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特有妖怪:鯊鹿兒(中)

小鹿斑比
·
(edited)
·
IPFS
·
這世界的迷太多,我們永遠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一頭大到跟象一樣大的牛....,或者那根本是另一種動物...。

今天!讓我們繼續探討鯊鹿兒的出現蹤跡!

鯊鹿兒出沒在臺灣臺中市西部海岸平原的中心區,就是臺中市區與臺中港之間,鄰近中部科學園區,本身有臺中國際機場。
嗯...這是沙鹿......,好冷.....,小鹿突然進入冰河期(茶)。

讓我們正經地回到鯊鹿兒身上(明明只有我不正經...),最早目睹鯊鹿的人,是明朝僧侶釋華佑,他是位普陀山的僧侶,這位師父擅長風水堪輿,在鄭芝龍(鄭成功他爸,對了鄭成功他媽媽是誰大家知道吧?不是失敗喔....)有台灣某部分實際統治權的年代,這位師父跟朋友蕭先生一起來台灣觀察山水~

他的遺書便記載了這段看到鯊魚變成鹿的事情:
(以下只擷取其中我有興趣與鹿有關之事)

蕭客忽得異牛於二贊行溪,龐然巨象,日行三百里;因售以五十金,遂乘以行。過蛤仔嶺,望半線山,平行四十日,糧食已盡,而東南之區獨未遍歷;復與蕭客射鹿為餐,饑食其肉、渴飲其血,凡十數日,始達諸羅之界。於是內山險易之地、水源分合之鄉,了無遁情矣。爰顧蕭客而言曰:『壯哉茲遊!自非果決之氣,孰與於此』!因賴諸梓記,合為壯圖,附諸前山之後;使後人有志於斯道者,但得有稽焉。 鹿港沙魚化鹿,蓋親見云。

上面的紀錄相信大家大致上看得懂,我就不逐句改寫了~
其中小鹿有興趣的地方是...,他們一開始在二層行溪(以前高雄縣那的溪流)看到一隻很大的牛牛!有多大呢?幾乎像大象一樣大0.0,會從這邊開始截文,一是因為二層行溪小鹿熟啊!我高雄的家附近就有二層行溪的其中一段~二來,牛大得像大象ㄟ,哇賽!這一定要跟你們說的!這頭牛還很能走,日行三百里ㄟ,就算有點誇張有點四捨五入也是非常快的速度了,因為牛好又可以代步,他們就花五十金買下了這頭牛~

後來他們兩人經過了蛤仔嶺,看到了半線山,此時他們已平行移動四十天了,帶的食物已經吃完,但東南山區還沒去,所以...,他跟朋友蕭先生....就.....打獵...,抓鹿鹿來吃・᷄д・᷅ ,就這樣...,他們又走了十幾天,終於到達諸羅的邊邊。我是推測他們應該主要走台灣中間那條山脈的山林啦....,總之,他們兩人就這樣把中央山脈的山走到自己滿意,也看到了河流起源分流的源頭,心滿意足了~

這位僧侶跟蕭先生互相肯定對方,要不是我們堅持,是不能這樣靠走把想看的地方都看完的(....還有牛牛的功勞與鹿的犧牲.....),最後為了紀念,釋華佑就把這段過程記錄下來,讓以後也想走一趟的人有個依循。然後他終於說到本次的重點了:鹿港沙魚化鹿蓋親見云

我在鹿港有看到鯊魚變成鹿,親眼看到的!

(吐槽一下自己...明明說不全文改寫的....,這跟沒有全文改寫有什麼區別!)

這件事情連雅堂也有紀錄並說明後續:

鄭芝龍據臺時,普陀山僧釋華佑者,精堪輿術,與其友蕭克偕遊臺灣。自蛤仔難入山,歷經番社,年餘,乃出諸羅。所至圖其山川,志其脈絡。克,俠客也,腰弓佩劍,饑則射鹿以食,故無絕糧患。華佑既去,主於安溪李光地家,乞刊其書,未久圓寂。光地好堪輿,愛其書,秘以為寶。閱數世而為某所得,攜至鹿港。某死遂散佚。彰化關帝廳莊蕭氏存六十餘葉,北斗街人某亦有三十餘葉。書雖不全,而其所言多屬奇異。為錄數則:「某日至巴老臣社。番性純良,多識字,能讀孝經、論語。社前有巨石,上刻唐碑兩字,大徑尺。碑文為風雨所蝕,漫不可讀」。又曰:「某日至濁水溪,水大不可涉,乃騎野牛而渡」。又曰:「某日至蘇澳,見鹿入水化為鯊,角猶存」。是其所言,均屬創見。他日苟得其書,當再而刊之,以公之世。

小鹿在這邊只簡單說明上面沒提到與比較讓我疑惑之處,首先,蛤仔難應該是現在宜蘭那....,但....他們兩個理論上應該從台灣西半部上岸啊....,畢竟鄭芝龍主要活耀於金廈沿岸,但也有可能是從台灣西半部登島後,先遊歷到宜蘭在入山,....所以...宜蘭那邊開始爬山比較好爬是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宜蘭那邊的雪山山脈開始,往中南部移動,玉山接往阿里山,所以才有過蛤仔嶺,望半線山(半線太容易聯想到彰化八卦山了),最後到諸羅(嘉義)這樣的記錄,也能解釋他們到鹿港看到鹿變成有角的鯊魚這件事了~

我們先按照連雅堂的記錄順著看下來,後來釋華佑回到福建安溪,住在李光地先生的家內,這邊推薦李先生應該是做貿易生意有錢的仕紳一類的人物,因為有錢所以能供養僧侶,釋華佑也能拜託他出版他的遺書,之所以說遺書,是因為過沒多久,他就過世了...。
過世後,李光地先生因喜歡風水勘與,就把釋華佑的遺書,收藏起來當作珍藏,而書流傳幾次後,被某位仁兄拿到,那人,把書帶到了鹿港,那個曾經有許多鹿的地方~
而那位不知道是誰的仁兄,後來當然也過世了(人咩,總會死的),這本書也就這樣散落不全....,一本書被拆成許多部位啊!彰化關帝廳蕭氏那有60幾頁,北斗那有人有30幾頁,就這樣,全文不得復見。
連雅堂最後說,如果有哪天能得到全書,在重新刊印給大家看。

小鹿推測,當年的台灣應該...滿神奇的.....,牛牛大如象這件事情...,該怎麼說呢...,...有文獻記載台灣以前是沒有牛的...,牛牛是後面引進的...,所以.....他們兩位會不會是遇到很大的水鹿啊?總之...,因為這又牽扯到台灣牛隻的引進...,這邊真的已經太長了...,我們先不討論!

我們直接回到鯊鹿兒身上!連雅堂的紀錄是:釋華佑與蕭客某日到了蘇澳,見鹿入水化為鯊,角猶存
....所以....他看到兩次是嗎?一次蘇澳一次鹿港?

這邊多說一下,因為福建也有蘇澳,所以也有人推測會不會是在福建的蘇澳看到,但如果按照連雅堂的紀錄,他們是從蛤仔難開始旅程的話,在蘇澳看到也不奇怪...,所以....,我們除了要考慮會不會有手抄本抄錯;與看錯後抄錯的這種可能性外....,還要先去查明清時,有哪些地點叫蘇澳...,這工程太大...。
總之...,至少我們可以確定...,在明朝有位吃了鹿鹿的人,看到有鹿到了水裡變成鯊魚,這個鯊魚頭上還有角。

這件事情小鹿也有做推測,有三個可能性:
一、真的有這種妖怪,在陸地上是鹿,在水裡是鯊魚,還因為變化不完全所以頭上有角。
二、會不會有可能有隻鹿受傷落海,被鯊魚從後方吞吃,然後剛好被僧侶看到,誤會這是一種頭上有角的鯊魚?
三、他先看到鹿入海,後面看到真鯊目或鋸鯊目這種有角的鯊魚,誤會是鹿入海所變?

對於鯊鹿兒,大家的想法又是哪種呢?

讓我們來看張昨晚的貓咪,思索一下~

坐姿端正

.....鯊鹿兒還有徐葆光的中山傳信錄與翟灝的臺陽筆記有提到....,我只分三集講不完啊....,還是我們當作沒這回事?

台灣牛的故事也滿好聊的說...我好怕我哪天想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