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眼視茫茫,心有千千念。

Red
·
·
IPFS
·
因為靈姝的文章,讓我憶起了當時進入視障世界的開端。念起學生時候的自己。

看了靈姝的文章《夢想視務所》,談到了視障,讓我想起自己的學生過往,特翻出這篇文章轉錄,或許不好看,或許很陌生,不過想把她留存紀錄:

眼盲,眼盲到了極點。這篇文章有提過些故事。

這是一篇,我在離開學校,啟明社慶祝25周年時,在校學弟妹希望我寫下一篇關於啟明的文章,在這,我就完整呈現,名字考慮再三後,還是如實記錄在這3.0。




剛進大學,我想我是第一個進入啟明社的歷史系第一新生,因為掌宇,班上的視障同學。我記得第一次開班會,班代在講台上徵求義務幫忙報讀的同學,因為我們系上有三名視障同學,兩名弱視,一名全盲,在學習上需要同學的幫助。


當時住在山下沒電視沒娛樂的我,馬上就跟另一個個同學報名了報讀工作,『報讀』,這兩個字就是讓我進入啟明的鑰匙。顧名思義,就是將書本上的內容念與視障同學聽,不要求字正腔圓,只要求發音標準和能配合的時間。


還未入學之前,系上直屬學姐,她就曾跟我提到視障同學的存在,同時她也是社上的生活媽媽,因為她的熱情說明讓我對視障這個名詞在上大學前就有點概念。


曾經有幾個月,我是很認真報讀,但是時間久了,總會有點倦怠,甚至有時候還會借掌宇的床睡覺。


印象中,掌宇也曾經帶我去參加社團的活動,好像是按摩講座;但因為我天性害羞,又自認不是社員,所以參加次數很少,慢慢的也脫離報讀的圈子,轉而想交女朋友的意圖,畢竟大學生活習慣了,成功嶺剃光的頭髮也長長了,當然也得完成我高中立下的志願『我上大學一定要交女朋友』。


大一上學期結束,有天掌宇來跟我說社上有營隊《愛盲工作營》,希望我能參加,多點人氣,於是就跟另一個同學去報名,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包包裡面放著幾件衣服,寒假一開始就去參加。

可跟我一起報名的同學最後並未參加,被放鳥的我真想半路偷跑,因為營隊看到的人我全不認識,報到的那一刻,老實說,我是後悔的。


營隊分配我跟靜梅秀美同一隊,還有豔紅小萍,營隊第一個晚上,「小ㄌㄨˋㄌㄨˋ」這個名字就產生了。


營隊五天時間,因為我最菜,所以什麼事情我都搶第一做,慢慢的也習慣了啟明的一些習性,燕如大千是當時的社長跟副社長,於是因為我的主動熱情,日後我才知道秋桂有意將生活組的職務傳承給我,活動組跟我當時是八竿子都搆不著,順子提到在台中啟明學校大澡堂唱著十七歲的雨季,也是在那一年發生的。就這樣,古意單純的小ㄌㄨˋ ㄌㄨˋ 就在啟明社萌芽了!



大一下學期,因為經歷了營隊跟寒假的遊玩,對啟明是越來越熟悉,大一下的家聚活動又跟紀慶文益益安混的更熟了!


不過大一下一開學,重心卻慢慢轉移到女性身上,喜歡上班上一個女同學,對她開始展開追求,啟明的活動參與也沒那麼頻繁,報讀,也是有一天沒一天。


時間編排好像有點誤差,總之因為這段時間參與營隊放的太開,靜梅就在此時看上我,而秋榮幾位機械系的男性同胞也參加了啟明社,學長姊在某次迎新活動中詢問他們參加啟明社的動機。

秋榮的回答最妙:『當初以為啟明社美女如雲所以參加這個社團,可是參加之後才發現,這裡是晴空萬里,甚至是烏雲片片。』


這時候的我,因為忙著泡妞,有些社團活動我是沒參加的,甚至後來才知道我將被吸收成活動組一員,天性害羞的小ㄌㄨˋ ㄌㄨˋ也進入蛻變轉型階段,臉皮將近厚了一倍有餘,不再害羞。在這也得老實說,這中間的記憶有點模糊,甚至有可能本末倒置,也先跟看文的各位先說聲抱歉!


大一下學期,花在女朋友的時間比在社上多,但只要一通電話需要幫忙的,我還是會去,可是因為忙於交女朋友,這段的記憶較為淺薄。記憶深刻的是每次在路上遇到豔紅昭吟跟直屬學姐秋桂,他們打招呼方式就是說:『小ㄌㄨˋㄌㄨˋ你怎麼變成這樣?』變成怎樣?我只知道那時候我的重心就是在女友身上,可能變得狼狽了吧!跟女友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身心俱疲吧~



不知是大二還是大一結束,我結束我人生中第一個初戀,跟女友分手也是在台中啟明學校,那時候的營隊本身忙碌又無法在忍受女友的不講理,從台中結束營隊後,回到淡水甚至回到台中我都沒跟對方聯絡。


開學後,結束單身生活的我又回到啟明社,也是在那時候才跟登元國平朝祥秋榮熟的,甚至到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社上多了一些人當然還有學妹。相對的他們也才知道有小ㄌㄨˋㄌㄨˋ的存在。


那時候的我,社辦好像才是我宿舍,我不想回自己住的地方,一方面我是跟同學同住,我初戀對象是同系的,很多耳語充斥我是如何辜負對方?為省麻煩,蹺課在社辦,晚上下課在社辦,星期假日在社辦,大概只有半夜兩三點才回宿舍睡覺。那個時後跟啟明關係蓬勃發展。


舉凡洗啟明社辦廁所,說到洗廁所想起系上鈺梅鈺梅很典型的賢慧女子,她看到我買了鹽酸穿了拖鞋還不忘揶揄我:『你真的要掃廁所嗎?』其實當時一樓的廁所,老實說很髒,因為這個廁所是大家用,視障生使用上本就不比一般人,就算清理過,沒多久也就會髒。反正,掃社辦廁所只要我有空,我就會去清。

 

晚上,跟他們一起去吃飯或是買便當回社辦吃。宵夜,一次帶大概有順子聖紅志萍明助掌宇一起去阿水吃,儘管掌宇只是弱視,不太需要帶,甚至他們走的都比我熟,只是我想誇張表達,一次帶四五個視障生出去的經驗喔,呵呵!那段的大學記憶,老實說就是啟明。


是不是沒結尾,的確,沒結尾,因為.........

後來的文章,沒存檔,現在想來,很多文章都沒留底甚至保存,甚為可惜,當初畢業還想寫本屬於現在大學生活的未央歌,現在只能作罷~



寫在後頭:

上面寫的「看文各位」,指的是當時寫給在校的社團學弟妹,時間上的編排,也是因為時間久了,我有點先後分不清。都跟各位無關,各位就當文章看看就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