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二) 再遇

我的平行世界
·
(edited)
·
IPFS
·
物競天擇......是人類能不斷進化、進步的關鍵。研究指出,一對男女的免疫力愈是不同,會愈喜歡對方散發出來的氣味,而免疫力不同的男女繁衍的下一代,會擁有更強的免疫力。

2014年3月9日,各大報章頭條都是全城熱話,關於馬航MH370的失踪事件。

在蘇豪區的一間餐廳裡與友人享用著早午餐的L先生,正專心地閱讀關於馬航失踪的新聞。

「韋,你到底聯絡上老陳沒有?這個老頭不會真的是上了這班機吧!」

「出發前,他說過難得有假期,希望回來之前去北京做一次好漢,了個心願……我已經打去Hotel問過,說他八號下午已經退房。你知道他向來都喜歡選紅眼航班,他覺得這樣省時間。」


正當兩人熱烘烘地討論著時,突然之間一個笑容的出現,吸引了L先生的注意,令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那方向注視著。

她是一個中等體型偏高的年輕女子,沒有嬌人婀娜、玲瓏浮凸的體態,但身穿黑色長西褲,白色雪紡高領上衣,配上修腰的長版背心的套制服下,仍然能看得出她均稱的身材。最能吸引L先生注意的,還是這位女子那燦爛、熱情、真誠的笑容,眼見她與其他客人對話時所散發出來的熱度,就像一個在春日普照大地、柔和溫暖的太陽一樣,陽光普照。


友人留意到,原本正專心地和自己在討論中的L先生,他的眼神、目光、整個人注意力、甚至每一個毛孔都向著一個方向。友人意識到自己應該為L先生作出一個舉動……

友人轉身舉手,接著喊了一聲「Sonia!」,那個溫暖的太陽就出現在兩人的身旁。


「鄭教授,早晨!先生,你好!」

「Sonia,他是我朋友!以後他來的時候,你要替我好好地招待他!」


L先生用一個溫柔中帶著期盼的眼神看著這個服務員的雙眼,等待著她的回應。他自己亦難以理解為何會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對一個素未謀面的年輕女子有著一股莫名其妙的心動,但他肯定這個似曾相識的笑容是令他著迷的重要元素。

服務員回應了一個無奈中帶歉意的微笑。她的回答,令L先生的內心極度失望,面容隨即變成一個失望中仍不失禮貌的微笑。


「鄭教授,那我以後再不用等到休假才可以塗指甲油了!我才剛剛跟師母約好,我們下星期的『Colour of the week』。」


當日,是L在飯店的咖啡廳最後一個工作日。

L從小的夢想是成為一個插畫家,但因為要滿足父母的期望,她選擇把自己的夢想放下,順從父母的安排,到了瑞士升學。

就在大學時期,她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兩人的開始,是因為當年被學校安排到一同家餐廳實習,朝夕相對,日久生情。不能否認的是,L與「現任」第一次見面時,的確被那俊朗的外表吸引著。一張長方橢圓形的臉型配上深邃的輪廓,絕對是一般大眾喜愛的臉龐,但更能吸引L的原因,是因為那位「現任」散發出來的氣味。L認同物競天擇這個道理,是人類能不斷進化、進步的關鍵。對於選擇伴侶,她一直以結婚生子為前提來選擇。研究指出,一對男女的免疫力愈是不同,會愈喜歡對方散發出來的氣味,而免疫力不同的男女繁衍的下一代,會擁有更強的免疫力,所以L深信,「體味」是能令她找到最適合的另一半。就是因為「費洛蒙效應」,她對於「現任」的追求並沒有多加的考量,就自然地確認了二人的關係。

二人在瑞士完成學位後一同回國,曾經在同一家飯店當管理培訓生。因為「朝中有人好官」,「現任」的仕途非常順利,可以說是官路亨通。反之,由於L不喜歡在工作上靠攏人脈,完成實習後就離開了,去了當空中服務員。但日夜顛倒的工作時間與時差的煎熬令L不得不為了健康,放棄了她喜愛的工作,在現在這一家飯店重新開始,再當一次管理培訓生。她身邊所有人,包括「現任」都認為她這樣跑去另一家飯店,重頭花一年半的時間去完成實習是浪費時間。「現任」不解為何她不回去原本的飯店工作,可以被順利安排當一個部門督導、甚至主管,不用像現在那樣、又一次重新由幹粗活的崗位開始做起……L不認為人生兜一個小彎,遇到挫折、瓶頸就是浪費時間。儘管「現任」批評她這樣是對於自己的人生沒有規劃的表現,但她依然認為這是屬於她自己的人生經歷,堅信自己現在得到、學到的一切,必定會有用武之地的一天。


L並沒有意識到,在她的回答後,L先生的那股失望、從塔頂掉落谷底的心情,她反而對於與他第一眼的眼神交流、他那種溫柔中帶熱情、充滿渴望的眼神,感到十分疑惑。

這一個眼神、感覺,在往後一直存在L的腦海裡的深處,揮之不去……


L回到工作崗位,繼續帶著她那燦爛的微笑,在餐廳裡穿插。L先生與友人離開的時候,L在餐廳門口熱情地歡送二人,L先生的眼神雖然只是輕輕地瞄了一下,好像不太在意的、但又禮貌地回應她的道別,但其實他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朝著L的方向。


L望著這個男人的背影,莫名其妙地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記憶中他們應該只是第一次碰面。L困在自己的思緒裡,不斷地找尋那一片若有若無的記憶,嘗試去解釋自己對於這個背影所感受到的迷惑……直到同事的叫喚才令L回過神。


「又是你的Mr. Teo !」同事把電話同遞向L。


下午茶時段,一位穿著時髦、身材高挑的男人步入餐廳。這個男人所坐的位置,正好是L先生早上坐的同一個靠窗的位置。L自動遞上一杯加了玫瑰花的英式紅茶和一個原味司康配兩份凝脂奶油。


「又沒靈感了嗎?」

「現在有了!因為有你在。但我以後不能一邊享受我的Cream Tea,一邊享受你給我的靈感了……」


暖男曾經是該餐廳的鋼琴演奏表演者,現在是音樂製作公司的創作人及監製、餐廳的常客。以前還是琴師時見到L給小顧客畫的手繪畫,令L的畫畫天賦無心插柳地被暖男發現,暖男亦因此發現自己能從L所散發出來的氛圍及她的作品得到創作的靈感。


「娜娜,到底要怎麼樣的條件你才願意當我的創作助理?有你的插畫放到我們的音樂成品裡,一定會成為業界的另一番衝擊!而且……我需要你!」


這兩三個月以來,暖男多次、頻密地在L值班時到來,餐廳員工之間已經有不少關於暖男追求L、甚至說L與暖男劈腿的流言蜚語,但L依然不避嫌,因為L心底裡知道二人的關係乃份屬「姐妹」。暖男對L的憐愛,亦已經是「友達以上」但又「戀人未滿」,因為暖男的心還是被存放另一個人的身上,一個有緣無份、一生最愛的男人身上。


分手,是一件很痛苦的經歷,尤其是「相愛但不能愛」的分離,令人更折磨、更刻骨銘心……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