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不直ㆍ圓不圓

Angela Chen
·
·
IPFS
·
「氣氛」就是這幅畫令人嚮往令人感動,而非色彩或構圖本身。
黃昏鴿舍,代針筆+水彩,16開,有點拍歪了。照片看來無趣,速寫成品卻氣氛頗佳。

剛開始學畫,常陷入「畫得像」的迷思,線條直不直、圓不圓或顏色對不對都牽動著我的腦神經,令我不暢快。

猶記一位格友在「我畫故我在」留言謬讚我:「直線拉這麼長還可以畫得很直」,我有些尷尬地回覆:「鉛筆打底稿時有用尺」。

速寫老師希望我們徒手打稿不藉助工具,他說:「線條不必直,但要看起來直」;他也說:「不必畫得很像,因為觀畫者是可以被暗示或被訓練的」。

調色時,我常試著調出與臨摹照片相近的顏色,但老師調出的顏色總是不同,他說:「氣氛最重要」。

「氣氛」是甚麼?在學畫將屆十個月之際,總算悟出幾分,氣氛就是這幅畫令人嚮往令人感動,而非色彩或構圖本身。

作畫過程因不純熟而生的不完美,點點滴滴地記錄著學畫者的成長軌跡,也成為手繪特有的溫度。

淡水殼牌倉庫,代針筆+水彩,16開,上方的枝葉站衛兵排得太整齊。 新北市定古蹟,前身為英商嘉士洋行倉庫,目前為淡水文化園區,內有淡水社區大學。

最近,為了加強基本功,向另一位老師透過網路學習水彩,從色彩學及調色原理開始學起。

一開始得畫色卡、色環及色珠串,學習色系、色調、色階及調色,還得用水墨學習深淺濃淡、渲染及運筆。

畫色卡、色環及色珠串的過程,既無聊又缺乏成就感。水墨則令人想起國中美術課畫國畫的二二六六,這種不打稿的隨興,令有潔癖的我非常焦慮。

幾個星期下來,始終在練習階段,沒能畫出一幅完成品。不像速寫,號稱「提起筆就能畫」,姑且不論良窳,每周可產出一幅供裱裝的畫作。

水彩老師意有所指地說:「形為虛,色為實;結果是無,過程是真」,鼓勵我們在練習過程中,靜心發覺水與彩的關係與奧妙,非僅重視最後的產出。

這樣的過程雖然枯燥冗長,但觀景辨色的能力強化很多。

透過五顏六色的葉,學習調色、濃墨渲染及刷亮。濃墨渲染比一般渲染困難掌握,透過刷亮可產生立體感。

畫家老師們都是哲學家,我則是跟隨者也是演繹者。

「直線不必直,但要看起來直」。如何讓直線看起來直呢?

在起點與終點之間,加入幾個關鍵點,把這些點串連起來,看起來就直了。

人生好像也是如此,難免誤入歧路或迷失方向,只要在關鍵點導回正途,就不枉費那耗費的時間與心力。

再者,「不必畫得很像,因為觀畫者是可以被暗示或被訓練的」。如何暗示或訓練呢?

提供觀畫者熟悉的生活經驗,即可達成暗示或訓練的目的。例如:枯枝及落葉喬木,就是蕭瑟冬天的景象。

人生好像也是如此,適當的引導,可助你一臂之力達成目標,錯誤的引導,也許令你走上不歸路;因此,生活經驗及判斷力很重要。

至於,水彩老師鼓勵之言:「形為虛,色為實;結果是無,過程是真」。

硬是被強詞奪理的我改成:「形為實,色為虛;結果是有,過程是無」。

因為,只要形體相仿,就知道是畫甚麼,例如:形體像葉子,遑論顏色,就知道是葉子,以上有圖為證。此外,畫水彩的過程中,常因層層渲染及疊色,旁人看不清到底畫甚麼,一旦完成,才一目了然。

兩人由不同觀點思辨水彩及繪畫,甚是有趣。

人生好像也是如此,虛虛實實,假假真真,你所見未必如你所想,你所想未必如你所行。如何洞悉真相,保持心靈及行為的澄靜,是一門學不完也學不會的大學問。

寫到這裡,突然覺得該去修習「藝術治療」,以畫療癒自己,或,他人。

***

明日(12/31)將支援海關碼頭「光映淡水」活動,因此,這將是我今年最後一次發文。

歲末冬寒,謹此祈祝馬特市的朋友們有個朝氣蓬勃充滿希望的2023。

夏天開動,施工已久一直未完成畫作,看得出來是什麼嗎?!一個圓(或橢圓),只要神來一筆,就變成晶瑩剔透的水珠。
單色速寫,代針筆,16開。這幅畫令你想到冬天或夏天?你覺得地上是雪還是草?
斷垣殘壁,淡水油車口,代針筆+水彩,16開。遠方懸在牆上黃綠色的色塊及其下方的細斜線,你覺得是甚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Angela Chen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