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險家

金天
·
·
IPFS
·

「探索未知領域,挖掘自我潛能。」


短短十二個字映入眼簾,瞬間我腦海就出現兩個大字「探險」。

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富裕,是怎樣的不富裕呢?雖不愁吃穿,但就是買東西都不會買超過一人份,除了生活的必需品,家裡沒有什麼「額外」的東西,就譬如說積木、模型之類的奢侈品統統都沒有,但這並不能阻止我玩遊戲的慾望,所以我會善用一切我找到的方塊狀物品,包括我爺爺的藥盒、九零年代的黑色錄影帶、裝滿餅乾的鐵罐等等,用想像力把它們幻化成為堅不可摧城堡,同時也把部分變成無堅不摧的坦克,正當他們殺紅了眼的時候,外星飛船必定從天而降,最後兩隊人馬協力抗敵。當然這只是日常訓練項目之一。綜合以上所述,大家可以知道我的聯想力是從何而來,就是從貧窮而來。

至於探險,我列舉了幾個項目可以執行:

1,村里的廢棄工廠。

2,隔壁的破房子,裡面住了一個有精神疾病的老人。

3,森林。

這是人生第一次探險,凡事不要急於求成,應當從最簡單的開始挑戰,於是我選了第三項,森林。

我是在山腳下長大的孩子,這一點不用質疑,別人學成語「開門見山」只是一個「形容詞」,但套在我身上,那是「陳述句」。從我家放眼看去,就會看到一座綿綿不絕的山脈,從左邊一直延伸右邊,分不清楚哪裏是盡頭,哪裡是起點,那座山就是馬來半島上的中央山脈,聽說二戰時期,有很多游擊隊逃到這個深山老林裡,而關於這些森林的鄉野奇談固然少不了。

有讓你迷失方向的鬼遮眼,有勾引男人的香蕉精,還有最可怕的是湖里都有水鬼抓交替,奶奶千叮萬囑不可以往森林跑,也不可以到森林的湖里戲水,倘若不聽話,會死的很難看,我不知道奶奶說的死得很難看是被他狂揍一頓的意思,還是真的指意外身亡後的模樣,但不管是哪一種,都足以對我產生阻嚇的效果,唉!我腦筋一轉,進去森林,但不玩水,不就好了嗎!

沒錯,住在這條村里的男孩如果沒進過森林,就跟住在基隆沒有見過大海一樣,說出來很不可思議,想起來還覺得有些荒謬,嚴重一點甚至會被同齡的小孩排擠,被女同學嘲笑,偶爾看到大人們對我指指點點,肯定就是在背後笑我是個膽小鬼。

既然如此,二話不說,我吃了一頓飽飯就出發探路。

從村子進森林有三條路,第一條會經過剛剛說的廢棄工廠,嗯,那工廠實在太恐怖,我改天再說;第二條路會經過一片大草原,但會漸漸遠離森林入口,而離下一個森林入口,則需要騎更遠的路才會到達,加上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非常容易迷路,奶奶說的那些湖,就分散在這些草原的上,東一個,西一個,那些都是以前人挖礦留下的廢礦湖,並非天然形成,自然就無法從地形判斷出哪裏是湖泊,哪裡是陸地,好幾次我一路向北,轉彎就遇到一個大湖,必須要繞路才能出去,如果我煞車不小心壞了或騎太快,我可能就會很難看了。

最後一條路,也是我之後最常走的一條路,就是從村旁邊的一個分岔路直接進入,方向就是森林的方向,並無懸念,至於為何我沒有第一時間選這個,因為這個入口的旁邊就是我同學家,阿凱。阿凱他家就在入口處不遠,獨戶雙層的農民磚房,假如從那裡進去的話,難免少了一點探險的感覺,可能一不小心,就會碰到阿凱在遛狗,被他發現我全副武裝的,肯定會跟來。

要知道他是我們班上最靠近森林的一戶人家,家裡的大人世世代代都在這森林裡工作,想必他對這綠色一片的熱帶雨林只有親切感,就跟自家後院一樣, 然而我現在是要去他家後院探險,要是被他發現的話,也挺難為情的。

就在我剛剛踏進分岔路入口沒多久,就聽到後面傳來一把聲音,隱隱約約的叫著我的名字。

拜託,我可是有熟讀相關禁忌,如果有人從背後叫你,千萬別回頭,尤其是那種怪腔怪調的,我立馬加重力道,腳踏車的速度明顯快了不少,當然,我不否認這多少也有一些害怕的成分。

但這聲音相當熟悉,就在聲音越來越靠近的時候,忍不住一個轉身,我的老天,阿凱和一群人從後面追了上來,

後來我從阿凱那裡得到一些情報,原來他家那個入口直走,大約二十分鐘後,會看到一個分岔路,如果這個時候選擇走分岔路,會直接到達森林的另外一個入口,聽說那個入口,最近有老虎出沒。

他們這群人,就是去找老虎的。

「你也是去找老虎嗎?」

我沒有猶豫,馬上回答。

「對啊!你們也是?那一起去吧!」

就這樣,我跟著大夥去找老虎。

我原本只想進去森林入口溜一圈就出來,沒想到現在探險的難度直接晉升好幾級,竟然是要去找老虎,姑且不說他們什麼都沒帶,好歹也帶只雞,找到老虎之後,是要怎麼離開?老虎下山的原因就是因為太餓,才會跑到人群居住的地方,倘若我幾天沒吃飯,突然一群活體肯德基麥當勞跑到家來找我,我想我無論如何都要抓到一些雞腿薯條之類的才會罷休。

但也因為有熟人帶路,那天我都把心思集中在郊外的自然景色中,跟在他們後面就不怕迷路,但說來也怪,平常騎的很慢的大頭,那天卯起勁的往前衝,另外一些人似乎也是有意無意的加速,就怕跑在最後面,而一直落後人群的我,突然明白了些什麼。

據說老虎有個習性,他會專門捕捉最後那個,或者落單的,因為像他們這種大型貓科動物一天能發動的攻擊次數不多,所以每次都會攻擊成功率最高的目標。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馬上做了預備衝刺的姿勢,收緊四頭肌,眼神集中在前面的寬大黃泥路,然後起身站在踏板上,這樣才可以最大程度發的掌握瞬間爆發的力度. 我心裡默數了三聲,不到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經領先隊伍,跑在最前面,我看著他們後悔莫及的眼神,心裏舒服.

我猜,他們十之八九會是以為我個子小小,跑得慢才讓我加入當炮灰,殊不知就是因為我個子小,受到的空氣阻力也還相對小,加上我長期騎車訓練,這種距離我臉不紅氣不喘的,就這樣一路保持領先地位,大家嘻嘻哈哈的,不是說好要來探險的嗎?可以嚴肅一點嗎。

這條分岔路,我以前沒來過,一邊走,就聽阿凱一直說關於這條路的故事,二戰時,馬共逃到這片森林,而這條路,就是當年運輸供給時開闢的,之後英殖民政府把華人都統統召集起來,之後便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戒嚴時期。戰爭結束後,這條路變成開墾森林的主要道路,說著說著,我們已經離開村子好一段距離,我依然沒有看到黃泥路的盡頭,阿凱說,這條路直走,就是泰國,他沒去過,所以也不知道可信度多高,對於這種真假難辨的信息,我突然有了一些探險的感覺。

我們車速漸漸放慢,眼前出現的就是一條斜坡,斜坡兩邊長滿了高達四五層樓高的大樹,耳朵傳來的皆是昆蟲發出的聲音,有些節奏輕快,應該是求偶時發出的訊號;有些如摩斯密碼,叫聲長短不一,但又貌似有一定的規律;有些聲音則分辨不出是那種物體發出的,可能這就是熱帶雨林的魅力,一股神秘的魅力。

我們已經漸漸走到傳聞中老虎會出沒的地方,其實要找到老虎談何容易,老虎在馬來西亞當時已經是頻臨絕種動物,從有人說看到老虎那天起,村民們和當地警察已經紛紛來這裡找了數遍,依然一無所獲,實際上,大家都是衝著另外一個目的而來—— 山河瀑布,據說這個瀑布相當漂亮,其實我也很好奇,雖然不會游泳,不可以下去戲水,但見識一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算是為這一次冒險做個象徵式的結束。

我們一路往上騎,越來越吃力,終於到達腳踏車無法繼續往前的路段,必須下車推,就在這個時候!

從不遠處,傳來一種動物的叫聲,一種大家只能在動物頻道上才能聽到的叫聲,是大型貓科動物才能發出的叫聲。

我們瞬間停下腳步,默契的看了看彼此,此時我們的每個人都經貼著前面的人,形成一條直線,而剛好在正中間的我馬上做出安靜的手勢,避免聲音會引來那餓虎的注意。

我們用了大約三十秒的時間討論對策,最後決定撤退!撤退時,要淡定,慢慢的往後移動,千萬不要作出太大的動作。一定要慢,這很重要,因為就連我家的小黃都都知道,野獸最喜歡追逐奔跑中的動物,於是我輕輕的將手放在空中,慢慢的揮動,意思是慢慢下去的意思。

大夥跟著節奏一步一步前進,混亂的局面得以控制,突然之間!

大頭一股腦的抬起腳踏車就往前衝,眾人見狀不妙,也紛紛抬起自己的腳踏車,四處分散往山下逃去,也不知道是那個白痴,一邊逃跑還一邊尖叫,我們上山花了二十幾分鐘,下山只花了不到一半的時間,求生慾激起的腎上腺素帶來的爆發力果然不同非凡,那天大家有多少收穫,我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大頭因為這一次的旅程瘦了好幾公斤。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金天大馬人,現居台北。色彩偏差分辨度弱,愛邏輯推理,行動派,複雜的事簡單做,簡單的事仔細做,喜歡講故事,幻覺現實主義,不愛吃素。 這裡發布的都是我的原創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Author
  • More

學習當個小主管必修學分課 — 傳球

學習當個小主管必修學分課 — 認和錯

學習當個小主管必修學分課 — 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