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君的爆火,会不会是传统戏剧的希望?

阿布拉赫
·
·
IPFS
·

越剧新编《新龙门客栈》

在浪姐5(乘风2024)的第一期节目里,我才第一次知道陈丽君这个人。看人说流量很猛,我当时还嘀咕,戏曲演员,喜欢的大概都是老年人,能有啥流量呢?后来发现,评论席确实有点诡异,都在“君君”、“君君”地叫。才去搜,乖乖,人家火了快一年了,我竟然完全蒙在鼓里!

也可见得如今网络世界的信息壁垒有多厚!

一旦你搜了,那泼天的流量可真就滚滚而来了。于是,我也是光看陈丽君和李霄云谢幕时抱着转圈圈的视频就看了好几天。不是真的多愿意看,而是真的天天强推。好在它是B站,它推荐它的,你还可以不点。

但很好玩,我就发现,以前说腐女磕男男的CP,现如今,越来越多人磕女女CP了。那磕女女CP的,大概也是女性为主,又该叫什么女呢?

腐女这个名字,我初听觉得很不中听,主要“腐”之一字,在中文语境里,实在凑不出来什么好词。后来知道,原来也确实是种自嘲的说法的引伸。“腐女”这个称呼,来自日本,没什么好选的。不知道如今磕女女CP这种风潮,是不是中国原创,是的话,我希望她们给自己取个美点的名字。

我后来真的在Youtube看到了让这俩人火出圈的那部新编越剧《新龙门客栈》,虽然还是有不完美之处,但确实是好东西,对传统戏剧来讲,充满了创意的巧思和锐意的改革,并非是淄博烧烤和天水麻辣烫那种纯炒作的流量。而演员的爆火,大概也区别于普通的偶像明星。陈丽君和李霄云的专业技能,在《新龙门客栈》里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发挥。李霄云演的老板娘,在风姿上可以媲美甚至超过张曼玉在徐克电影里的表现。至于陈丽君的贾廷,那更是近乎新角色了,她的诠释,在我看来,无可挑剔,并且个人魅力因此展露无疑。

传统戏剧浓妆艳抹,动作要夸张,表情点到为止,反正都被粉盖住了,看不出来。所以传统剧目对于演员的“演技”要求不高。但新编剧目,综合戏剧和电影的表演方式,演员不光要唱要念要作要打,还得有影视剧演员那样的表演技能。于是,李霄云那嘴角一扬,陈丽君那邪魅一笑,有和没有之间便天差地远。传统剧目在表演上务虚,但在人物塑造上没什么想像力。古代女子就要包得严严实实,走路也只能莲步轻移。但在《新龙门客栈》里,李霄云演的老板娘穿得比张曼玉还露,又是露背又是露肩,色诱周淮安时还将裙子一边掀到了大腿,甚至,差点还有一段“床戏”,虽然隔着纱帐,也足够大胆创新了。

我就不禁想起秦腔现代戏《白鹿原》,这部剧因为有原著加持,当时我觉得是少有的价值观不扭曲的戏曲。然而,现在看一下人家的《新龙门客栈》,就觉得,太循规蹈矩了。无论原著还是电影里的田小蛾,那都是当仁不让的性感尤物,在秦腔戏里,她这个属性被完全祛除了,创作者大概就觉得,秦腔没法呈现那些,没想着要吸引年轻观众,也不敢开罪主要受众的中老年群体。但实际上,既然是新编现代戏,旧有的受众本来就不存在。于是,革命样板戏之后的现代戏,没有一个能成为经典,老的没留住,新的也没引来。

近些年,戏曲能通过创新破圈传播的,除了当下的《新龙门客栈》,就只有几年前的粤剧电影《白蛇传·情》了。那时候,我也曾希望,《白》能为其它剧目开创新局面提供灵感。但并没有后来者。毕竟拍电影的投资太大了,能上院线发行也太难了,风险太高了。

现在,《新》让我又一次燃起希望之火,希望其它剧种也和我一样看到了榜样的力量,尤其秦腔。我从小看到大,然后看着它人才凋零,火苗越来越黯淡,觉得委实可惜。

前不久读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它在其中收录的一篇《阴翳礼赞》当中,对于日本的传统能剧赞不绝口。出于好奇,我也搜来看了一下,完全不知所云,无法欣赏。这也是促使我最近又接连看越剧、看秦腔的契机。就像你去外地吃了不怎么可口的饭菜时会想念家乡味道一样。每个人的家乡都该留下来,为了留下来,需要改变。改变需要人才,需要勇气,需要决心,需要钱。希望都还剩下一点。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