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船

silm
·
·
IPFS
·

幸福不幸福,暫且不說,這不是一本正經來談的事情。

其實想一想也明白,所謂的幸福,只是一種個人感覺,而不是可以量化的事物。

這不是百米賽跑,多了一秒,就多一米的幸福。也不是可以移植的游戲,誰很幸福,照著他的生活來活,也未必幸福。

所以,在真正打動人心的故事里,表達幸福的,往往并非可以共通。但在敘述之中,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卻又會超越具體的事物。

比如說,傳統相聲里非常有名的「珍珠翡翠白玉湯」,其實可以從不同角度來領會。與其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或是追尋過去,落到實處,往往令人作嘔。倒不如,讓我們把所謂的幸福,停留在一種更加個人化的體驗。不必說出,但卻需要我們稍微回味一下。

這種幸福,有時候又很隱私,不可說出來。就不說聞臭襪子,吃墻土這樣的事情,甚至有人還喜歡聞聞剛抓過癢的手指頭,也不用刨根問底,追問那手指頭到底摸過了什么。人生在世,想要一切都無不可對人言,這其實是從倫理道德角度說的;若是我們將之引入個人的心理,則就算慷慨激昂的英雄好漢,也未必沒有一點點不能講出來的故事。

這也是一種幸福。說出來是幸福,隱瞞下去也未必不是幸福。隱瞞不說,卻又不傷害任何人,而自己又能從秘密之中,得到些許快樂,則又算是一種極為難得的幸福。

這就像是走在路上,忽然一下子踩滑了,跌了一跤。好在四顧無人,又除了虛驚一場,身體也沒半點妨礙,于是自己也要笑一下,然后再看看有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可這種事,要是出在大庭廣眾之下,則臉紅耳赤是免不了的,即使自己一點也不疼,那份眾目睽睽下的尷尬,也是幾天都從臉上消散不了的。

可見,人和人之間,要想彼此都過得安穩,確實要「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做人做事,彼此都留一份余地,也就讓這世界,多一些空隙,給我們能自由呼吸。

無心擺動的船,隨著波浪,可能撞到我們的船舷,但既然無人有意,則一切歸于自然。

不麻煩別人,也不受別人的麻煩,做任何事,都能按照自己的原則辦理,則實在是難之又難的一件幸福事。

所以,佛教說隨喜,而儒家也愿意教人成人之美。

看一朵花開放,希望它無病無災,開得越久越好;遇到了一個人,無論親近還是陌生,總不該也想著什么壞心眼。

有人是生活在比較之中的,所以才極不愿意朋友變得更好,但他們也不會希望朋友變得更早。和我一樣就好,一般般,對對半,于是就在比較之中得到了平衡。可人這樣活,該有多累。而所謂的幸福,也只是隨著人的東風西風,搖來倒去。幸福已經是很飄渺的事了,我們又何苦在心中掀起狂風。

朋友喜歡修腳。

可惜修腳的第二天,就開始發炎,之后冒黃水,弄到去診所開刀。

修腳是一件專業的事情,真正懂得修腳的師傅,往往比米其林認證的廚師,更難以遇到。

現在的理發、修腳,早就變成健身房一樣的辦卡推銷。

你現在還想到前面說了一大堆,都是什么嗎?可見人對于幸福的思考,往往不及關于修腳這樣切身的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甲乙閒話

良寬的詩

鎖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