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兩首國歌的豪華競演。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
IPFS
·
柴可夫斯基在完稿之後,始終一直認為曲子太吵,讓他覺得不是非常滿意,更堅信這絕對不可能會留名於世。但天曉得,這首《1812》後來居然成為他的代表名曲之一,而且還是古典音樂霸氣第一、無敵霹靂的Hito哩!

「哇!這首曲子是一首真正深具『人民主義』的偉大音樂!像平穩波濤般,莊嚴有力地在整個大廳裡迴蕩!音符以一種新的東西攫住你,把你高舉於時代之上!聲音更表達出了這難忘的歷史時刻,極其成功地描繪了人民奮起保衛祖國的威力及其雄偉氣魄!」

,文學家如此評論道,也許手裡還激動著微微發抖。

「坦白說,這首曲子將會非常地嘈雜與喧嘩……尤其創作當時並未投入太大的熱情,因此此曲未來應該沒有任何藝術價值可言吧?」

,作曲家的獨白,不像自謙。


讓我們一同回到西元十九世紀……

為了紀念西元1812年時,帝俄名將庫圖佐夫(Mikhail Kutuzov,1745-1813)元帥所領導的人民大軍以寡敵眾,成功擊敗了東征來犯的拿破崙與其麾下的法蘭西聯合軍團,贏得「俄法戰爭」最後的勝利,並成功守護了俄羅斯美麗的疆土,由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eter 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所創作的降E大調序曲《1812》(The Year 1812, Festival Overture in E flat major, Op. 49),在距今141年前,也就是西元1882年的8月20日這一天,配合「莫斯科產業藝術博覽會音樂會」的舉行,特別選定於莫斯科的救世主大教堂(The 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ur),進行了首演活動。

《1812》,是充斥沙場征戰風格與濃厚民族主義交融的樂曲,更是古典音樂史上罕見出現兩國國歌彼此競演(法國的《馬賽曲》與俄國的《天佑沙皇》)、較勁的篇章,而且為求力陳實境效果,柴可夫斯基的原始版本更是動用到真正的大砲來作為現場砲擊聲使用,足以彰顯戰鬥民族的霸氣十足!

進入本曲的開場,柴可夫斯基所要表現的乃是一個意境深廣的主題,以俄國傳統東正教的天主頌歌代表俄羅斯帝國開闊的領土和無限田野風光,但也蘊含著一絲山雨欲來,風暴即將形成的不安情愫;

後來樂曲逐漸進入發展部,一個帶有侵略性的主題動機則是象徵著拿破崙法蘭西大軍的鐵蹄開拔,一路挺進了俄國中樞,兵臨首都城下,不只是莫斯科,乃至於整個帝國社稷都陷處於空前的危機…

就在此時,柴可夫斯基再次將曲風移轉到一個雄壯的進行曲曲式,當下要呈現的是所有俄羅斯軍民團結一致,武裝站上前線,決心抵抗外來侵略者的氣概!

接下來,激烈澎湃的主體衝突,詳實描繪了異常殘酷的俄法戰爭,兵戎相見的血淚交錯…被扭曲而呈現大幅起落狀態的《馬賽曲》意味著法軍原本的優勢急轉直下,寒冷的北疆冽風,讓缺乏充足軍備奧援的拿破崙野心不再如此高昂,更逐漸失去了必勝的信心!

伴隨《馬賽曲》的緩步漸弱,亦悄悄離開了主旋律,佐以俄國《天佑沙皇》國歌主題動機的陸續增強,進一步成為樂曲重心,柴氏在五線譜上揮舞著軍旗,引領出俄國軍隊的大逆轉!在神的保佑與看顧中,俄羅斯反敗為勝,一步步以地利天時扳回上風!

加上傳統俄國民族舞曲的接棒加入,更點綴出俄軍將拿破崙的殘兵敗將趕回了遙遠的西歐!千里征途終告鎩羽而歸。

最後,在強而有力的「加農砲」親自助陣下,全體銅管樂聲部震耳共鳴的齊演,樂曲再度重返到最初的東正教頌歌,更融入歡慶軍民凱歸的鐘聲,熱烈積極的相互呼應,同時在《天佑沙皇》主題動機的明確表現中,俄國英勇的戰士們終於守下了母親樂土!

在進行曲與鐘聲交疊的威武氣勢下,《1812》以最高潮且慷慨、澎湃的愉悅,終於譜下了完美壯闊的終止式!

雖然說,在一般室內廳演出時,《1812》幾乎都是選定大鼓來代替砲擊,當然主要目的是安全為上,但在許多特殊的節慶或戶外音樂會,或是軍校的畢業閱兵典禮,「野生」的大砲可是會被拿來真的使用的喔。

此外,《1812》也有專屬合唱的改編版本,許多一流指揮家也都有親自錄製過人聲版本,聽來也別有一番韻味。

末尾,誠如文前所提的,柴可夫斯基在完稿之後,始終一直認為曲子太吵,讓他覺得不是非常滿意,更堅信這絕對不可能會留名於世。但天曉得,這首《1812》後來居然成為他的代表名曲之一,而且還是古典音樂霸氣第一、無敵霹靂的Hito哩!

柴可夫斯基(Peter 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

尾聲:

旋律優美的美國聖公會或長老會崇拜聖詩集中,帶有濃厚北國俄羅斯色彩的《全能全權之神》(God, the Omnipotent!),曲調即改編自俄羅斯帝國於西元十九世紀中葉時所使用的國歌《天佑沙皇》(Боже, царя храни / God Save the Tsar),也就是在《1812》中所聽到有關俄國國歌的部分。


寫在最後:

我寫故我在?我不寫,其實也一直在。

暫別時日,說是惰性也好,無力感也罷,去中心化(技術理性)的Matters某種程度上在我的認知裡相當中心化(內容感性),而且不好說,兩性跟政治,東方社會最虛偽的遮羞布,儼然在這裡成為政治正確或萬中選一的顯學。或許我意識形態作祟,但我就是意識形態,……Matters真的要加油啊!

唉,偶爾發發牢騷?望著窗外的大雨,我笑了笑。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1812_Overtu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yotr_Ilyich_Tchaikovsk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khail_Kutuzov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