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的青春 14(中部) 10章

德希
·
·
IPFS
·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山裏的潛風小學 任教,這是由是一座祠堂改成的小學

十章 潛風小學

 趙老師說的對,潛風村的確環境優美。在大山的懷抱中,潛風小學座落在一個小山崗上,這所學校校舍寬敞,高低不等的教室錯落有致,全木質建成,具有一種古香古色的典雅,它房簷上翹,上面還有銅鈴和朱雀,教室之間的分隔還有萬字圖案。這真的是一所小學嗎?它的建築在這深山顯得太講究了。

  剛到的那晚,趙老師問我願不願意去他家和他13歲的女兒同住一間房間,我很高興的答應了。我長這樣大還沒有一個人住過,我想我一個人住一個房間會害怕的,倘若我半夜醒來,看見黑洞洞的牆壁和窗外晃動的樹枝,指不定疑神疑鬼會嚇得尖叫起來。我失學後一切都悲觀起來,產生了宿命的思想,我想萬物有命定,姻緣啊,前途啊,都是命中註定的,非我們個人能力而為。然而那個管命運的神是公正的嗎?

  我看潛風小學第一眼就覺得它的格局不像一所學校,的確,它原本是一座祠堂。我的同事告訴我幾年前就在學校小禮堂的地方,還保留著菩薩和力士的塑像。我原本想菩薩法力無邊,我這樣一個年幼純潔的女孩 定能得到她的保護,但是菩薩法力再大,那堪小鬼無處不再,無時不作惡。以前的的菩薩和力士的塑像現在都被打碎了扔在學校後院,在後院散步時,我還能看到菩薩的半邊臉倒在灰土裏。眼睛低垂,剩一半的嘴角還有無奈的笑意。真的如果小鬼無惡不作,神仙又又耐它何?我們人更是無防備能力了。所以我很樂意和負責人的女兒同住。不久我們便成了好朋友。這所學校連同我只有10多个個老師。學生七,八百人,​一年級到五年級都齊全。其餘老師大多数都是這裏的人,上完班就回去了,若不是趙老師的女兒在學校讀書,我得以去她家,我下班連個講話的人都沒有。去父親那裏來回要走2個小時,我也不能天天去。在這高山老林中,除了孤獨寂寞之外,還會提心吊膽過日子,四川的深秋 常常秋雨綿綿,特別是當夜晚來臨,松林的風湧動,風聲雨聲夾雜在一起,林子深處就會有一種呼嘯,夜梟時而會喋喋怪叫 加深恐怖氣氛。學校沒有工友,我們是到公社食堂搭夥的。每到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老師們都要留下來輪流值班學校。記得第一次輪到我守學校時,我便約了5年級的幾個女學生一同來和我作伴。

  記得那天,當夜色籠罩,四下寂靜,只有清冷的月光從山樑上照在學校的屋簷上時 ,那些個女孩子一個都沒有到。我獨自坐在女教師值班的寢室裏,聽到窗外松濤的呼嘯聲,猶如千軍萬馬在廝殺,突然學校中不知什麼地方嘩啦一響,我嚇得跳起來了。同事們不應該把這裏原是祠堂告訴我,夜晚這裏一有響動,我發達的想象力就會告訴我是埋在學校外面的鬼魂會來找它的靈位了,回來找毀它靈位的人報仇。我心裏升起極高的恐懼,於是連忙點燃火把,出去把學校的大門開啟,把學校所有的門全都大開啟。再回到寢室,讓寢室門也敞開著。屋內的油燈燈光微弱,讓我看什麼都是模模糊糊的。於是我又點了只火把,把它高高地插在窗戶上,我坐在桌邊,外面吹進來的冷風讓我冷得發抖,也不敢關門。此時不過晚上7,8點鐘,校園裏一片安靜,讓我能聽到自己緊張恐懼的心跳。我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再過半小時沒有學生來陪我,我還是回趙老師家算了。正在這緊張關頭,我聽到有雜亂的腳步聲從校門口進來,我便立即跳起來躲到門後面,做好了迅速逃跑的準備,這時 我聽到了女生說話的聲音:「怎麼校門是開著的呢?怎麼所有的門都是開著的,雲老師不在嗎?她約了我們來和她打伴兒,怎麼她人不在呢?」「會不會是強盜來過?又有聲音說,」「不會啦,學校很多年都沒被人偷過。不會有強盜的。」

  還好,原來是我約的學生們到了,她們這3,4個人天黑之前沒有來,想必是因為在家還要忙一陣又要相互約著來,所以耽誤了時間。我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的石頭落了地,又急忙跑到桌前坐下來,裝作改作業。

   ​4​個女孩進屋來,連珠炮般地問我:「雲老師,剛纔有人來過嗎?」「沒有 」「那為啥門全開著呢,是誰開的?」

  「是我開的」

  「天全黑了,老師把門開著做什麼?難道您不怕壞人來偷東西嗎?「

  「我不怕壞人來偷東西,這兒除了座椅書籍,沒什麼好偷的,我是怕鬼。」我脫口而出

  「怕鬼,怕鬼怎麼還把門全開著?」

  「我想如果鬼來了,門開著,我便能迅速逃跑,若門是關著的,開門會耽誤時間,便會跑不掉」。16歲的我自己也是個孩子,全都照實說了。

  「哈哈哈哈⋯⋯」聽罷幾個小女生笑得東倒西歪,我楞了一下,想想是挺不可思議的,也「哈哈哈」地同她們一起笑了起來。

  孩子們來了,終於 ,我可以關上門了。我們把裏面的2張雙人床搬到了一起,​5​個人擠在一塊睡,​4​個小女生很興奮,說了會家常,便問我可不可以為她們講故事。「好呀,」我想了想,「安徒生的《野天鵝》你們有聽過嗎?」沒有。吹熄了油燈,在暗中,我便給她們講起了故事:「在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國家 有一個國王。他有十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艾麗莎。這十一個弟兄都是王子。他們上學校的時候,胸前佩帶著心形的徽章,身邊掛著寶劍,用鑽石筆在金板上寫字。他們的妹妹艾麗莎坐在一個鏡子做的小凳上。她有一本畫冊,那需要半個王國的代價才能買得到。

  這些孩子是非常幸福的;然而他們並不是永遠這樣。他們的母親死了,父親和一個惡毒的王后結了婚。她對這些可憐的孩子非常不好。當整個宮殿裡在舉行盛大的慶祝,身為王子公主他們卻沒有得到那些多餘的點心和烤蘋果吃,一個星期以後,她把小妹妹艾麗莎送到一個鄉下農人家裏去寄住。過了不久,她在國王面前說了許多關於那些可憐的王子的壞話,弄得他再也不願意理他們了。

  「你們飛到野外,自己去謀生吧,」惡毒的王后把他們變成了他們變成了十一隻野天鵝。他們便從宮殿的窗子飛出去了,遠遠地飛過公園,飛向森林裏去了。他們的妹妹還沒有起來,正睡在農人的屋子裏面。當他們在這兒經過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多久。他們在屋頂上盤旋著,可是誰也沒有聽到或看到他們。他們得繼續向前飛,高高地飛進雲層,遠遠地飛向茫茫的世界。他們一直飛進伸向海岸的一個大黑森林裏去。」

  我輕輕地講著故事 講著艾麗莎怎麼被惡毒的皇后趕出來,又怎麼在深林裡遇到她的11個哥哥,又有仙女說一種特殊的麻製成的衣服,哥哥們會變成人,只是在11件衣服做好之前,她不能說一句話,否則王后的咒語會殺死哥哥們,後來她遇到一個年輕的國王孩子們聽得津津有味,我自己一頓擔驚受怕感覺安全後人卻開始發睏想睡覺,不料幾個孩子聽故事的興趣太大,我只得強撐著把故事講完:年輕給國王誤以為愛麗絲是個女巫「這時劊子手緊緊地抓住她的手。她急忙把這十一件衣服拋向天鵝,馬上十一個美麗的王子就出現了,可是最年幼的那位王子還留著一隻天鵝的翅膀作為手臂,因為他的那件披甲還缺少一隻袖子——她還沒有完全織好。「現在我可以開口講話了!」她說。「我是無罪的!

  是的,她是無罪的。」最年長的那個哥哥說。他把一切經過情形都講出來了。當他說話的時候,有一陣香氣在徐徐地散發開來,因為柴火堆上的每根木頭已經生出了根,冒出了枝子,長滿了紅色的玫瑰。國王摘下一朵玫瑰,把它插在艾麗莎的胸前。她甦醒過來,心中有一種和平與幸福的感覺。所有教堂的鐘都自動地響起來了,鳥兒成群結隊地飛來。回到宮裏去的這個新婚的行列,的確是從前任何王國都沒有看到過的。「

  終於故事講完,一個小女孩問道:「老師,什麼是上帝?是西方的玉皇大帝嗎?」「應該比玉皇大帝大很多吧。」我強大起精神說,一個孩子又問「祈禱就是和這位上帝說話嗎?如果老師你也向祂請求 是不是就不用害怕學校裡有鬼了?」問題還真多。「嗯嗯」我順口答著,孩子們的話在我耳邊越老越模糊,終於我墜入了夢鄉。

  這是我第一次在學校值班,也是最後一次值班,我想應該是孩子們把這件事情講了出去,從此學校領導便不再排我值班守校了。看得出學校的領導和同事對我都很好。自此,我在這裏教書多少安下一些心來。在這個山村小學,學生很可愛 很好學,同事們也很友愛,也許這就是上帝保佑吧。

   於是我每天的生活就在清晨校園的鐘聲中開始,站在黑板前 ,教孩子們四則運演算法;教孩子們背古詩 ;帶著孩子們做操;教他們唱歌。在這個大山深處的小學裏,我的生活是快樂和有意義的,我擔任著小學三年的課程老師,語文 自然課, 音樂 體育 被我全包了,鑑於我在體育和音樂上的優勢 我還擔任4,5年級的音樂和體育課老師。

  這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從某種角度來說,我不像學生的老師,倒像他們的大姐姐,我能從那一雙雙明亮的眼睛中看到一顆顆求知的心為知識而跳動。山裏的書籍匱乏,學生們沒有什麼課餘讀物,他們喜歡讓我給他們講故事,我就在課後給他們講《西遊記》《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等等,藉着這些故事,啟迪了孩子們的認知,知道大山外面還有好廣闊的世界,孩子們都很想快點長大出去看世界,可是這世界還有很多殘忍不公之處。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德希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 Author
  • More

終是錯過

1957的青春 下 第12章 匆忙結婚

1957的青春 下 第11章 陳家巷的陳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