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浪姐季,我来吹吹水

阿布拉赫
·
·
IPFS
·

一年一度的浪姐季。

没想到吧,我可是这个节目的忠粉。每年为看浪姐,给芒果台贡献三个月的会员费。去年看完说今年不看了,今年曝出名单时也下决心弃了,但临了还是刷卡交钱。不怪我,怪物理,惯性。就算没有初见时惊艳,一群女人摇曳生姿各种抓马,也还是内娱能贡献出来的为数不多的“活人”综艺了。甚至于那些因为“科技”而僵硬的面孔,好像对我来讲也还算新鲜。

很多年前,康熙嘉宾在节目上表演“哭笑不得”时,我也曾纳闷,内娱不多见呢。今年终于见了,萨顶顶虽然极尽搞笑之能事,但很明显鼻梁的手脚动得不大成功。郭书瑶,是另一个明显的失败品,不但僵硬,而且有些变形。康熙热播时,郭书瑶还年轻,曾红极一时。康熙没了,不知道她怎么了,再出现在中国观众的视线,就换了个鼻眼三角区。那里的僵硬和她本人在节目中的僵硬一脉相承。康熙里,她是甜美的新鲜人,不知道说啥还可以表演傻笑。浪姐里,她大概就算想笑,也会没那么自如。

今年的台湾姐姐,都很拘谨,不知道是不是被去年的徐怀钰传染了。连身经百战的谢金燕,除了舞台,也捞不着几个镜头。最放松的杨谨华,也给人留不下多少印象。郭碧婷,镜头倒多,但也只拍出了她的尴尬和无所适从。想想去年,贾静雯、陈嘉桦、A-Lin、陈意涵和徐怀钰,哪个不是让人念念不忘?贾静雯和陈意涵虽然舞台水平不够,都展现了鲜活的个性魅力。徐怀钰虽然专业水平广受质疑,可话题度真是一点不低。有意思的是,后来她回到台湾,上综艺或者接受采访的视频,和在浪姐时判若两人。

大概是中国的言论压力在港台艺人心中的阴影面积越来越大了。

今年甚至没有了一个香港艺人。是香港明星不屑或者不敢参与,亦或是鸟在笼中卸磨杀驴?不得而知。反而是一年比一年多的国际姐姐。这都是新变化,不只是一个节目的变化,大概也离不开资本、政治、民众心态的加持。

可惜国际姐姐不大给面子,划水的划水,退赛的退赛。只有法国的Joyce,以二公和韩雪一起表演的《身后》赢得满堂彩。今年越南的孙夏铃虽然初舞台展现了可媲美芝芙的杂技实力,但此后的两次公演,以及真人秀环节,并没有体现鲜明的个人风格。还有韩裔美国人郑妮可,和去年的Jessica郑秀妍也相去甚远。泰国的Mai,更是心不在焉,大概离退赛或者被淘汰也不远了。

Joyce虽然嗓音美妙动人,但还没跳过舞呢。很好奇接下来如果进了一个唱跳组,她会拿出怎样的表现。可是,连泰国人都不愿意和中国人一起卷,更自由散漫的法国人会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这大概也是这个节目今后面临的问题,想要国际化,请来有实力且已在自己地盘功成名就的艺人参与,人家又不愿意卷。请实力一般或不太有名的,表现又可能不太好,达不到外宣和内宣效果。就算是内娱明星,今年的阵容无论从名气还是实力上,也肉眼可见地没法和以前对标了。

说来有趣,芒果台在Youtube上上传的节目,取名很会投外网网友所好,都是谢金燕如何如何、郭书瑶如何如何、孙夏玲如何如何,目标受众当然是台湾和越南的观众,可实际这些人的表现,还真撑不起来“封面”担当。还不如放陈丽君呢。我看陈丽君的越剧视频下面,有更多的台湾和越南观众。真没想到。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