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恋霸权
1 are following
4 articles
吉士代代子

友達以上,恋人以外

我想了一下我对日语老师的感情,还有柏拉图式关系和友情、浪漫关系之间的区别。

重木

“所有男性一家亲?”:男性群体内部的分层与压迫

当许多男性面对女性主义的指责或批评时,常常会感到某种无辜且不满,因为在他们看来,遭到主流性别制度压制、剥削和伤害的不仅仅只有女性,许多男性也在其中遭遇着十分相似的命运。而也正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女性主义运动以及研究的启发下,欧美诸国的学术界也兴起一股男性研究,即通过对“男性”这...

重木

被“异性恋化”的耽美剧

当于正在其微博上宣称,自己改编自水如天儿的著名耽美小说的同名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以下简称《鬓边》)里没有所谓的“兄弟情”时,明眼人都知道他所指的正是在2018年和2019年以“社会主义兄弟情”而大火的耽改剧《镇魂》和《陈情令》的模式。后两者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它们对于原本作为耽美故事中的同性情感的巧妙处理。

重木

同性间的“异性性行为”:谁男谁女?

一朋友问:“同志间发生关系,谁做男人?谁做女人?”这个陈词滥调的简单问题却没有如此简单的回答,因为其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它预设了哪些前提?在何种框架下才能使其成立?首先,这个问题很直白地预设了“发生(性)关系”的必是异性男女。因此才会有后半句的追问。但这个预设其实又与前半句矛盾,既然是“同志”关系,那何来异性之分?因此,这个问题潜在的预设本身就有问题,它是在异性恋模式下才会出现的悖论,因而本身...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