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大人只想索討自己的尊嚴,卻不懂對別人的尊重

蔡凱西
·
·
IPFS
·
抱怨文,慎入
Photo by Claudio Schwarz on Unsplash

每天都在盤算怎麼用最低的預算吃到最飽,維持腦袋的血流,還能支撐自己有文字的產出。離家附近的早餐店,最便宜的三明治,是15元的火腿跟肉鬆口味,各買一個,30元,偶爾買個三顆水煎包,36元;最近咖啡已經不是天天喝,縱使有買,也自備杯子喝全聯最便宜的美式,一杯20元。

要是去醫院回診,通常結束已經十點多,跑去另一家早餐店,買50元的總匯三明治,請老闆娘多加點黃瓜、洋蔥、番茄醬,吐司不切邊,權充早午餐,飽足感可以省下一餐。

週六買完便宜的火腿跟肉鬆三明治,忽然想喝不健康一點的飲料配早餐,例如15元的咖啡廣場,但又想起全聯的咖啡周六日有買一送一,多出來的那杯可以留在明天喝,比咖啡廣場划算,還是去全聯買了咖啡。至今出國一律避開任何旺季,可以便宜出入境的機場優先選擇,一個晚上兩三萬日幣的飯店,對別人來說小CASE,不過,三萬左右的日幣,是我十多天行程的房租總額。

不要問我住哪,就是有空就多刷網站,會撿到CP值不錯的,即使環境差一點的,也還在自己可接受的範圍之內,我也可以,普通的跟普通以下的,搭配著住也還行。

手邊的邀稿跟案子,談不上滿檔,就算文筆不佳,但無論有酬還是讓市民抖內LIKE的讓愛發電,沒有一篇是草率馬虎的。雖然我的生產力很低,暫時沒有太多可自由支配的銀子,但我很用心對待入帳的每一塊錢,可以省絕對不多花。更別說有甚麼閒錢可以拿給人家幫我投資理財。


這樣的活著還要被老人質疑生活不檢點,因為他接到一通聲稱是投顧公司,指名找我的電話,覺得一定是我亂投資才會讓人家找上門來。

就算我是個臭三八不孝女,對老母也做到盡量包容,能不動怒盡量不動怒,不過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有問題一定都是我的問題。前陣子陪他看診新冠後遺症,他在診間外厭女言論頻發,只看醫生的名字,隨意猜測人家的性別,靠北不喜歡讓女醫看診(其實對方是男的),還在診間外偷瞄我都用KINDLE看哪些書。然後,前幾天,我的信用卡帳單「又」被他「誤拆」了,另外兩個小孩的帳單都沒那麼容易被誤拆,就我的帳單常被他誤認是自己的。

投顧的電話真的是從厭女言論、亂拆帳單累積到前天,點燃我怒火的那條引線,讓我實在忍無可忍,當著姪女的面,直接狂噴到他閉嘴。被孫子看到自己被女兒開噴,令他心有不甘,等兩小回家,跑來找我索討他的「尊嚴」,說我沒給他尊嚴。

「誤拆」我的信用卡,已經是幾十年改不掉的老毛病了。不給你尊嚴的話,每個月我都可以開噴你亂拆信,噴到掀翻屋頂我都敢;不給你尊嚴的話,我不可能在診間外面,平靜的聽你說著厭女五四三,包容你偷看我的閱讀器。那我就問,你索討尊嚴之前,對我有無任何尊重?


長那麼大,第一次聽到「尊嚴」二字從媽媽口中說出,以前他被老公辱罵,自己都不覺得應該爭取尊嚴,也不覺得自己被罵到沒尊嚴,被男人羞辱了,連屁都不敢放一下,用無盡的卑屈,給足男人無止盡的尊嚴。終於在老公離世之後,發現自己可以拿到向後輩爭取尊嚴的那張門票了。

站在權力不對等關係的上位,享受如呼吸般自然的包容和禮遇,不過就是提醒你給點尊重,別仗著自己老,講話有禮無體,抓著一通來路不明的電話,像是發現自由業有道德或經濟問題可以拿來作文章,就劍指我生活不正常。一旦被打臉,面子掛不住,就開始用拿尊嚴來情勒。

還好這種長者以前不是讀台大醫學院,不然當年他應該也會在選科別的時候,排斥只有在一個洞裡討生活的未來。跟那個總統落選人的差別,只在一個是男人一個是女人,但腦袋裝的東西一模一樣。

享有豐沛資源的台大生,抱怨補助私校生不公平;享有父權體制優位跟紅利的大人,抱怨自己沒有得到尊嚴。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蔡凱西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 Author
  • More

漫談美劇《幕府將軍》

除了肌肉,還有甚麼不會背叛你?

滋賀石山寺:《光る君へ》大河ドラマ館紀行,與平安旅行史的光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