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奇幻的北韓之旅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
·
IPFS
·
那年從台灣畢業回來,已跟幾個朋友去過北韓。當然,我們都抱住獵奇的心態。左膠如我,更想一睹這個世上所剩無幾的社會主義國家,搞得怎樣,又為何搞成這樣。[1]結果,我們在一齣大戲裡,配合着他們的演出,活了幾天。像個臥底般,偵查着這齣大戲的各種荒謬與破綻,也是挺過癮的。        四年過後,我沒想過我看到的北韓會如此不一樣。

原文刊載於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文|豬文

讓我有個美滿旅程,讓我記住有多高興。

讓我對這世界好奇,讓我渴睡也可嬉戲。 

        要如何記下這趟旅程呢?我想起魯迅說:「當我沉默着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這趟旅程是獨特的,獨特得有想過不去用文字凝住它。但一想到這些經驗,將隨時間的風一吹,便煙消雲散,我就更覺空虛。所以還是禁不住寫一寫。

不一樣

        那年從台灣畢業回來,已跟幾個朋友去過北韓。當然,我們都抱住獵奇的心態。左膠如我,更想一睹這個世上所剩無幾的社會主義國家,搞得怎樣,又為何搞成這樣。[1]結果,我們在一齣大戲裡,配合着他們的演出,活了幾天。像個臥底般,偵查着這齣大戲的各種荒謬與破綻,也是挺過癮的。

        四年過後,我沒想過我看到的北韓會如此不一樣。四年前,甫下飛機,友人的平板電腦便被海關沒收了(好像是我害的,哈哈),四年後,只見一班嘻皮笑臉的海關做做樣子,連電腦也沒再叫我打開檢查;四年前,我在開住丹東的火車上,拼命把手機裡的相片藏起來,最後因為一包紅雙喜,海關才停止檢查,四年後,壓根兒沒有叫我們把手機拿出來過;四年前,平壤活像一個在策劃着什麼陰謀、開發着什麼恐怖武器的地下城市。在工地裡埋頭苦幹的北韓「士兵」,隨處可見。四年後,那些可怕的工地已搖身一變,成為了光鮮亮麗的「未來科學大街」,指引着離之不遠的烏托邦,士兵般的工人連一個也沒再出現。來過北韓八次的領隊拍檔告訴我,之前平壤人看煙花、看球賽也不哼一聲,這次在平壤的倒數活動,我們身邊的平壤人都像是正在參加 Clockenflap,舉起手,搖又擺。

清晨的街道(圖片來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一切都像是「改革開放」的先聲。上行下效,隨着他們偉大的金正恩元帥和文在寅在板門店跳恰恰、和美帝總統特朗普談笑甚歡,北韓人彷彿也從壓抑中釋放了自己,從集體之中變成了個人。

在異域中

        現代人都愛旅行,但為甚麼要去旅行呢?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把自己投擲到異域裡,或許是旅行最重要的價值。對香港人來說,還有什麼地方比北韓更配得上「異域」這個詞呢?那幾天,我們闖進了平壤人的生活場所,嘗試融入到這個「異域」裡去,做了各種最新奇也最平常的事

        在購物商場裡買東西是平常的,但在擠滿平壤人的購物商場裡買東西,和他們一起排了半小時隊是新奇的。剪頭髮是平常的,但孤身一人在滿室朝鮮語中剪頭髮是新奇的。跨年倒數看煙花是平常的,但半夜三更與平壤人一同走出大馬路是新奇的。

為除夕假期辦貨的平壤人,人真的多,停電也很頻繁(圖片來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有種終於沒有人看守的感覺(圖片來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一張張驚訝的臉孔看着亂入的我們。他們在拍我們,我們也在拍他們。究竟誰在旅行,誰才是景點?在金日成廣場上的我們,也有點搞不懂了。在這個醉亂的夜晚,我們一邊被身旁的平壤大叔推擠,一邊觀賞在主體思想塔上盛放的火樹銀花。真的有那麼一剎那,我們都忘記了自己身處平壤,也忘記了自己原來的身分,只顧與成千上萬的他們一同隨着節奏搖動和叫喊。真的有那麼一剎那,我們彷彿都是這個「想像共同體」的一部分,一起見證「人類的進步與和諧」。

真的很多人,也真的很多人擠來擠去(圖片來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不過,也就不過一剎那。作為會理性思考的「自由人」,很快便懂得退後一步發問:這是粉飾出來的太平,還是事實的真相?

不自由的幸福

        他們幸福嗎?這是每個「自由」的旅者到北韓時都會發出的疑問。你想:「看着漫天煙花的他們,笑得多麼愉快、多麼真摰啊,他們都很幸福吧。」但很快你又想:「不對吧,這只不過是麻醉劑,活在如此極權國家的他們,不可能幸福的。」

  這時你又想到探訪幼兒園所見到的情景。那是一棟光鮮亮麗的建築,正裝扮成學校的樣子。那位「校長」先帶你看看正熟睡的三胞胎嬰兒,一股怪異的嘔心感湧上你的頭腦。接着你又看到正在學習如何歌頌金氏家族的一群小朋友。最後便是「精英學生」的才藝表演。你想:「這不就是《美麗新世界》嗎?他們從一出生便被洗腦,又怎可能幸福呢?」但很快你又想:「至少他們不會餓死啊,能在這齣戲裡扮演這種角色,已經算很不錯了。更何況,我們又有什麼分別?你去看看現在的中小學,不也灌輸着『正確』的價值觀,增值着學生,為他們進入社會做好準備嗎?究竟分別在那裡?」你回答不了。

        元旦時,我們去了一個類近嘉年華的東西。在那廣場上,有很多中小學生。一片喜氣洋溢着,笑語盈盈。那些平壤的小朋友在玩什麼呢?跳繩、跑來跑去、只有一塊鐵片的毽子和當成球來擲的襪子。總之,都是一些極其「原始」的「玩具」。但他們都玩得很快樂,真的很快樂。在那情景之中的你,很難想像這一切依舊是粉飾出來的太平。究竟,來自所謂自由世界的我們,又憑什麼指摘他們的笑容是虛假的,評判他們快不快樂呢?你回答不了。

圖片來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或許,當我們對着他們還會疑惑:「笑得如此燦爛的他們真的幸福嗎?」,這個疑惑本身就顯示了幸福不等於快樂。或許他們的笑容是真的,或許他們是開心和快樂的。但他們還缺少些什麼。「未經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蘇格拉底如是說。真正讓我們疑惑的,不是他們快不快樂,而是他們幸不幸福,他們的人生值不值得活。那幼兒院為什麼讓我感到嘔心,不是因為那些小朋友很快便會餓死,而是因為那種蓋天鋪地的謊言,把人的尊嚴從萌芽之中就徹底摧毀。「自由、理性、反省,這些可能性便是我們跟他們的分別!」這是你最後的反抗。

        但,「自由、理性、反省,又何嘗不是現代世界的另一種洗腦?這只不過是另一種資本主義的意識型態?」你最後還是找不到答案。

 烏托邦

        自由、自主,其實也是馬克思的理想。這世上曾經有很多人相信,這些價值只能在馬克思主義的烏托邦裡實現。平等相處、真誠表現自己。所謂「人類的進步與和諧」,不過是如此簡單。

        這社會主義的夢,簡單得彷彿已在這趟旅程裡實現。馬克思平等而自由的烏托邦,就在羊角島酒店的四十七樓酒吧裡。在北韓的這幾天,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談音樂、談政治、談數學、談哲學、談香港、談北韓、談世界。資本主義的問題,或許就如那些裝扮成幼兒園的新簇建築一樣,光鮮亮麗,但只容得下一種生命形態。「去北韓?放假為什麼不去日本享受一下?」、「你在讀白水尼采哲學的文章?下班為甚麼不劃劃 IG 的相片就好呢?」社會的邊緣人,不一定是指物質困乏的人,那些在社會縫隙裡忍受着 Great Hunger 而掙扎求存的人同樣「邊緣」。在這個「自由」的資本主義社會裡,對知識的渴求、對世界的好奇、對藝術的欣賞、對苦難的憐憫、對他者的尊重,已變成一些稀奇古怪的詞語。對這些東西稍為有所感觸的人,總會在社會裡感到孤獨。

        感謝在這趟旅程遇到的所有人,猶其是我們的室友。我們都知道,我們並不孤獨。在羊角島酒店的四十七樓,喝着大同江啤酒,討論主體思想、旅行意義、現代世界。這是一段妙不可言的經驗。 

        時間尚早,別將開眼睛。

  有緣再見。

[1] 準確來說,北韓已從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變成一個主體思想國家。

(圖片來源: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好青年荼毒室官網
好青年荼毒室Youtube
好青年荼毒室Instagram
好青年荼毒室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此帳戶由 Matters 團隊代為管理) 哲學人團體。目標是把循規蹈矩的好青年帶進哲學的世界。 文章有深有淺,古今中外,無所不談。在這裏,一切都可以被質疑、反省和追問。
  • Author
  • More

《哲學未來書》預覽篇章:文化滅絕

係自私定係責任啊?係愛呀

再說「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