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小記

Wu Ming
·
·
IPFS
·

過了新年,天色已逐漸遲一小時天黑,現在大約下午5:30才全黑,我覺得全黑前的灰藍是最美麗,那種灰不是死氣沉沉,而是一種帶有亮光的灰藍,像在水彩盤上把彩藍沉澱下來的力量,寧靜而富內涵。倫敦的住宅區高樓大廈欠奉,什麼也一望無際,抬頭一片天,眼前一片草地,看天看地,看小狗在花園撒尿,時間很快過,沒有抑鬱反而更用心領略冬季的日短夜長。

漸漸地我開始懂得怎樣在英生活。 去年11月,和媽媽旅行回來,她一時身體弱,大感冒又久坐在梳化,令其右邊的坐骨神經痛症發作。第一天是閃痛,再過一兩天右腳乏力,不能步行。那時單是111的醫療熱線,我也打了3-4次,111 的作用是醫療分流,釐清重病還是輕病,把病人分流到醫院或GP。 NHS的資源缺乏下,我家附近的GP不設預約,但111就多次幫我預約到第二天的GP診症,有時面診,有時電話診症。我則比較喜歡電話診症,效果一樣又不用到醫務所一趟。

GP醫神經痛的方法就是止痛消炎藥, 第一次的藥力不夠,我就電郵給GP, GP 團隊在短短4日內已為媽媽加重或轉了2次藥。 雖然效果沒有進步,但滿意GP團隊的效率。每次就算成效不似預期,我也寫封Thank You Email 以示感激。老屎忽的我用自己一貫的寫作方法,第一段萬分感謝,第二段就開始遺憾,媽媽的情況並沒有好轉。

由於GP沒有安排照x ray, 我又跟111聯絡,得知每早6:30是醫院診症的最佳時機,清晨6:00我就帶媽媽去附近醫院排急症,診症及照X光都只是20分鐘,不過就等了6小時,由早上6:30至下午1:30。 呆坐6小時很是煎熬。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是一次經驗。

香港的朋友知道後覺得我好悲慘,在香港看私立,在英看公立。 我跟她說:「如果你去大公報投稿,我要收線人費,起碼5:5對分。」 我不知香港朋友怎樣想,可能她的想法也是從前的自己。 我不太覺得有什麼落難,因為20分鐘的診症,醫生友善專業,親手拿止痛消炎藥給媽媽,及遞上一杯水。 X ray 確定不是大問題,是神經線影響,她更親自送我們去藥房,並告訴我急症室就是醫當下的問題,日後的問題還是GP處理。

此句話的意思是此階段現告一段落,踏出此門口就是GP 跟進。由去年11月至今,整個GP團隊也認得我和媽媽了。老屎忽的我明白只要鍥而不捨地報告媽媽的坐骨神經問題,GP就要處理,結果媽媽被安排看物理治療師,教了她幾個運動,假若3星期沒有好轉,就轉介去醫院的MSK (肌骼痛症部門)。雖然媽媽未完全康復,不過可以步行,旁人看不出她腳痛。回想起來也不得不歸功於NHS。

在英久了,凡事兵來將擋。大前日天氣達-3度的傍晚,整個區域的熱水突然中斷,沒有熱水即是沒有暖氣。從前在香港必定致電管理處投訴,現在的我即時把窗簾關上,防止室內剩餘暖氣流走。然後上網查看供應熱力的公司的FB突發訊息,確定自己的區域受影響後就上床睡覺。第二天早上,熱力恢復,上網填張Claim form, 供應商有違服務承諾,用戶就有權要求賠償。 全個索償過程不用3分鐘。我喜歡此種乾脆利落。

某日,香港朋友不知怎的,變成隔離村師奶,苦口婆心叫我要結識男友,一副我是「為你好」的態度。 我跟她說:「現在什麼時代呀,我沒有一個人的權利嗎?」突然發覺英國有樣好,我不會理會鄰居是不是gay, 他也不會理會我是不是老姑婆,大家各自生活,就算竊竊私語我也不知道,彼此自由自在。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Wuming@liker.social
  • Author
  • More

略說英國變天

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羅馬也不是一日倒下 - 戰爭喪國

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羅馬也不是一日倒下 - 福利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