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
16 are following
70 articles
海余

[小说]惘的网:后记

2018年 姜维离开后,姚乐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不习惯。隔着半个地球和12个小时的时差,每一天他们都在繁忙的学习工作中寻找片刻可以联系的时机。这个时候,姚乐会庆幸家里还有另一个人,否则孤独一定会吞噬尽她,让她跌落抑郁的深渊。在这段孤独的日子里,姚乐在网上读到了一篇刘瑜发表于09年的文章:《当他们开始用脚投票》。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五章 潮水带走了你的爱,还有你的家

傍晚时,姚乐的车终于停在了姜维的出租屋外,姜维和她左挑右抬才把准备的所有东西都一起搬进了公寓。姚乐一进门便看到姜维的父母立在客厅的沙发旁边,望着她笑。姚乐瞬间站直了,用眼瞄着姜维。姜维冲她笑笑,搂着她的肩往前走到父母面前:“爸妈,这就是姚乐。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四章 毕业季

跌宕起伏的一个学期结束,姚乐在E教授的课上拿了A+,然而她并不怎么开心。E教授一学期教得心不在焉,但是期末考试的题目都非常简单,所以大部分人还是拿到了A以上的成绩,这让她觉得这样的教学、考试和成绩都毫无意义。孙明珏在毕业典礼后就要启程去波士顿,客厅里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装着她的全部家当。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三章 制度与文化

走出会场的五个人在突降的雪中哆嗦着前行,一个女生突然提出一起去喝杯奶茶,暖和一下。这个建议获得了另外四个人一致的同意,五人转而走进了附近一家奶茶店,各自点了一杯热饮,找了一张角落里的桌子坐下来。今晚遇到的两个女生都是工学院里另一个系的博士,一个温柔文静,另一个风风火火。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二章 #METOO

2018年的年初是属于#METOO运动的。从2017年底开始,#METOO#像一阵摧枯拉朽的狂风,吹进整个社会,世界各地的性骚扰、性侵犯的举报层出不穷,以前所未有的音量揭露了这个问题在全行业、全社会的广泛性,也让很多加害者终于得到应有的惩罚。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一章 你是个战士

饭桌不断地被拍击,发出一声声闷响,碗碟筷子被震得上下跳动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男人的怒吼从桌面上传来:“你又在发什么疯?” 女人尖细的喊叫紧随其后:“明明是你在发疯!你迟早会把这个家都砸了!” 缩在饭桌底的女孩大叫着:“啊!别吵了!啊——!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章 她不能任性地否定、甚至剥夺他的渴望

几天后是姚乐的生日,姜维再一次来到了姚乐的学校。姜维依然是中午到的,这回他轻车熟路,直接把车停在了姚乐的系大楼下。姜维摇下了四扇车窗,初春的风便钻进驾驶座里,鼓动着他的衬衣。四月初北方的风虽仍透着一丝寒凉,却已裹挟上若有若无的新生气息,无数细嫩的花和芽都在这样的空气中蠢蠢欲动地要破土而出。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九章 可是我更恨的不是他

传单的消息从芝加哥的酒店里慢慢发酵,终于在四月初发酵到了姚乐所在的学校。系里的博士生们聚会时开始有了窃窃私语,音频的链接在几个微信群里流转,几个流体方向的博士也成了香饽饽,大家都想打听流体会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孙明珏这个学期忙于课业,已经很久没有社交活动了,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机会听到这个消息。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八章 理想主义者的反抗

“你在哪里?”姚乐又问了一次。林培叹了一口气回答:“海军码头。” “在那里等我。”姚乐斩钉截铁地说。姚乐飞快地换了身衣服,又拿出口袋里的传单,对照着在手机上输入了那个链接。链接里是一个音频,姚乐找出耳机戴上,点了播放便出了门。酒店离海军码头不远,走二十分钟便到。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七章 芝加哥湖边经年不散的风

学术会议一共三天,到了第三天中午,姚乐觉得自己已经累得脱了力。中午休息时她一走进酒店房间便把高跟鞋蹬在门口,光着脚三两步蹦到床上趴了下来,连午饭都不想去吃。这次会议虽然会议费收得不少,提供的食物却极其上不了台面。早上只有几个干巴巴的贝果和几桶咖啡,连黄油都少得可怜。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六章 既没有考核又是终身制的工作

三月中旬,姚乐参加的第一次学术会议在芝加哥举行。会议地点是芝加哥内一个大型酒店,这个酒店颇受各种学术会议主办方青睐,主要因为这个酒店的会议中心极大,既能接待规模宏大的会议,又能接待好几个一般规模的会议同时进行。姚乐在会议中心内报到时发现,隔壁还有一个流体方向的会议同时举行,她这才...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五章 另一种生活

寒假是漫长的,姜维婚礼后便回了R城,姚乐依然每天在外面和不同人见面,一直捱到了回程的时间。在R城机场,她又一次远远地看到了姜维一家依依惜别的情景,那一刻她意识到,二十多天的寒假对另一些人来说其实是短暂的。飞机从R城起飞一直往北,它会跨过北极的寒霜把两人送进另一种生活。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四章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酒过三巡,有人开始双眼迷离。今晚的丁道远似乎很兴奋,之前的争论也没有影响他的酒量与谈性,他慢慢在觥筹交错间涨红了脸。张建国找了个无人的间隙,端着酒杯凑到丁道远面前,姚乐看见他与丁道远耳语了几句。丁道远皱起了眉头,道:“老张啊,你们家这事我帮不上忙。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三章 饭局

丁道远婚礼前晚,他组织所有来参加他婚礼的大学同学在学校外的东篱大酒店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聚会。姚乐调笑说,学校外的小店如跑马灯般换了又换,唯有东篱大酒店是方圆十里内奢华餐饮的标杆,这么多年一直屹立不倒。姚乐和姜维到得早,进了包间却发现有人比他们到得还早。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二章 红色的横幅在北风中猎猎作响,却没有固定方向

第二天下午,姚乐和姜维踏上了去省会的列车。一路上,姚乐悄悄观察着姜维,他一切如常,并没有因为昨天的事而对她区别对待。但因为这个一切如常,一切都不一样了。以前姚乐对姜维的感觉更多的是吸引、是喜欢,她可以很喜欢很喜欢姜维,但不敢爱上他。昨夜那番掏心掏肺的剖白之后,姜维一如既往的温柔让姚乐觉得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爱上他了。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一章 她撕下了自己的画皮,等一个判决

姜维皱皱眉头,抬头望着声音出来的方向,而后对姚乐说:“你们这楼隔音有点不行啊。” 姚乐的脸藏在楼栋打下的阴影里,紧紧盯着姜维的表情变化。她深吸了一口气,一点点地收起脸上的惊慌,几乎是立刻就做好了决定。她尽量不动声色,装作漫不经心地对姜维说:“我们走这边吧。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三十章 时钟敲响了十二点,灰姑娘还站在王子面前

日子一天天翻过,北上的高铁带来了姜维。家乡的高铁站是姚乐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修成的,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她不熟悉这附近的城市格局一路坐着公交看过来才发现原来到了未开发地带,一片荒地中间矗立着孤零零的高铁站,行人旅客来往匆匆,无人作停留。距离姜维的高铁是到达还有一个多小时,附近也没有可供...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二十九章 终于把自己走成了孤家寡人

姚乐在家又躺了一天,白天客厅里一直吵吵闹闹的,她并没有睡着,但也因此把时差迅速倒了过来。躺在床上,她开始详细地安排自己这二十几天的假期。在家乡姚乐有不少朋友,她一下飞机便发了个朋友圈,昭告天下她回来了,之后的这两天也已经收到了很多要求见面的消息。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二十八章 入对行才容易嫁对郎

姚乐是从噩梦里惊醒的,她皱皱眉,让自己清醒过来,又安慰似地摸摸自己心口——梦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嗡嗡作响。她眯着眼睛看看窗外,原来早已经天亮了。她睡前忘了关窗户,此时窗外嘈杂的车声人声听得分外清楚,她梦里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从窗外传来的。

海余

[小说]惘的网:第二十七章 最浓重的乡愁并不在他乡

孙明珏的事情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以她本人的一句放弃宣告尘埃落定,所有讨还公道的希望都化作泡影。寒假正式开始,孙明珏收拾行李去了纽约,没有让任何人陪同。她说她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讨论这件事,她要一个人待在人堆里,用无休无止的热闹将自己淹没。姚乐则趁寒假与姜维一同回了一趟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