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書 04|匮乏的,追求的

Ceres
·
·
IPFS
·
童年缺乏的,或将被动地花费余生去主动争取。

第四天(7月4日)
在一段關係裡,你有沒有一個化被動為主動的時刻?無論是愛情、親情或友情。


哈哈我突然意识到这期的「愛與親密關係」主题或许有个默认前提——「健康的」,繁体中文世界相较简体中文世界在集体意识的层面已经是比较健康的了。

面对每一天的题目,我一开始想写的都不得不变成此刻笔下在写的,感觉才是对自己诚实的,所以又又又不得不将「万里挑一的时刻」写成「哪一个时刻都在…」(我真的不是故意在跑题😢),仿佛要在一个长期被暴力侵犯的人的皮肤上找一处没有淤青的地方。简中的集体无意识和不健康心理太根深蒂固了,除了极少极少极少的少数幸运儿,根本就没有文明世界level的「愛與親密關係」,甚至连原始的「愛」的滋味都没体验过,全靠后天努力和寻求和不断试错才能勉强理解爱的轮廓、磕磕绊绊地尝试从基底开始探索和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呜呜呜呜呜暴风哭泣)。

只有爱才能生爱,只有被教过什么是爱、被真正爱过,才能耗不费力地延续这份最宝贵的人类情感啊。

所以,事实上从我开始记事起,我的亲情、友情、爱情的所有关键时刻,都是我在主动;到目前为止我所有的拥有(如果可以说成是“拥有”的话),都是我主动争取来的。

从小父母不在身边,被动缺爱,寄人篱下,于是我主动讨好身边能讨好的所有人:学习成绩是我唯一会被夸赞的优点,于是我「主动地」维持好成绩;幺舅很凶,于是我「主动地」帮他赶鹅、铲遍地的臭鹅屎;舅妈总是给我脸色,但她确实给我提供了一个周末可去的屋檐,于是我「主动地」帮她洗衣服、甚至内衣裤;虽然衣着简朴零花钱少得可怜,但我仍然可以「主动地」和家境优渥的同学成为朋友,因为她看起来好美、她人好好,她们随意点餐,那我就找借口只吃馒头就好了;虽然我总是那个后转学过来的插班生,但我仍然可以「主动地」融入班级,只要我努力;虽然我喜欢的男生不喜欢我,也不妨碍我「主动地」继续在日记里喜欢他;虽然我很珍视的朋友总是不联系我,但我可以「主动地」发信息给她,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其实对方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把我当作好朋友。

我所有的「主动」付出,都源自从来没有「被动」拥有。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