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Red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卸妝

Red
·
·
三十年前的舊文,就讓她幫我多賺些子彈吧~~這也是我在馬特市分享過最短的題目數字。

這篇文章是我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在社刊做的一個投稿,題目是「卸妝」。

曾經跟彈琴的喵聊到當初在社團的一些點滴,受邀回來分享,如何跟視障生相處?在找那篇打成文稿的分享時,年代久遠,那份文稿,不知還在不在?卻先找到這篇,我在社團大四時寫下的一篇文章。

為了寫文賺子彈(現在拍手好像換不到like coin?),就貼貼這篇舊文。

社團的介紹,詳見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

並感謝垚的保留,這篇系刊,他幫我保留下來了~




一個人的臉上不可能永遠塗抹著一層人工色彩去面對別人,臉上的人工色彩一定有卸下來的一天。來到啟明不知有幾載?看到很多人化妝、補妝,所謂什麼呢?只為一顆想為啟明的心,雖然每個人所化的妝,所補的妝不盡相同。


也看到很多人卸妝,脫下那張虛假的面容,所為又是什麼?只為想以另一種方式對啟明,以及真誠的對待自己。


曾經認識一位老學長,他說當初卸妝離開啟明,為的是什麼?只因他覺得對不起自己,當自己化上那層啟明的妝,仗著「服務」的字眼,乍然間,覺得自己很偉大、覺得那層妝很了不起;可是自己又何曾真正「服務」過呢?難道擔任幹部、報讀、錄音、點字、電腦就是所謂的服務嗎?這答案是不確定的,要找到這答案只有靠視障生了。


 人家說:「小陸你跟視障生如何相處?為什麼跟他們那麼好?」也許以前的我會滔滔大論,因為我化著妝。

現在的我卻會搖搖頭,因為我卸了妝。

在啟明橫跨了四屆幹部,化了三年的妝,披上很亮麗的外表,也曾經「服務」過,曾經「偉大」過;可是那都是化了妝之後的事,如今卸了妝後,有誰還認識我。

某天穿著社服走在路上,遇到也穿著社服的人,眼巴巴的盼著我,盼我能「認識」他;這使我想到以前垚在觀海堂看到一位穿系服的學長,二話不說衝上前去詢問他是幾年級?

如今,這主被動的姿態卻反過來了。這其中的差別,可能就是「重視」與「自我認定」的問題吧。重視故人,以及能認定自我並非那麼偉大,同樣對待兩個不認識的人,一個是主動去接近,一個卻是被動巴望別人來接近,得到什麼結果,大家應該都知道。


曾經化著妝在啟明被重視,小陸不是第一個;曾經卸了妝被忽略,小陸也不是最後一個。

記的以前畢業的學長姐,在他們卸了妝之後,我曾抱怨為何他們都不回來啟明?現在仔細想想,是否我也曾不重視他們?忽略他們?甚至忘了一個應該給他們的尊重呢?

認識小陸的人都知道,小陸跟學長姐都成了好朋友,而且關心著學長姐,中間的關鍵是,在于卸妝後,自己又得化上妝去面對自己的未來,這未來並非以往的啟明,卸妝後,應該有另一片天地去闖,而這個權利是大家應該尊重的,不能以不回啟明為藉口去否定他們;所以當時的我錯了。


人是不會永遠只喜歡一種妝,哪怕是色彩的調配變化,都足以讓人換上另一種風貌,這種嘗試是歡愉的,就算化的不好看;看到好些小學妹都變成了一種成熟美,心裡就好高興,畢竟她們就像是我看大的,另外同屆的同學們,儘管不同系,都為自己前途打拼。


心想啟明人是不會被外物所打敗的,心理由衷祝福他們成功,表現出那段我們一起為啟明付出的實力,更希望各位學弟妹們努力加油,為啟明開創更好的明天。化了妝要盡力,卸了妝要盡性。




團體,好像就是如此,三十年前的文章,就如人生縮影,或許馬特市的前輩離開也有若干上述的影子,尊重.........


畢業那麼久,只要大家有事,真的是一呼百應,儘管有些是視障者還是明眼人,有的退休了,有的還在為生活努力,大學時的那份情是一直延續著,希望馬特是也是如此。


上次自己的小門市,需要幫忙註冊新會員APP,謝謝家姐和舒嫚的幫助,在五十幾份的新增註冊中,可能很難想像裡面有約十位是視障學長姐,他們看不到,就靠蘋果手機的語音,一步步註冊成功。


希望哪天需要幫忙,大家也多多幫忙光頭才是,哈


希望哪天馬特市,我也能寫下自己的感觸在多年後,呵呵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