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的青春 16 (中) 12章

德希
·
·
IPFS
·
再回首,校園裡那些陰暗的事


  記得在校讀書時,文奇纏著我硬要我帶她到我家去玩,她說:「先去你家,然後我再帶你去我家。」「我家很遠呢,我母親在鄉下教書。」我說

  「就去你乾媽家吧,現在你不是住在她家嗎?我倆互相拜訪一下,這樣畢業以後無論如何勞燕分飛,我們都知道對方的根在那裡,就不會失去聯繫了,你看好嗎?」她說。

  自然是好的,這樣我就去了文奇家,她奶奶和媽媽對我們很和藹,文奇的哥哥是大學生,暑假回家時,我們遇到過一兩次,還聊過一兩句。

  得知文奇也沒有考上學校,藉著出來的這個機會,第二天早上,我便去看望她,看望我這位中學時代的好友。我想著和文奇見面的情景:她或許用生疏的眼神看我,或者給我一個熱情的笑容,或是不冷不熱的對我?我一面想,一面拐進一馬路的一條巷子,那巷子口有棵大榕樹,盤踞在一大塊半人高的大石頭上,現在的樹枝葉有些枯黃,要等春風把老葉吹掉,才會長出嫩綠的新葉出來。文奇的家就在這榕樹後的50米處,她家是獨居,不是城市裡的大雜院,但是和以前在2馬路正街的法式文公館相比, 已經很簡樸了。解放前,文奇的父親是一位紡織廠老闆,還有自己的銷售門市。現在公司名義上是公私合營,但文家已經完全喪失管理權,紡織廠歸國家,銷售門市也成了大集體,由以前的工人管,又塞進一些官員的家屬。文奇的父親那以後鬱郁而亡。只剩文奇媽和文奇兄妹和文老夫人搬到這個較偏僻的宅子。

  “咚咚,” 大門開了,一位20出頭高我一肩,穿著灰色棉襖的青年來開了門,對方看著我,琢磨了一下便笑了 「是雲鷹?」「哦,大哥還記得我?」「你們幾個女生跳舞的照片文奇掛在在家裡過道上,天天看著呢,呵呵 」文浩笑了,「以前我們也見過的,你忘了? 」看著他和文奇相似的面容,只是多了些男生的硬朗。我想起來了,我每次到文奇家,如果她哥哥在,就會买零食給我們吃。文奇曾暗暗笑說:「我哥對你有意思哦。」我卻沒在意。

  文浩把我帶進客廳, 就對著屋裡喊「文奇,看誰來了?」「誰呢?」文奇跑出來,一見是我,便拉著我坐在沙發上(那個年代,有沙發的家庭真的不多),我倆笑著彼此看著,文浩則知趣的離開。文奇看著我,劈頭蓋臉第一句話就是「我們班主任好整我們呀,雲鷹,你知道嗎?四班只有一個同學沒有考起,這個女同學在讀書時,就搬到男同學家去住了,老師才沒讓她考上學校。我不相信四班就只有一個成份不好的學生。”」

  「賈老師是很整人的,同樣的家庭,同樣的情況,我姐姐還考上了大學呢。」我說

  「是嗎?你姐姐也是今年畢業,考上大學了?」文奇睜大眼睛,吃驚地看著我。「是的,要說把家裡的情況首先告訴班主任的是我,為了這件事,姐姐很生我的氣,說賈老師找了她們班主任,班主任問到她,她才把父親的情況告訴了她。姐姐當時很生我的氣,說這樣大的事情都妹和她商量一下就去給班主任講,差點害得她考不上大學,我姐還說好在那時她的檔案已經隨高考寄到報考的學校去了。現在學校想整她也整不著了,我差點把她害了。我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姐姐已經講了,姐姐說,好在我的班主任的愛人也是右派,所以她不整我,文奇,你看,同樣的家庭情況,姐姐考上了,我卻考不上,說明姐姐的班主任是好的,我們的班主任是整人的。」

  「他這樣整我們,我們去學校告他。」文奇恨恨地說。

  「去告他?告什麼呢?說他不讓我們考上學校?總得有個理由嘛。」

  「他就是個爛流氓,真正的地主階級該去批鬥和坐牢的那種」文奇變得激動:「你去過他家裡嗎?」

  我回答「讀書三年,我沒有單獨去過他寢室,畢業那學期,我與程誠一同去過一次,就是我告訴你師母告訴我們賈老師也是地主成份的那一次。當時程誠問我來過賈老師家嗎?我說是第一次來。當初程誠不相信。」

  「雲鷹,虧得你沒去,他真的好下流,他約我去他家輔導,開始還正經,後來就亂摸我,還說只有聽他的話,就給我升學。」文奇一臉羞憤「他要我多去幾次.如果我多去幾次,也就考上了,可是我不去了」

  「老流氓,不知道欺負過多少女生,雲鷹,我一想到他就噁心,可是我也不敢告訴人,雲鷹,要讓他動才給升學,我寧可不讀書。還好當初你把師母的話講出來,就把他嚇著了。他不惹你,只有用整。看來我們都不如你。」

   從文奇口中聽得賈老師的另外一付骯脹面孔,我實在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文奇,你就忍了這麼久,沒去學校告他?!」 「別人怎麼看我?,我們黑五類家庭,說出來,人家倒說我們作風有問題,還好,被他亂摸了一次後,我就再也沒去了,他不會有好下場的。」

  「就是啊,文奇,還有,那些考上學校的同學個個都好了嗎?其中有些同學成績很差,是捧他才給考上的,這是他從另一方面害她們。他們不學習就得到好處,還會不努力的。我不相信他們現在的班主任個個都像賈老師,他們不學知識,說不準將來比我們更慘。」

  「這些地方,你都想到了,我真是佩服你。對了,雲鷹,現在我們已經不在學校了,你老實告訴我,你日記中寫的那個男孩是誰?」文奇話鋒一轉,逼問我起來。

  我與文奇,看來相處很好,在許多地方,我們的確也相處很好,可是那時小小年紀的我,是個小鬼頭,在這樣重大的問題上,無論文奇用什麼樣的話套我,我都不會告訴她的。我知道文奇的另一個好朋友吳丹在母校讀書,我怕文奇一不留神把這話講給吳丹,吳丹一不留神又在學校講出去,便會害了易君。因為易君也在母校讀書啊。

  文奇看我不講話,又說:「已經不在學校讀書了,你還怕啥,我絕不會講出去的。」看來不給他說點什麼,文奇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又用騙教導主任的話騙她:「是校外的。」

  「是校外的」「校外的!」文奇的眼睛睜得好圓好圓,驚訝地看著我的臉說:「畢業前,也聽說是校外的,真是校外的嗎?是哪一個?」

  我說文奇,「你就別問了,你知道是校外的就行了。」

  文奇太瞭解我了知道再問也是白搭,就又這樣問我:「不是易君,真不是易君?」

  「不是易君,我一直認為是易君。你不知道易君對你多好哦,還約著我去⋯⋯」講到這裡,文奇的話便斷了,然後又睜大著眼睛看著我,一動不動。

  「約你去哪裡?」我笑著問她,文奇吞吞吐吐地說:「不去哪裡。」

  過了一會,她又說:「我是說,易君對你多好喲,唉呀,我要報仇的,怎麼把這個告訴你了,」再後來,她又喃喃自語:「為了那件事,為了你,易君不理我了」

  你不是有吳丹嗎?我這樣問她「我當然是喜歡吳丹,我只是為了報仇,去試易君。去試都試不過來,說明他好愛你哦。唉呀我要報仇的,怎麼又把這些告訴你啦?」 文奇差點喊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文奇去過我家後又約著我去她家,她說:「你看,我家這樣好,你家那樣差,趕不上我家。不過是你乾媽家。」當時我想告訴她,我家也和乾媽家一樣,也只有一間屋子,還是學校的。是的,在經濟上我趕不上這些富裕的同學,可是易君卻只喜歡我,只對我好,你說 我能不愛易君,不為她赴湯蹈火嗎?

  我知道文奇為什麼恨惱火易君,是關於以前易君奉老師的命令去查她家成份的事,「你不該恨易君,賈老師叫易君去調查你,他不敢不去,去了 回來照直說了,他不知道你的成份,在學校只填的是工商,沒有填資本家,他不敢不照直說,他年紀小,不懂得這中間的厲害關係,你應該原諒他的。」我說。還不等她回答,這時文浩拿著點心和茶水進來了,文奇便與我介紹:「這是我哥哥,文浩,你還記得吧?他現在都工作了,在昆明。」文浩笑著說,我倒是記得她,你不老提到她嗎?你爸爸媽媽還好嗎?雲鷹,我父親幾年前走了還好,現在一個運動接一個運動的,好些個老右派被吊著打」他嘆了氣。我想起爸爸挨鬥的事,就低聲說「情況也不好。」「聽文奇說你現在也無法升學,要不要到我們雲南去試一下,離開這裡,也許還有升學機會。」正說著,文奇母親的聲音想起,「文浩,文奇,奶奶叫你們」文奇說:「你等我,一會就回來”」他倆就去了另一間屋。

  我在這寬大的堂屋裡來回走動,我坐不住,總好動,在一扇窗戶前,我突然聽到了屋裡傳出來的談話:「我喜歡她,這樣美麗 這樣有趣,連眼睛都會說話,哎文奇,你不要給我倆介紹介紹。」

  我聽出是文奇哥哥的聲音,我吃了一驚,便想走,這時又一個聲音傳來,是文奇母親的聲音:「你還不瞭解她,她不是一般的女孩,那樣精靈,就這樣去說,她不會幹的。」

  「要是她答應,我想要帶她去昆明讀書。」

  「去昆明讀書?要你妹妹先去才可以」文母的聲音「影都沒有的事,你想太遠了,你的經濟不可能負擔2個人的學校開支,單位也不會給你開2張證明,我們這裡是不能給你妹妹開證明的,她父母都是被整的對象,就更不能了」

  「唉,你倆吵什麼呀」文奇的聲音,「人家雲鷹有男朋友的。」

  「定婚了嗎?結婚了嗎?」文浩賭氣的聲音,「人家好了好幾年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我開始臉紅,坐立不安,想逃,趕快逃回家去。文浩雖不錯,但我卻對他毫無意思。剛走幾步,文奇出得屋來,喊住我,接著她母親就走出來到我身邊對我說:“剛才的話,你都聽到了,讓妹妹先讀一年,你後讀一年好嗎?

  「伯母 我還小呢,其實我比文奇小,我的事情文奇都知道,你問她就知道了。」

  文母嘆了口氣,看著文浩,意思是看來人家真是有男朋友的。而我則沉默著,不出聲了,我不想當面拒絕,傷害文浩的自尊心,他是一番好意。喜歡一個人有什麼錯。

  這時文奇從房間裡走出來,她就站在窗戶那裡,輕聲對她母親說:“別為難她了”,我立即接著說:“文奇,我要走了,我乾媽還在等著我呢,我改天再來玩。我一邊說,一邊往外走,生怕文奇的母親再拉著我說話,這位母親如此愛她兒子,兒子要什麼便是什麼。我感覺到文浩的難過,便故意不看他,低著頭 匆匆離開,文奇把送我到門口,我們相視一笑,我便告辭回家了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德希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 Author
  • More

終是錯過

1957的青春 下 第12章 匆忙結婚

1957的青春 下 第11章 陳家巷的陳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