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書之三: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

Red
·
·
IPFS
·
記一件在關係中,帶給你深深自覺或自省的經歷。透過這個經歷,你終於明白一件在你成長路上很重要的事情。

這是一段文字的關係.....

主角是磅薄和滂沱。


前言:

滂沱大雨,還是磅薄大雨?不知這成語讓他停滯了十數年,執著了十數年,如今,再也喚不回了。


接續上一篇的男孩,大學時的男孩,在還沒追到伍寶笙之前,他活躍在社團,先介紹這個社團:


他唸的科系是文學院,系中有招收視障生,顧名思義,就是視力有障礙的學生,他們分為兩種,一是全盲、二是弱視。


全盲分為先天或是後天,先天是因為生下時帶有的生理缺陷,沒有眼球甚或是眼球發育不全。而後天就是眼睛受到傷害導致於失去視覺,例如玩鞭炮炸傷。


弱視分為可矯正或無法矯正,矯正是可以配戴眼睛將視力提升0.1,沒錯,只有0.1,而無法矯正的得使用放大鏡。


視力上的不便造成他們無法跟一般人輕鬆閱讀,男孩科系剛好開放三位名額讓視障生錄取,他加入的社團就是啟明社,這個社團的成立就是提供資源給這些視障生在閱讀上的幫助,報讀、點字、錄音、電腦,四個面向的幫忙!


因為如此,男孩結交了一群不一樣的朋友,這交情在畢業後一直延續著。


其中一位學弟,就稱他為垚,垚是位弱視者,兩眼可用專用放大鏡或是貼近字體閱讀。


垚住在鹿港,參加男孩婚禮,陪過男孩兵變時期,看過男孩流淚,男孩當兵前一天,還帶著垚去看「搶救雷恩大兵」,坐在電影院最前排,男孩一邊報讀,一邊想著以前大學時代。


垚曾經帶著男孩跟志玲一起暢遊鹿港做他們的專屬嚮導,垚曾說他希望當鹿港古蹟導覽,但因為視力關係,被打回票,唸歷史的他鑽研台灣古蹟,台灣歷史,那趟的鹿港之旅,讓志玲留下深深的記憶。


「他說的比那些三輪車上的司機要好上幾百倍,連屋簷形狀和門窗風格,他都清清楚楚,好像看得到一樣。」


「他看得到啊,只是弱視,需要貼近才看得清楚,他用他認真的搜尋資料來取代視力的不方便。」


他們的好感情就這麼持續著...


直到


男孩生小孩了,大兒子出生那天,他很想分享喜悅給他們,寫了部落格,用文字用他們可以感受的方式表達,讓那些視障朋友們知道。


部落格描述了所有場景,連那天的大雨都描述出來。


「那天磅薄大雨...........」他是如此興奮地描述。


「不是啊,小陸,是滂沱大雨。」


高興的男孩宛如被潑了一桶冷水:「垚,有那麼嚴重嗎?我只是想跟你們分享這喜悅,用錯成語有那麼嚴重嗎?」


很奇怪,一直的好感情,卻被這很奇怪的理由給切斷了。


於是,他們斷了聯繫,十一年,直到有天,學妹私賴給男孩,告知一個消息,當下,男孩寫了下面這段話:



記得他當初剛到啟明社時,只見他高高的身材,安安靜靜的一個人,不多話,就自己一個人。

臉上掛著那靦腆的微笑,在他眼中我是很吵的小陸,喜歡亂扯的小陸,他嚴謹的個性對我來說,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剛開始他跟我保持著距離,或許那時候的我有著另一半,或許活動組的過動會擾亂他的思緒。

記得他剛接視障生主席時,他會主動找我,會主動跟我聊天,那時候我知道他接納我了!

系上西洋史,他跟我修同一堂,記得是大三的必修課,只有他一個大二生。分組討論報告,當然我們兩個就自成一組,每次上台分組報告的準備,他總是說:「這樣好嗎?」

因為我採取的方式多以耍寶、口抹橫飛的亂彈,而他覺得報告還是要嚴肅和嚴謹。

西洋史的報告,你就會看到前半部我的亂彈,跟後半部他的引經據典,這巧妙地配合讓我們在這門課拿下很高分。

慢慢的,他的身上出現了小陸的影子~

他開始會開玩笑,開始會大笑,也許他的玩笑不好笑,也許他的大笑很恐怖。

但是他走出那約束他已久的拘謹,我很開心,我更開心的是他對我說「我很怕沒人找我搭檔,很高興你找我了。」

擔任視障生主席時,他遇到一些挫折跟困難承受了一些壓力,他不氣餒,一份傻勁默默扛下;雖然檯面上他無語,只要他找我,我隨時都在。

這份友誼,個性不同的兩人卻一直延續下去。

當兵時期遇到人生大事,休假上淡水的我只有他那可以去,他就這樣默默陪著我。一句話都沒有,但是那種陪伴的溫暖,我感受到了!


退伍後我們依舊經常往來,我去鹿港,他來台中。

記得我帶老婆第一次去鹿港找他,他帶了我們兩夫妻徒步-----就徒步,走完了整個鹿港。

他介紹了鹿港的古蹟,我兩夫妻的專屬導覽。

回首過去,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事。


很抱歉,是我沒把握如此友誼,因為部落格的滂沱大雨還是磅薄大雨?

如果我還在,你在失落時,起碼有我的肩膀可以扛著你,可以讓你靠!



垚因為照顧罹癌的母親,身心俱疲,又因為母親的離世讓他萬念俱灰,在某日,他留下皮夾跟所有身分證件離開了。


當我知道這消息,垚的姐姐早已報警三年有餘,家人也早已斷定垚已自殺離世。


可我不相信,我知道他只是找個地方躲起來,躲起來療傷,也許在哪個角落乞討,或是在哪個地方修行...


男孩婚禮前一天,垚帶著男孩另一個學弟熙,熙是全盲者,兩個人靠手杖靠問路,找到了小陸的家。


「小陸,不用擔心我們,你當新郎很忙,你去忙!」他們兩個是如此體貼


垚臉上的笑容,我永遠都記得住,他是真的高興。


這個片段我永遠也忘不了...


裡面只有我一個明眼人,垚就是在我頭上比耶的學弟。


因為這個經歷,讓我更要珍惜現在,里長伯個性也更強烈,或是人來人往很正常,可是,因為這段經歷,讓我更加雞婆...


還記得這篇文章當初分享時,莎佛直接用荒唐兩字來點我,感情好卻因為一句成語而中斷,當時的我不解,現在的我也不解,但我知道會更珍惜現在,更想念故友~


這原文發表在2022年,至今垚已經離開五年多,不管他在哪裡?都希望他一切安好~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Red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 Author
  • More

9438-就是三八。

卸妝

七日書
7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