光明與無限黑暗, 飄渺,行徑。黑色的懷抱,氧氣像是多餘, 存在不表示他需要。整片星晨的世界, 沒有光點折射,沒有一點聲響, 更沒人說明,他會墜落, 還是離開這必經軌道。寒冷或溫暖不再被需求, 他的雙眼是在注視同方向, 但被放逐的心,是朝向哪, 繞又繞。

趙滾

秋後微涼

相信什麼才能留得住?

Ciriatto_羅夏

沉淪於腦裡

親愛的女孩,妳愛著遊戲, 卻在賭局沒有一點勝率。這讓人沾滿腥味的劇情, 我們掩著雙唇,讓妳猜測,  潔白的會是心靈, 還是一顆顆沾不上色的利齒。親愛的朋友,妳是個公主, 捨不捨得躺在腦漿,畫個夢想中的天使, 當藥效發作,他絕對會降臨在妳我眼中。

Ciriatto_羅夏

雨的小孩

城市在哭泣 花朵 是在傷心裡成長的小孩  房間角落 酒瓶空著總是寂寞 它們哭泣 被上吊的風扇聽見 心碎的孩子 散在桌角邊  他 想念和平 想念關愛的日子  都市 令人悲傷 悲哀 卻被孤立 天空開始 不再為城市流淚  只為留到虹彩 藏匿他 內心角落

Related Tags

  • 詩歌
    1941.3k
    寫作
    6403.5k
    閩南語
    11338
    台語
    40341
    閩南話
    2276
  • 生活
    1.4k16.7k
    別讓母語消失
    19309
    心情語錄
    27202
    寫字
    35199
    語錄
    63369
Back to All
Ciriatto_羅夏

孤獨地平線

全世界的孤獨,匯集一處, 我們以此緊緊連繫, 是種像在享受,卻怕冰冷的生物。當自我封閉, 夜裡相互連結的光點, 閃爍於眼角,投射在漆黑大海, 不穩的地平線,渴望多些色彩。期盼這場漂流, 不再是種心理疾病。

Ciriatto_羅夏

黑鳥

無處歸去的鳥兒, 地獄是你最甜美的家鄉。那裡沒有紛亂,你能放聲歌唱, 也沒有絕望與饑荒。更沒人在乎,你將前往何方。付出你鮮豔羽翼,燃燒炙紅, 至黑,你明白痛苦並非灼熱, 而是他人眼中,揣測的翱翔。

Ciriatto_羅夏

孤獨的孤寂寂寞

當世界,寂寞, 是否與他相伴?以遠方作曲, 於如今高歌。唱著,不曾相依的,  心。被毀壞的玩具, 也想撒嬌任性。啞著歌喉, 悶著吐息, 叫喚,不曾忘的調。是他寂寞身上,一份, 極為渺小的,孤獨。以生為殘缺的人, 只能以愛, 認清,淚水曬不乾。

吴祺祐

【观影】战争史诗类

浪子娇娘作孽缘,枭雄受辱怒冲冠。陈兵百万危城下,不报家仇誓不还。

吴祺祐

【观影】生死相许类

亡命天涯结伴行,途穷身死目难瞑。但求来世重相见,再续前生未了情。

Ciriatto_羅夏

滂沱

天空犯了錯 降下滂沱大雨 像條全盲的狗 迷失氣息  迷走徒留的街  雨聲重擊街心 乾淨了大地 卻把人 搞得烏煙瘴氣 掩蓋香水氣息 這場雨缺陣強風吹起  沙塵什麼味 沉悶使人沉醉 唇蜜間吐息 惘然整片世界  聽著城市敲擊耳膜的心跳 我沒哭 因為早已…

小鹿斑比

故人是否知。

你知道也好,你不知道也罷,過去了就好。

Ciriatto_羅夏

深礙

你愛的幻影,讓我是誰, 深陷,我仍是我的幻覺, 卻成他的替代。把自己騙得徹底, 全當是催眠。顧說著愛,就像在提醒, 不得不繼續,成真的騙局。愛與不愛,兩邊,都成謊言,  換來一場與自己陌生的習慣, 不再熟識,你曾喜愛的浪漫,  只剩姓名,只屬我自己。

Ciriatto_羅夏

曳光飛翔

沾點白,你使羽翼多點光彩, 飛向漆黑與無盡想像的未來。我們佔著光點,乘著飛翔, 沒有軌跡,留下連結,遐想, 顛倒世界,隨意幻想。神話飄流到地面, 你展翅,揚起虹彩, 雖然有些冰涼, 卻輕撫過每片如詩般的幻想。

Ciriatto_羅夏

溫柔鄉

許多話構成畫面 僅成吋數不大的相片 人生還沒只剩回憶 月光卻已開始照映  銀白色的鄉間小徑 僅剩那句 還記得 卻遺忘身旁的笑容  是誰牽著這手 擔心跌倒受傷 誰在夜裡倔強 安哄那片夢鄉  銀白色的光 在逐漸陌生的房間 映照揚起的灰 模糊這裡每張臉孔 …

Ciriatto_羅夏

於深夜到來

這聲雷響 為她揭開序章 彷彿安靜無聲 落在眾人沉睡的夢鄉 而我就在窗旁靜靜欣賞 她於玻璃上所提的文章 想像花香幽迴字裡行間  扭曲光芒的詞彙 終將被陽光曬乾 留下一道痕跡 說明她悄悄來到  而那聲巨響 或許正是她疾筆振書的理由 為了那片刻不到的溫柔 揮灑整夜空雲朵 提寫一季 花香芬芳 善變的詩篇

Ciriatto_羅夏

以他為主的糾結

那張白紙是個鬼魂 沒記憶 自己已死 糾纏萬千思緒 作祟於夜 讓每場夢沾染碎屑  它的結尾是所屬他人故事 最後一筆 使他恨不得再死一回  儘管 那片天地早已龐大無限 惆悵仍深刻於骨 宛如每世相同的哀愁 寫滿每部非主角的劇情  再於彌留 糾結再見

Ciriatto_羅夏

光年外的煙

那煙說著話語 意識逐漸模糊  視線閃爍 片段卻不在腦裡面  哪場夢 讓人記取一生 試圖抓取縷煙 吞入腹中 品嘗一回如焦土壯烈的心願  說著話語的濃煙 是誰燃起火光  那短暫綻放 留在眼中永久光痕 讓那獨自的世界失控 我們都懂 是孤單犯的錯 是那掩…

Ciriatto_羅夏

哭的不顯眼

只是哭得不顯眼 不是那般無所謂  僅存心中的憔悴 成為他人眼中的疲憊 只是原因仍藏在嘴邊  不屬一人的無法理解 連自己也不敢拆解  那無謂得無所謂 彷彿拆開後的零件 只剩眼淚 與滿地無法接黏的碎屑

Ciriatto_羅夏

「噓」

羊隻逃離鐘面 圍著夜燈 無聲派對   名為王位的沙發 癱坐生根 利刃切分重複每日的 新鮮 完美圓圈 僅剩屑末糕點    撐起心情細細吞嚥    羊毛飛舞 藍色房間 冷色也能溫暖 羔羊稱王 瞳孔效仿鐘擺 開始晃動     放開肉體 連接靈魂自言自語 放冷…

Ciriatto_羅夏

黃燈

曾徒留一場夢 在深夜時分    佇立黃燈路口 試圖凝視陌生面容 不想提及昨日的錯 你 是否能懂 黑燈瞎火在這街口 全成藉口 一個念頭卡在喉頭 驅使車頭奔向不在的城鎮角落    繞過一圈過去與未來 而現在 是碰撞後的碎屑 沒人留下明顯傷口 疼痛 等人解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