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X为任意正整数)笑话合集及评论

无隅
·
·
IPFS
·
我还能说什么呢?

1.餐饮行业协会召开大会,商讨本地区究竟倡议点菜N-1还是N-2。主持人道:“下面请支持N-1的坐到左边,支持N-2的坐到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左边,少部分人坐到了右边,只有一个人坐在中间,主持人问他为什么。“我支持N-2,但我过的是N+1的生活”“那快请您坐到主席台上来!”


2.苏轼被贬黄州,月初发了工资,准备下馆子吃饭。“抱歉,我们这里响应N-1倡议,所以您一个人不能点菜。”孰料料苏轼化出一道分身:“我不仅是苏轼,还是苏东坡。”就这样,苏轼终于吃上了饭。


3.苏轼出使大辽,准备去最好的馆子尝尝辽国菜。“抱歉,我们这里响应N-2倡议,所以您一个人不仅不能点菜,还得帮我们做一个人的菜。”苏轼这回有了经验,化出两道分身:“您看,我不仅是苏轼,还是苏东坡,也是苏子瞻!”就这样,苏轼总算吃上了饭。


4.太上老君感叹道:以前我认为一气化三清的最大作用是斗地主,现在我发现其实是方便在外吃顿饭。


5.有三组人被餐馆罚款,他们相互交流被罚款的原因:

第一波人说:我们五个人聚餐,点了五个菜,所以被罚款了。

第二波人说:我们两个人聚餐,点了菜,所以被罚款了。

第三个人说:我只有一个人,因为进了餐厅没有去后厨帮忙炒一个菜,所以被罚款了。


6.问:N-X倡议能否节约粮食?

答:能。不仅能节约粮食,或许还能凭空生产粮食。


食物的回收利用!!!(呕)


7.上帝给了人们三种特质:聪明、正直和支持N-2,但这三种特质是不能共存的:

如果一个人又聪明又正直,他就不可能支持N-2;

如果一个人又聪明又支持N-2,那他必然不正直;

如果一个人又支持N-2政策又正直,那他必然不聪明。


8.问:假设你在餐厅里,而一个陌生人坐到隔壁桌点了一碗面孤独地吃着,你该怎么做?

答:立即举报这种违反N-X政策的行为!


9.餐饮协会开会,领导在台上讲话:“通过执行N-X政策,很快,我们就能解决餐饮浪费问题!”

突然台下传来一个声音:“那我们怎么办?” 


10. N-1,单身男女黯然神伤;

N-2,甜蜜情侣执手相看;

N-3,三口之家目瞪口呆。


11.一位小伙和女朋友郊游的时候钓上了一条鱼!小伙很高兴,准备找一家餐馆让店家给他把这条鱼做了。结果他女朋友说,我们今天只有两个人,N-2=0。小伙愤怒地把鱼扔回了河里。

鱼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举起右鳍欢呼:“N-2万岁!”


曹大佐你要是请客,我马上叫几个身高185体重185的南方朋友来给你展示一下饭量?


为了防杠精的补充说明:

其实我们相信无隅的读者有足够的知识水平、思维能力以及平和心态,以理解讽刺与幽默的含义。但出于避免可能的,非因作者责任造成的误解,我们有必要补充说明几句。我们都很清楚,无论是南方某地还是东北某地提出N-X(X=1或2)政策,针对的都是“多人聚餐”,这项政策的初衷我们也能理解;我们也很清楚,面对新冠疫情对全球粮食供应造成的巨大影响,重新强调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美德的极端重要性。

然而,我们始终坚持的观点是——无论何时何地,一刀切的懒政和拍脑袋的决定都要不得。哪怕针对N-X本身,这种计算方法也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毕竟每桌人数不确定、每个人的饭量不确定、每个饭店的菜量不确定(主打东北菜的餐馆和主打淮扬菜的餐馆菜量绝对不一样),每道菜的菜量不确定(小葱拌豆腐和红烧肘子的量绝对不一样)。那么,一刀切地推出这项政策,往好听了说是“拍脑袋”,诛心地说恐怕就是“层层加码”的跟风了。

当然,我相信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一些人可能还会说:“你只知道批评,提不出合理化建议,你就是个仇恨社会的辣鸡喷子。”首先,请这些人参看我们先前的文章《批评者不应因为缺乏建设性而被指责》。再者,提出建议有什么难的?推广小份菜、半份菜,在菜单上标注材料和重量,给出可供参考的多人套餐,乃至主动帮客人打包剩余饭菜——这难道不都是比N-X更靠谱,更有操作性,更人性化,更符合市场经济基本规律的倡议吗?

更何况,相较于餐饮业,粮食运输、仓储过程中的损耗,乃至食品零售业对超过最佳赏味期食物的丢弃与销毁,难道不更值得规范和注意吗?

总而言之,我们一定要坚决警惕“N-X”军备竞赛的发生,要坚决警惕层层加码、争风邀宠现象的愈演愈烈,或者套用《人民的名义》最后一集中田国富的台词,“要防止‘楚王好细腰,后宫多饿死’现象的出现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无隅理论和实践中的壁障必须被打破, 思维和社会的夹角应当被敞开, 久居黑暗的角落需要被烛照—— 在行动中扬弃异化, 这就是无隅的意义!
  • Author
  • More

父权制之下,何来东北“重女轻男”?——兼谈个案列举逻辑的脆弱性

“四方获利”、算法宰制与中介谎言:关于平台经济劳工困局与解法的探讨

大卫-格雷伯:想象一个没有狗屁工作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