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 20 :大學

Vanny's Note
·
·
IPFS
·

大概從去年開始,因為外甥女要考大學了,所以幫忙看了些東西。雖說是幫忙,但必須承認現在的制度是讓人很難搞懂的。看著快要18歲的她老是在準備資料,突然覺得當時我們的簡單(?)搞不好也是一種幸運?。

剛出生時大概是這樣現在都要十八歲啦~

高三後面幾個月不知為什麼我對自己的印象都在圖書館,只有國文課一定得要去教室。排著讀書進度,偶爾不小心和社團的同學聊到整個下午就不見,但勉勉強強算是專心,那時只能打著聯考這個目標明確的怪,什麼都不太重要,終結它就是。


但那個暑假模糊的很,除了在補習班打工的時光外,整個人好像都處於一種漂浮的狀態,未來看不到,過去的朋友也有點消失。放榜之後應該好一些,但要離開到另外一個城市也還是有些緊張。某個年紀之前人生是被推著走的,許久之後才發現被推著走其實是好事,自己要有意識的前進反而有些難。


回看外甥女,這幾天公布成績,然後就要來準備申請各個學校的資料。她考的是統測,但之前她想念的學校都是要考學測的(這故事才讓我知道原來現在選高中是多麼的重要)。我一直覺得每個人的時間點不一樣,有些人很早就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但有些人就是比較慢,要一個在選填高中學校的孩子就知道這對於未來會有什麼影響實在有些討人厭。現在到了這一卡,要去選填的方式真的有種賭感,她要找我討論,會有點擔心自己的建議是否「太社會化」,尤其當初我自己是快樂的念著哲學系,現在會不會我只會說出一些「有效率」的選擇呢?


這週回台中,很認真的和她討論了很久。因為目前只有六個自己申請的名額,然後統測的落點分析真的是個謎團,所以感覺上還是很多都要擲筊。申請學校一間兩百,書審過了她選的剛好都還要去面試,如果這一切不小心落空了,就要等之後統一分發。我在猜以後她想起這一段時和我的高三應該會差很多。我的大概就是,啊,唸書,找圖書館。她的可能是一直寫履歷,一直準備考試,一直猜測念什麼比較有出路,然後這些選項都被阿姨刪掉了X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