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4日記_「我希望很多被我認出來『對』的事物,能在雜沓凌亂的世界及奔滔的時間洪流裡存活,不會被擦撞、拗壞、蝕毀。」

rolling
·
·
IPFS
·


今天一早就有兩件感動。
第一件是努力著逞強的人誠實地說出他的脆弱。
第二件是真誠的人用小心翼翼地呵護般、珍視般的姿態恰好回應了我未說出口的不安。


「長遠。」
「下次見。」


在我這樣流速過快的世界裡,這兩者恰好擁有標誌性的事物,在潮間帶上被拾起,被妥善適宜安置,不再被何者沖蝕。


我希望他們能夠留久一點。


我常常希望很多事情能夠留久一點,但我常常沒有說出口,不敢說出口。
我只是盯著他們,希望他們幸福,不用留在我身邊。


/


我希望很多被我認出來「對」的事物,能在雜沓凌亂的世界及奔滔的時間洪流裡存活,不會被擦撞、拗壞、蝕毀。


即使因為我們自身或世界的改換,使得「對」出現了不同的面貌,產生影影綽綽的光影,或被折射地模糊不清,讓我們開始懷疑那一切。我仍希望我能盡可能的適應那些晃蕩的「對」,重新在雙方的同意下重新安置,依然存在,形式不同。


我希望我擁有力量,去重新安置,恰如其分地。


/


昨天看完了卡繆的《異鄉人》,沒有把心打開的人,在哪裡似乎都會是異鄉。
我現在也是。


一早坐在陽台上的老舊椅子上,直愣愣盯著陽台上被陽光照得明媚的植物盆栽,全然把自己卸下來,腦袋裡肆意流淌的無以名狀的想法,流經我。我看著他們持續苛責自己。苛責世界。


可是如果我足夠愛自己,就能足夠愛世界。
或者如果我足夠愛世界,就能足夠愛自己。
我知道。


我擁有善意恆生,明媚一片的世界,我知道。


為什麼卡住了?
K說我經歷著顯示者的覺醒。
在那裡,我只有自己一個人。而且,未來也許也是。


現在我必須非常非常有意識地,全然擁有自己。
全然擁有自己之後,世界就會被你召喚過來。


//////


希望誠實,不多不少。
希望自由,不潰堤也不匱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