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至今,遷移到歐洲各地的難民們都好嗎?

Yu, Chin Mei
·
·
IPFS
·
本篇文章於2023/06/05 刊登於天下 獨立評論 原文連結: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86/article/13700
2022年的歐洲屬於黃色與藍色,烏克蘭的顏色。 圖片來源:俞錦梅 Chin Mei YU

「2022年,有一億人被迫流離失所,這是一個本不該創下的紀錄。」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Filippo Grandi說。

2022年2月底,俄羅斯與烏克蘭開戰,造成900萬烏克蘭人被迫逃往歐洲各國,其中女性了佔85%,50%擁有大學文憑,超過7成原本有全職工作。這場戰爭,讓一整個世代的烏克蘭女性被迫離開家鄉,而回鄉路似乎還很遙遠。

當火車進入歐洲時,一路上都是烏克蘭的國旗

今年33歲的莉亞出生於烏克蘭首都基輔,年少時因十分有特色的五官而成為模特兒,後來成為紗麗設計師,自己縫製帶有印度神秘風格的紗麗,設計刺繡圖案等等,小有成就的她後來有了專屬的攝影團隊和模特兒,為她的一系列作品拍攝照片與影片上傳。辛苦工作多年後,莉亞在基輔買了自己的小公寓,更有了屬於自己的店面。

一切都十分美好,直到俄羅斯戰爭開始,莉亞的店面與公寓被炸毀,只能匆忙出逃至西烏邊界,再搭火車前往捷克。火車一路向西開,每個車站都插滿了烏克蘭的藍黃國旗,那一面面飄揚的烏克蘭國旗,安撫了莉亞在戰爭中失去多年心血的心情。

俄烏戰爭,莉亞的店面與公寓被炸毀,只能匆忙出逃至西烏邊界,再搭火車前往捷克。圖片來源:莉亞提供。

莉亞的父親是俄羅斯人,母親是烏克蘭人。當莉亞將俄羅斯攻打基輔的影片傳給在俄羅斯父親,堅定支持普丁的父親怒斥這是假新聞。這場戰爭帶走了莉亞曾努力十幾年的心血,也將烏克蘭撕裂成親俄與反俄的兩個陣營,俄羅斯統治的東烏與親美親歐的西烏。那傷痕不僅是留在被炸掉的建築上,也被留在烏克蘭的國土與歷史上。

莉亞在捷克被安置在接待家庭裡,與一位帶著寶寶的烏克蘭母親一起住。捷克政府每個月發給她約合100塊美金左右的當地貨幣,接待家庭也為他們提供三餐。

因為在捷克語言不通,所以當莉亞看到英國政府計劃收烏克蘭難民時,她便提出申請。她知道若要去倫敦一定要排很久的隊,於是申請了蘇格蘭一個小農場的庇護。一個月不到,莉亞便坐著飛機抵達蘇格蘭,開始她的第二人生。

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南方50公里的一個小鎮的農場,收容了5個烏克蘭家庭。圖片來源:俞錦梅 Chin Mei YU。

從烏克蘭逃往英國,夢想仍繼續茁壯

「我的父親和弟弟都在俄羅斯,我的母親留在烏克蘭照顧我的祖父母。我最好的朋友在荷蘭、德國、加拿大。只有我一個人在英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大家,」莉亞說。

關於未來,莉亞說她正在存錢買縫紉機,有刺繡功能的一台要7萬台幣,她已經存到一半了。英國每個月發的300英鎊她只花一半,另一半她存起來買布和縫紉機。她ㄧ邊談話一邊縫著要送人的小包包。莉亞說,在農場裡每個人都對她很好,所以她要縫包包送給每個人,這是她表達感謝的方式。

莉亞計畫重新開始設計與縫製商品,然後經營自己的網路商店。莉亞的夢想沒有被俄羅斯的砲火摧毀,只是在蘇格蘭的小農場用不同於基輔的方式發芽,慢慢長大。

英國政府十分優厚地提供烏克蘭難民3年簽證,每人每月300英鎊的生活費,免費教育與醫療等。提供難民食宿的單位則有單人單月350英鎊的補助款。

2022年底,英國通貨膨脹創下41年新高,英國央行預測英國即將進入1920年以來最長的經濟衰退。在脫歐和新冠的雙重打擊下,經濟疲軟的英國為了15萬烏克蘭難民與2萬阿富汗難民們花了30億英鎊,計劃來年繼續為難民提供25億英鎊的預算。

2022年被母親帶著逃往西班牙的烏克蘭小孩,在異鄉重新入學。圖片來源:Chin Mei YU

高齡化的西班牙,如今迎來烏克蘭小孩

西班牙在2022年收容了烏克蘭難民16萬人,其中18歲以下的未成年者高達34%,約5萬5千人。由於烏克蘭禁止18歲到60歲的男性離開烏克蘭,因此出逃的孩子大多是由母親帶著,與父親團圓之日無人知曉。

西班牙的烏克蘭難民業務由紅十字會負責,當難民進入西班牙後,會到紅十字登記取得臨時保護卡,接著由紅十字會聯繫查看哪間旅社還能收容難民,便將難民送去。旅社提供住宿,另包三餐,每個月會按難民收容人數與居住天數結帳,紅十字再將款項轉給旅社。烏克蘭難民進入西班牙後,與其他歐盟國家條件差不多:3年簽證、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免費交通。成人每個月有400歐補助,未成年則有100歐補助。

西班牙近年受到少子化與高齡化之苦,不但生育率為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2022西班牙65歲以上老人也首次超過20%。同年,西班牙收進了16萬烏克蘭難民,加上其他國家難民約20萬人,而這些難民的平均年齡落在青壯年。在聯合國文教組織世界遺產Zaragoza收容上百位烏克蘭難民的背包旅店隔壁,就是一間老人安養院。早晨街上,可以見到西班牙老人們坐在輪椅上聊天曬太陽,在他們眼前奔跑嬉笑的,都是在西班牙將白皙皮膚曬成了古銅色的烏克蘭小孩。西班牙小學則與土耳其、黎巴嫩學校有著一樣的困擾,因為一時湧進太多難民孩子,數量不僅超過了學校負荷,有些學校難民學生數量甚至超過了當地就學的小孩。

聯合國難民署在2022年11月為烏克蘭難民所做的意願調查顯示:有超過6成的人想暫時留在自己所待的國家,不再移動;而想再移動的國家首選,是就業機會較多的德國。12月中旬路透社柏林報導數據顯示,有將近4成的烏克蘭人計劃永久留在德國工作。毫無疑問,烏克蘭在這次戰爭中外流的900萬人力,有許多可能不會再返回家鄉了,其中光是有意願永久留在德國的烏克蘭勞動力就有40萬人。

2022年的難民問題,無疑是二戰以來歐洲所面臨的最大挑戰。難民的移動代表著語言文化信仰與生活習慣的再次融合。由於中東非洲冒險前往歐洲尋求庇護的難民多為年輕男性,而烏克蘭前往尋求庇護的難民則多為女性,跨國、跨信仰的婚姻與家庭重組數字也在攀升。可以想見,數以百萬難民湧進歐洲後,各地的樣貌正逐漸改變,形塑著歐洲可預見的未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Yu, Chin Mei疫情前為一位教育者, 曾前後在五大洲教書十七年, 拜訪過一百多個國家,包括亞馬遜和撒哈拉。 2020 年成為 Full Time 數位遊牧, 主要移動位置在中歐。 2024年在瑞士與兩位歐洲夥伴成立新創公司。
  • Author
  • More
歐洲數位遊牧
4 articles

地表最大數位遊牧節即將開始,想來嗎?

一封台灣女孩寫給香港的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