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osa 福爾摩沙足球國際邀請賽一日心得

阿橘徐有辰
·
(edited)
·
IPFS
·
這次歐洲國家盃,包括今天凌晨西班牙擊敗了法國隊,西班牙門將 Unai Simon (27歲) 在後場傳球受到對手前鋒的壓迫,許多球迷朋友應該印象深刻。過程中無論是險象環生被對手差點攔截的傳球,又或者是從門將這端吸引對手前鋒壓迫後、傳給因為壓迫出現身後空檔的選手,一路的連鎖效應出現一連串的推進,像這樣的畫面,在這次福爾摩沙國際邀請賽當中來自西班牙的 Cadiz 也在高雄國家體育場不斷上演。

在這次福爾摩沙足球國際邀請賽轉播裡擔任球評的我,驚訝的是不只是 U16 的比賽,當我轉播到 U12 (12歲以下)的比賽,Cadiz 這些青少年門將也能像 Unai Simon 一樣這麼做,沒有半點遲疑,沒有失誤,精準的傳球交給隊友,而由於他的傳球導致對手壓迫的人數劣勢成為進球的關鍵;另外無球時壓迫對手,給對手全場的壓迫策略是很一致性的,不會僅有一兩個球員上前壓迫,而是直覺性地一同完成這塊區域的整體壓迫,縮限住對方的傳球選擇,但一些位置大家卻又很一致的往後退防,在 U16 面對惠文高中的決賽裡,他們就曾經在一波攻擊當中,就這樣非常輕鬆地從門將的位置推進到前場去,只是最後沒能進球。

在福爾摩沙國際邀請賽結束後的片刻空擋,我跟這位來自 Cadiz 的隊職員 Miguel 聊天,他同時是一位選手的爸爸,也是這次來台的英文西文翻譯的一員,原先我是想問旁邊的教練一些問題,但後來我們倆自己聊起來。

Miguel 和我合影

聊的,當然就是從歐洲國家盃到福爾摩沙邀請賽天南地北的聊。

我很坦白地跟他說我很驚訝這樣的壓迫竟然能在這個年齡層做得如此嫻熟,而且反過來,Cadiz 也讓來自香港的對手沒有辦法透過壓迫取得球權,很好奇他們是什麼時候訓練這些?

「U8層級時就會看到他們這種練球,很不可思議吧。」連門將都是?Miguel 笑著跟我說一些門將畢竟也會想玩其他位置,不如說他們先有這個基礎,門將是後來的位置選擇,聽完也就不意外西班牙這種後場出球能力,為何能成為他們的 DNA,一想到西班牙足球就是控球,不是沒有道理的。

我們聊了很多。除了聊到海港城市的 Cadiz 他有多麼驕傲這個特別的球隊,無論勝負甚至本季降級到西班牙乙級聯賽,連附加賽都救不了他們,他們總是開開心心的面對一切,覺得升上西甲每個體驗都是人生很開心的一刻。

「Cadiz 很特別,跟其他的足球超級球隊也許很難比較,但如果想體驗足球,我很推薦 Cadiz 這座城市。」

「畢竟也是要度假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過去轉播西甲我曾播到 Cadiz 的比賽,這支球隊其中一個暱稱叫黃色潛水艇,當時印象很深的事情在轉播後被台灣球迷傳訊息留言辱罵說「好不專業!黃色潛水艇明明就是 Villarreal 」,但其實兩支球隊都有這個綽號,原因是Cadiz 在 80 年代中後期就因為他在升降級保級線浮浮沈沈而聞名,兩支球隊球迷後來更因為想獨佔這個暱稱而爭論不休。不過印象最深的是Cadiz 的球迷 fans —— 不如說是當地的支持者 Supporters 被問到俱樂部從沒拿到過冠軍有什麼感想?受訪者卻反問對方:

「沒拿到冠軍過又怎麼樣?那你的人生有拿過什麼冠軍嗎?你的人生不也是這樣?我們要做的就是盡我們所能、享受一切。」

這樣的精神,我也從 Miguel 身上感受到,他一直跟我說 Cadiz 是個很棒的度假勝地,人生需要來這裡享受陽光等等。

當然也聊到了家庭,Miguel 提到他的孩子也在 Cadiz 的青訓體系,一週大概練三次、一次兩個小時以內結束,自己給自己的個人訓練每天至少也都有兩到三小時,這是自己給自己的功課,其他時間則是運用在陪伴家人還有學校課業,像是外語,因為作為父親的他認為外語不管他將來是不是球員,有外語能力就不會沒工作,就像他一樣。

我問他一個年齡梯隊有多少人?他沒有頭緒,「因為上上下下很頻繁,不過整體上下全部快到九百多人。」那這些人有多少人成為職業球員呢?

「很可能一個、甚至都沒有,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我想正常的台灣人可能都覺得很訝異,一支在西甲、西乙甚至到第三級載浮載沈的俱樂部,青訓球隊養不出職業球員?但 Miguel 跟我說這很正常,職業俱樂部也只能提供球員們好的動作、好的觀念、好的訓練,但是過了一定年齡後,要成為那麼頂尖的球員,有時候已經不是這些腳下技術、觀念、身體了,而且能成為職業球員一年,誰說保證第二年你就能繼續是職業球員呢?

「那時候更重要的你說是紀律嗎?我覺得是對自己的要求、期待、還有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我想 Cadiz 這邊太度假了,哈哈哈哈⋯」

「但我也跟我孩子說,不要對成為職業球員有那樣的壓力,作為父親,我很擔心他在這樣的壓力下忘掉自己有個愛他的家庭,要成為職業球員,有時候也和你的運氣有關,有時也不是你沒有天賦、你不夠特別、也不是你對自己努力不夠,而是很殘酷的是你身上的特點,在你這一代別人也有,還做得比你更好,我只要他知道無論成功與否,家人都支持他,想看到他能成為職業球員,但沒有也沒有關係,人生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

講到這,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在換場過程,有位其他學校俱樂部的人員,跟我提到他們踢到很生氣,一場比賽甚至有許多的黃牌,覺得一些動作很沒品,當下聽到一些動作也會覺得一些報復動作沒什麼必要,但若想想,除了青少年階段的血氣方剛外,如果你知道要在這環境生存是有這麼困難時,你會認真看待誓死捍衛,還是在那一刻還會考慮有品沒品等等狀況?事實上,你說這種身體碰撞的你來我往,其實不就也是足球的一部分?

最後來談談 U16 決賽。Cadiz 以 2-0 擊敗惠文高中,如果有看比賽,就會很清楚兩隊球員在動作上很多細節有很大的不同,像是拿球過程和跑動上如何運用身體,讓下一腳對自己更有利,以及對球隊拿球壓迫的想法,全場防守空間位置跟站位的掌握,除了這些細節的注重程度,累積下來導致比賽速度的截然不同,讓對手得要多一點時間進行判讀下,讓整體比賽的節奏一開始就很明快、就有明顯的差距,對手團隊11個人可能能適應的只有一到兩個,最後整體的傳接球上就會屢屢失誤,別說一些關鍵一腳,從前面的傳導就會覺得「基本動作很不扎實」但真的是基本動作不扎實嗎?其實說穿都是對細節的掌握在不同國中國小的教練給這些青少年選手的「視野」不同,以至於一些學校球隊可能一天練三餐打出來的卻不如一週兩三次的俱樂部球隊,其實量跟品質都很重要,但是那個品質是我們長期沒能確立的重點。

除此之外,也慢慢感受到:也許我們太早的重視勝負(不代表勝負不重要),導致球迷教練等等不同的角度,面對實力較強、或者截然不知對手的情況下,少輸為贏已經不自覺地成為我們台灣人從小到大深根蒂固的想法,以至於進攻的選擇只有防守反擊,但足球場上輸就是輸、贏就是贏,沒有什麼少輸為贏不是嘛。

正因如此,防守反擊進攻這個打法使得比賽永遠只仰賴一兩位前鋒,只要後衛拿到球,能夠透過長傳球把球送到前鋒追的到的位置,三次、五次當中只要成功一次,很可能就是升學路上學校的不同,看似團結致勝的結果,卻也導致我們一些比賽也許能 1-0 、2-0 擊敗對手,但大比分擊敗對手可能很少,最後卻也因為這樣的結果長期累積下,往往只培育出「前鋒」跟「門將」這樣以一概稱的選手,而不是很能具體描述他在場上能夠扮演怎麼樣角色的位置,那最後我們這些屢屢單刀的前鋒選手真是像 Haaland、Mbappe 、甚至 Lamine Yamel 這樣不世出的天才嗎?我想我們都很清楚這個答案是什麼。

Cadiz 在比賽裡基於從小到大的訓練,基本的控球組織慢慢找出一個對手移動的方式、或者對手的強弱點,找到有效突破對手的方式後,就一次又一次的放大這個問題去做進攻與測試,進而取得射門,屢次嘗試後,進球就自然水到渠成,對手教練去做人員替換前也面臨著考驗,因為一開始放上的,也往往都已經是場上每個位置最好的選手,盲目一對一對位替換其實也只是越換越差,要怎麼搭配戰術的換人,才能有效終止對手的攻勢,而不是換完之後就裝作一切問題解決,不,問題仍一樣在那,人不一樣不代表問題就解決,何況每個人的打法想法都很不同,這也是為什麼一些比賽會出現大比分的結果,而且總是一瞬間的事情。

反過來看,你很少聽過打防守反擊的球隊可以大比分終結比賽,很少聽過對手因為一直想進攻就一直丟球,而是被對手壓著打打到最後守住了這一兩顆進球領先。但是控球抓住對手問題狠狠痛打對手痛處的球隊,總能夠一瞬間大比分擊潰對手,然後比賽就幾乎長時間的控球控到沒有懸念,這樣的打法,也逐漸找到他們有適合八號位、六號位、10號位、9號位、偽9號等不同位置、不同戰術需求下的選手。從小一直做防守反擊的我們因為怕輸,因為害怕嘗試,因為失敗的代價實在太高,所以也看到運用身體撞對方的畫面其實也不少見,所以也進而看到球迷會說的:「男足就只有大腳。」這樣的刻板印象,更不論沒有半點像西班牙這類比分能血洗對手的印象了。

不要忘了 Cadiz 這支「黃色潛水艇」其實是一個西班牙甲級到乙級載浮載沉的俱樂部,即便在這次邀請賽的預賽裡以 4-1 被惠文高中擊敗,但除預賽是預賽、決賽是淘汰賽這種心態上的不同外,惠文高中是一間已經在國內經過升學賽事篩選過後的學校,而這場決賽在比賽內容可以看得出來主導比賽的是 Cadiz,即便惠文高中比賽過程有些好球,但是那個差距是非常、非常巨大的。(那場 4-1 的比賽賽後聽說 Cadiz 的教練們痛罵了所有選手。)

球場上的表現有很多源自於球員的個人素質,那難道他們都是透過轉會買來的嗎?Cadiz 的財力僅僅只有皇家馬德里的零頭,以職業隊的身價做比較,根據 transfermarkt 的資料顯示皇家馬德里在一線隊身價是12億八千萬歐元、預備隊兩千多萬歐元,Cadiz?一線隊加總也只有3290萬歐元、預備隊285萬歐元,兩隊的財力差距就不難得知,Cadiz 在球員篩選也只能有俱樂部梯隊內部升遷與自然淘汰,甚至基於歐足聯的培育限制,他們也只能在當地尋找人才,如果連這樣等級的俱樂部與球隊面對強隊都敢於嘗試去做這些事情,那麼台灣和世界頂尖的距離到底有多遠?如同現場幾位國腳級的教練用電影魔球所述:「他們在這(頭部),我們在這(胸部),天壤之別。」

最後,感謝柏文健康事業(健身工廠)興辦這次福爾摩沙國際邀請賽。

當天和營運團隊、品牌長陳尚文 John 聊天的過程一直聽到「這是個開始」、「是個長期的比賽」、「明年還要邀請更多的隊伍」等宣言,就長期的投入來看,這點得要大大的推崇。

一到暑假,國內近年都有許多俱樂部海外交流、出國比賽的風氣,對於選手家庭環境來說,這終究是一項財力負擔。雖然出國遊學增廣見聞未嘗不可,但孩子只要出國,有玩樂的想法是必然的,對比賽的心態想法通通都一定會變,不同的教練、俱樂部在管理的態度,甚至都有可能有各種安全等等的疑慮,或者對手球隊是怎麼樣的球隊,孩子的爸媽多少會有些遲疑。

相較於福爾摩沙邀請賽這樣的賽事,能夠讓許多家庭背景沒有那麼好,但一樣對足球有熱忱與能力的孩子,可以藉此接觸到其他國家的刺激—— 而且還是西班牙職業聯賽體系的俱樂部,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而是完整的俱樂部青訓體系的交流,足球重視平等,不該讓跟國外球隊交流專屬於台灣家境環境優渥的孩子。福爾摩沙邀請賽光是在場邊看球,就能夠看到不同國家和自己年齡層附近的同儕差異在哪裡,對參與者來說那當然是感受至深,持續精進的心態一定會大幅提升,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球隊共襄盛舉,邀請到其他國家的俱樂部,相信對台灣基層足球發展會是項重要的長期助力。

CC BY-NC-ND 4.0

希望您能按一下鼓掌,為台灣足球一起加把勁!有你的鼓掌就是我繼續寫文章的動力,衝啊臺灣!謝謝你!

阿橘徐有辰人類歷史最公平與多元的競技運動在那 105公尺x 68公尺 的場地上不斷反覆激盪, 十一人對十一人的空間佈局,足球這項君子的流氓運動, 規則也就只是把球踢進球門裡這麼簡單, 但他的複雜程度,至今沒有一項運動能及, 我是阿橘徐有辰,用我的觀點來與您分享。
  • Author
  • More

英格蘭 v 西班牙,EURO FINAL PREVIEW!

個人能力 v 團隊作戰?歐洲國家盃- 英格蘭瑞士PREVIEW

C羅 v Mbappe!法葡歐洲國家盃前瞻P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