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的青春 下 六章 左右為難

德希
·
·
IPFS
·
「你在這里咕隆什麼?你出來幹什麼?」见我和易君说话,易母瞪着眼對我喊道。于是我趕緊低下头走進屋去,又聽得易君的母親对她儿子数落:「你過去這樣做,我還不知道原因,那天你坐在那裏不走,我就懷疑了。後來你又在那里喊,我總算明白了!人家已經訂婚了,你懂不懂,?!你給我進屋去,以後星期天不準回來了!」



日子在憂鬱中渡過。
又是一个星期六下午,回到城里的家裏。一進大門,便看见易君,他看见我便迎了上来,經過我身邊时,他輕聲說。「鹰儿,我聽到了,他已經走了。我這樣就喊喊,你便不跟他去了,看來你是愛我的。」
「是的,我是愛你的。」看着他,我也輕聲回答。还来不及和易君多说几句话,便听到乾媽的声音:「回來嗎?」只见她站在門口對我大聲说:「快進屋吧,文堅的姨妈来了一会了。」易君见状,只得匆匆离开,我目送他离去,晃过神来這才進得屋來。只见四姨和她女儿都在屋里。一見我四姨便从凳子上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很親切的對我說,「鹰儿回来了? 辛苦了,来喝口水。」
说罢,她反客为主,替我倒了杯水。文堅的姨妈是个很和善的女人,只听得她说:「文堅昨晚已經走了,走時一再對我們說,要我們以後多來看望你,約着你到我們家去玩。還有兩個月就到春節了,那時你們已經放寒假,我們一起到文堅的哥哥家去好嗎?」
「好啊,四姨,你來約我吧,」我下意识地回答到.
「我這才看清楚了,長得原來水汪汪的,」文堅的表姐说「難怪弟弟這樣喜歡你,我叫他堅持把你帶走,他都不願意違背你的意願,你呢?你喜歡他嗎?」文堅的表姐倒是心直口快。
「芳姐,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文堅樣樣都比我強呀。」
「你喜歡他嗎?」文堅的表姐认真地看着我,窮追不舍地问道,
「我,我喜歡他,像」我想說像兄長一樣,但是我沒有說出來。我不忍傷文堅家人的心。
「好了,不要問了,問得來臉都紅透了。荀芳 你打住了吧。」四姨笑起來,「一會兒你跟我们到家去玩吧。」
「以後再去吧,文堅走了。今天下午我需要返回學校了。我是專程想来送他的,没想到昨晚他就离开了(我暗暗叹了口气,心想文堅不愿给我压力,免得三亲六戚围着我问为什么不要和文堅一起走)“學校正在進行中師函授學習,我得趕回去上課。」
又聊了一会,文堅的姨妈和表姐要离开了。我起身送她们回家,送了好大一段路,然后我心事重重地慢慢往家走,文堅的家人对我越好,越加深我的内疚。不知不觉回到住处,刚进屋里,就聽見易君的母親在天井那邊喊:「你在這裏幹什麼?趴在人家窗戶上!」
「不要你管!」是易君的聲音,
「你經常趴在人家的窗戶上幹什麼?你給我下來!」易君的母親氣急敗壞地大喊,
「真會是這樣?」聽到易母如此說,我和乾媽都楞住了,她对我說:「你出去看看?」出門一看,易君果真在我們家窗前站着,「進屋來坐吧。」我輕聲对他說,
「你在這里咕隆什麼?你出來幹什麼?」见我和易君说话,易母瞪着眼對我喊道。于是我趕緊低下头走進屋去,又聽得易君的母親对她儿子数落:「你過去這樣做,我還不知道原因,那天你坐在那裏不走,我就懷疑了。後來你又在那里喊,我總算明白了!人家已經訂婚了,你懂不懂,?!你給我進屋去,以後星期天不準回來了!」
等到外面的聲音平息下來,乾媽板着脸對我說:「你給我注意啊,以後不要去和人家的兒子說話,我們租他家的房屋住,惹恼了房東太太關系不好處。」
我點點頭,我想起易君,我回家他不敢過來打招呼,也不敢過來講話,也是由於我幹媽的原因嗎?
易母最近很烦躁,这日她幺妹来到她家里,看到大姐脾气不好,和儿子一说话就要吵架,忍不住问她「大姐你怎么了?」易母说:「對面住了个右派的狐狸精妹子」易母家7个姊妹,易母排老二,最小的妹妹小她11岁,才40出头。「你儿子还在念高中就迷上了?」她问,
「可不是吗?」易母回答,「据说是他初中的同学,女孩已经工作了,年前就在这个院子里订的婚了,我儿子现在书都读不进去了,为这个女孩整天疯疯傻傻的,照这个样子今年肯定考不上大学。」
「那个女孩喜歡易君吗?」
「​2​个人眉来眼去的,看来也是喜歡的。」
「可为什么又要訂婚呢?她未婚夫如何?」
「很不错的,在外省做官,要是我都不会选我儿子,那男人姓文,长得还一表人才。都订婚了,还和我儿子眉来眼去的,可见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易母越说越气,
「姐也不能这么说,如果她和易君以前是同学,那说明她和他是有感情基础的,现在又经常见着 黏糊点也可以理解。」
「理解个头,你到底是想帮忙,还是想添乱?」
「大姐你别慌,你可以这样做,先请易君的女同学先不要来打扰他,等易君升了学再说。二来,如果易君真的舍不下她,你喊她把她未婚夫介绍给易竹,易竹不是还没男朋友吗?既然文姓的男人不错, 那就交换一下,也不亏。」​2​人正说着话,就看见云鹰远远的走过来,「诺 就是那个女孩」易母对妹妹说到
我自然不知道这俩个女人再谈论我,走进她们时,看到易母有几分笑意地看着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太阳从西边出来。又看見易母親身邊站着一位比她小十來歲,容貌與她相像的人。好奇地打量着我,我猜她可能是易君的姨媽。路过她俩时便向她们問好,「易妈妈好,华阿姨好。」易君的母姓华。我就猜着问候她和她旁边的女人。「哟,这个妹妹还很懂禮貌的哈,長得又漂亮。」易君的姨媽笑着說。「不然,兒子怎麼會對他動心?」易母挑了挑眉毛。
「我來說給你,我們來換一下如何?」她对我说
「换?換什麼?」我不解地問
易君的母親笑着說,「你想跟易君好,那就把文堅說給易君的姐姐易竹,要得不要得?」
啊,居然有这样荒唐的事,我有些啼笑皆非,还不等脑筋转弯,易母就瞪着我厉声到:「不要得?」我下了一跳,下意识地回答,「要得 要得。」而且還點了點頭,
「要的,你當然要的,我們要不得。」易君的母親黑了脸大聲訓斥道,「我試試你的,原來你兩個早有心了。我還以爲光是兒子這樣想,我們只有一個兒子,他要讀大學的,你想都不要這樣想。」
我一聽,臉一下通紅,立刻跑進屋了。听到易君的姨妈说:「別人答應了,你又罵人家,她跟姓文的好了,兒子還讀得成書嗎⋯⋯?」
我不想再聽下去,觉得羞愤难当。不過以後回家,我發覺乾媽跟易君的媽媽漸漸處得融洽起來,乾媽時常在天井裏與易君的母親閒聊。有次我拿着热水瓶去厨房加開水,见易君站在上面堂屋裏。于是加好開水,我也走出來,站在下面堂屋中,乾媽便說:「還說是我不说,我說了的,是你的同學,你就跟他好吧。」,馬上話鋒一轉,她接着大聲數落起來,「我認出來了,有一次來我們家的便是這位少爺,我記起來了,還带得有一個女的一道,後來那個女的又來過一次。」
易君一聽,立刻走進屋裏去了。
我奇怪乾媽講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正在這時,易君的母親便說,「哪有這樣講話的,看來這件事只有給他母親講了。」
「給他母親講?她母親还管不了这么多。」
「別人的母親是教師,我每次見她來都是知書達禮的嘛。」
「好吧,不信你就去試試。」
2位妈妈的談話讓我迷惑,等乾媽進屋來,我問她:「乾媽,易君的妈妈想跟我母親說什么?你们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我不知道房东太太想和你妈說什么。」她說
「那你說你認出來易君以前来过我们家,就是你喊的少爺,那他什麼時候來過我們家呢?」
乾媽不作聲,
我又问她「你說他來過我們家,還帶這個女的,那女的是誰?」
「記不清了,時間太長了,」
「乾媽你好好想想,到底是不是?爲什麼易君一聽你講就記起來了,便回屋去了。」
乾媽欲言又止,我又问她「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總該還記得他們講些什麼吧?」
她想了想说「時間長了,真的記不得具体情况了。」我一賭氣便回學校去了。
第二周我回了山上,母亲教书的地方。等空了下来,母女坐下来说话。母亲看着我眼神充满了责备,「聽說你跟易君好,不跟文堅好了。文堅才又給家裏寄了錢來,這樣好的人,你不跟他好,都訂婚了,還去跟別人好,你看我們怎麼走的脫,鹰你太不对了!我真觉得很对不起文堅。」
她見我不說話便又接着說:「我已經寫了信,想把你姐介紹給他了。我對她說,你雖然失去了鹰,但是你還得到了一位大學生。鹰的姐姐比她强! 」
听母親这样讲,我氣青了臉,忍不住对她大叫起來:「您都做了些什么啊,,我還沒有跟他算嘛,要算也只能由我自己去說,你怎麼可以不經過我同意就給他寫信,還要把大姐介紹給他?易君的妈妈也想把她女儿介紹給他,我們說好交換的!」
「這樣好的人,你不把他介紹給你自己的姐姐,卻要把他介紹給別人的姐姐,而且还是你男朋友的姐姐,文堅会怎么想,他是那种缺女人的男人吗?他不过喜欢你而已,你就不拿他当回事,你要是真喜欢易君,就不应该和文堅订婚。」
「我不想和他订婚 谈恋爱 是乾媽逼的。」
「你還不能這麼和你乾媽说话,你又没告訴過她你和易君的事情,文堅的确不错,你乾媽也是为你的前途着想,逼不逼,你自己清楚,其实你对易君不如你想象中的那样愛。」
母女的谈话不欢而散。
過了一周我才又去乾媽家裏。這次我一進門,易君的母親和她大姐便过来了,易君的母親對我說,「我再來問一次,願不願意換?」
我想到母親已經給文堅寫過信了,已經把我姐姐介紹給他了,哪裏有一下子母親給他介紹一位,女兒又去給他介紹一位的道理。這樣會給人家看不起的,而且虽然我对文堅所知不多,但凭感觉他会对这种桃代李僵的事情很厌烦。
我好爲難呀,我不敢把這個事情明說出來,我心裏好委屈。
「舍不得嘛,舍不得便算了!」易母冷笑到
「她願意的,我聽說的,她答應了。你又罵人家!」易君的大姐打圆场說。
「你看,現在問她,她又不出聲了。」
「妈,我們還是不要为難云鹰了,這種换亲怪難為情的,而且,有一次我看見文堅帶她去買東西,他那樣愛她,眼睛時刻不離開她。」
「只要她去說會行的,反正依然是親戚。」 易母试探地看着我,我還能再去說嗎?母亲看見文堅這樣優秀的人,又见我三心二意的就决定把文堅介绍给她偏爱的大姐女兒,信这会儿估计都在文堅手上了。
我感到一陣悲傷,便轉過身,默默地走進屋裏去了,只留下乾媽面对易家母女。說实在若不是易君,我真很不喜歡易妈妈。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德希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 Author
  • More

終是錯過

1957的青春 下 第12章 匆忙結婚

1957的青春 下 第11章 陳家巷的陳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