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都青年處處有

蒟蒻魚
·
(edited)
·
IPFS
·
都是青年,各有各的苦

與老友相約去看《富都青年》。

12月4日的早上,微雨又清涼的早上,碰面的第一刻,「你有冇睇倒......」我話音未落,老友已經接上,「走咗嘛!」眼眶忍不住就濕氣上揚,我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想起《富都青年》宣傳海報上的那句話,「在這殘酷的世界  至少我還有你」,有懂我的你,還那個飛走的你。如果你是同我一樣的香港人,一定知道我説的是什麽。半夜看到新聞的一刻,整個人就像被兜頭澆了一大鍋滾燙的麻辣湯,湯汁順著我的頭髮滑落,香料帶來芬芳的慰籍,紅油的熱辣帶來了恐懼的刺痛,想說些什麽,舌頭已經被花椒麻痹。

新聞的效應,令我特別投入《富都青年》的觀影,都是青年,各有各的苦。富都青年在殘酷的世界角落掙扎不果,最後要親手將自己埋葬在悲劇裏。吳慷仁飾演的哥哥阿邦,看透人生的無望,仍努力拉弟弟阿迪一把,希望弟弟找回身份堂堂正正做個好人。而陳澤耀飾演的阿迪,一早對人生投降,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務正業,即使有機會取回身份亦凶悍回絕,取回又如何,還不是要照舊深陷在臭泥潭中。

吳慷仁的表演確實沒有辜負那一座金馬,不管是前半段那個認命艱辛勞作,疼愛弟弟的哥哥,還是後半段那個在沉默中爆發的哥哥,説他演活了阿邦都顯得評價太低。我對吳慷仁的認識不多,我只是看過他在《有生之年》飾演高嘉岳。吳慷仁的好,在於他對角色演繹的精準,讓我忘記他是吳慷仁,阿邦就是阿邦,高嘉岳就是高嘉岳。比如說,老牌影帝如梁朝偉,我就不喜歡看他近年的作品,因爲每一個演繹裏,梁朝偉都是梁朝偉而已。《富都青年》的導演王禮霖在受訪時提到,吳慷仁為了演活土生土長的馬來西亞人,減重8公斤,學手語,瘋狂曬黑到脫皮,還花兩個月到菜市場裡學殺雞,拍25天戲就NG了1次。就憑《富都青年》的預告片,我已經買定金馬是吳慷仁的了。

金馬獲獎片段截取的是吳慷仁在監獄裏面對話宗教人士的片段,這一段表演確實是整部電影的高潮。那個看起來明亮光鮮的宗教人士,在獄方要求下與阿邦見面,阿邦雖不能言,被殘酷生活鞭撻得比誰都懂人心,一眼就看穿對方的虛僞,那些不能在弟弟面前暴露的絕望,不能對人言的恨意,頃刻爆發,「你叫我不要放棄,繼續生活下去,但我不行,你知道我活得很辛苦嗎?」,活得舒服自在的你,又有什麽資格來對我説教,最後阿邦嘗試用喉嚨發出聲音,嘶啞喊出:「我.....想死!」

電影聚焦在兩兄弟身上,但也分了不少的鏡頭給出身良好的年輕社工佳恩(林宣妤飾)。以至於看完電影離場,我聽見身後台灣的年輕女生總結說到做社工很危險。和老友悄悄對望一眼,結論就這,也太......隨意了吧?轉念一想,一齣電影,從來都是各有各的解讀,大家願意貢獻票房就好了。社工佳恩頂著家庭要求轉行的壓力,不斷和議員及政府部門周旋,努力為難民奔走,她的熱心換來死亡確實是很無辜。戲中的配角──佳恩、Money姐──都是殘酷世界裏帶著善意的人,然而她們微薄的力量,並沒有辦法撼動陳腐的社會,兄弟兩人在絕望與悲憤叠加打擊下,意外令佳恩喪命。

偷生在富都的青年,沒有身份,打著零工,忍聲吞氣,在窮困惶恐之中苦苦掙扎。我們也有這樣一個青年,就算有身份,卻也租屋難,銀行開不了戶,靠打散工維生,爲了取得護照出國讀書,承受巨大恐懼。所有這一切,正常人都難以忍受,更何況是一個情緒病人?有朋友說,這也太傻了,以爲一天時間就能洗她的腦。我想説,非也,歸順不是重點,重點是要羞辱你,讓恐懼打垮你,令你成爲連手語都打不出的啞巴。

我們還有兩個青年,做弟弟的有家歸不得,做哥哥的要公開和弟弟劃清界綫。大家都說文革再臨。然而,自稱是哥哥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哥哥,卻讓我讀出赤裸裸的威脅來,弟弟啊,你再不回來自首,你的媽媽和你的哥哥將永無寧日。

青年踩著鋼綫前行,狂風呼嘯,前進艱難,後退不能,脚下是萬丈深淵,濃霧彌漫的山谷看不見彼岸,我沒有什麽鼓勵的話要和你説,總之,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我們一起過便是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