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27 are following
53 articles
工劳小报

压力下的出租车司机|工劳小报 #14

对于全职写手而言,至少每日更新三千字,最多的时候可以达到一万字甚至是两万字,如果手速跟不上,通常会使用语音输入。在这个过程里,除去卡文梳理情节的时间,几乎是要不间断输入内容,对于更新量大的写手来说,“一天下来嗓子都要冒烟了。”

工劳小报

风雨中的草根团结:2022年六大工人维权行动盘点

我们希望这些劳动者的行动记录能够同ta们的困境和压迫一起被记住——工人并非甘受压迫,日常反抗如影随形。

工劳小报

被控制的移动:2022年封控政策下的劳动剥削与工人反抗(附全年劳动事件时间轴)

2022年底,国内持续了近三年的“清零”政策终于结束。2020年1月到2022年12月的这三年时间内,非人的防疫政策带来了无数痛苦与悲剧。这次政策的转向或许让被压迫的人得以暂时的喘息,然而“放开”却并不许诺着社会能够重回前疫情的所谓“正常社会”。“放开”所回归的移动自由,也并不意味着劳动者的身体得到了真正的解放。

工劳小报

2022年十大劳动关键词:闭环、封条、清退、露宿、热射病、裁员、失业、停运、坠亡、火灾

2022年是危机的一年,同时也是基层劳动者继续被忽视、抛弃的一年……但,这一年也是许多劳动者串联反抗,不甘再做螺丝钉的一年。

ghostspiral314

小医生与大瘟疫

黑死病

工劳小报

“大流行”冲击劳动者|工劳小报 #13

“身边同事几乎都阳了。”这是三年来她觉得疫情最严重的时刻,防护等级却在降低。最开始他们还有防护服面屏鞋套,后来防护等级再次降低,只有隔离衣、帽子和口罩,现在隔离衣都没有了,N95也差点没发下来。

打工谈

打工谈征稿 | 疫情影响下的打工人

在疫情期间,您是否经历过转岗、工资调降、被迫选择灵活就业、被迫辞掉工作照顾家庭的状况?是否面临收入来源中断、入不敷出、与工作相关的人际关系网络渐渐消失的过程,陷入焦虑与迷惘?您切身地体会到心态上的、时间上的、身体上的、法律权利上的种种变化是什么?

工劳小报

悼念追责,释放同胞|工劳小报 特刊

这几天的全国民众的自发抗议,既是为了悼念乌鲁木齐火灾丧生的十位"防疫受害者",也是为了大声缅怀在过去三年因防疫而失去生命、受到侵害和剥削以及各种各样形式压迫的人们。然而,中文互联网上的审查之下让绝大部分的声音都消失匿迹,反而对这些自发表达的学生、工人和市民泼脏水的信息四处流窜。

扶霜

白纸革命:不能忘却的新疆,和一点思考

不是每一个维吾尔人都是恐怖分子,也不是每一个汉族人都是瞎子。既然我们有眼睛,就应该多看看新疆的遭遇。如果媒体被扼住了喉咙,至少各位能使用键盘;如果出版社不能发行,那就去听去看去记录,去发问,去发声。这场大火本应将新疆的遭遇烧给我们所有人看,所以我不愿它再次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

扶霜

白纸革命:一场“没有内容”的抗议

所以这场运动的诉求只能是一张白纸,因为没有任何一张纸能写满中国人的诉求,就不如什么都不写,正如我们什么都写了。站出来的人们不仅是为“部分居民没有自防自救能力”感到痛心,同时也注意到了一直以来被忽视的事实:当我们一再退让的时候,掉下悬崖的人,迟早轮到你我。

工劳小报

象牙塔暗处的后勤工人|工劳小报 #11

这几天一直在做志愿者的周珊在与滞留者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大家不想回家的理由各异,有人因为手机和身份证在露宿的时候被偷了,坐不了火车;有人不想承担几百块甚至上千的隔离费用;有人没带够衣服,而老家的冬天太冷,如果回去就被隔离,不知如何是好。也有人因为老家村民不愿意让自己回去,怕他们带病毒回去影响老人和孩子……

森碟

旅遊要交代祖宗十八代、百業蕭條....,中國的極端防疫政策已讓中國人忍無可忍

當出門旅遊被當成犯人一樣審問,你還願意出來玩嗎?

工劳小报

高速上“大逃亡”、毛坯房内打地铺的富士康工人们 | 工劳小报 特刊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工劳小报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工劳小报

老年人在/再就业|工劳小报 #8

运营常常要处理各种紧急情况,这类情况在假期出现的概率更高。“有一次春节放假,我在电影院看电影,中途拿出手机,本来只是想看一下时间,结果正好看到群里有人在发广告,这一下导致我后面电影都没看好,忙着清人了,因为如果不及时处理,我们的群就变成广告群了。”还有一次,夏夏在外面旅游,凌晨1点回到酒店打开工作机,发现有100多个好友申请,疲惫的她强忍睡意,花了半个小时才全部通过。

工劳小报

货车司机陷在路上|工劳小报 #6

没干几天活,说是疫情原因,材料没有到,又只好停工。爸爸说:“现在这点工程,干的人多,价格太低了,干不到什么钱。但是你不干,还是会有其他人干。”妈妈说:“现在能保得住眼前的生活就不错了,能让大家吃上饭,不亏本就行了。”后来一天早上,C 城检测出来一例阳性。

工劳小报

毕业季,失业季?|工劳小报 #4

十多年来,似乎每年的5、6月份,都有这么一条新闻会闪过:“今年是史上最难就业季”。从前,这条新闻都在电视里、网络上,并没有令人有太多的真实焦虑感,但今年,从国家统计局的失业率调查数据中,就业困难已是肉眼即视的窘境了。

工劳小报

游走于流水线之间|工劳小报 #3

今年发生了许多新的变化,曾经不可一世的互联网大厂开始裁员,失业的大厂员工的处境成为不少新媒体的关注焦点。而另一种厂,车间、工厂、流水线,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有新闻指出,暑期学生工的工资低落至每小时9元,而高职毕业生们开始不得不选择流水线工作。

工劳小报

陷在疫情里|工劳小报 试刊#0

继大厂“毕业式”裁员后,深圳又有公司推出了“竞标式”降薪,要求每位员工分别填写理想降薪表,由员工与员工之间进行竞标,谁填写的工资降得最多,谁就能留下。

扶霜

请取下你脑子里的”口罩“

原本我们以为生命的必要条件是阳光,空气和水,但是我们忘了告诉年幼的孩子,生命的必要条件还要有”绿码“,虽然绿色是生命的颜色,但显然”码“是要你命的”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