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圖書館,舒嫚加吳博。

Red
·
·
IPFS
·
粉絲系列 – ◎ 舒嫚和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此系列有別於鐵粉系列,寫的是一種互動,一種感情。
馬特市七百多篇文章,登記在案的閱讀書籍至少八百多本,據她所說,圖書館的借閱數量早已超過千本。


對她深刻印象的幾篇文:

  • 《我媽媽做小姐的時候是文藝少女》→ 她的這篇文章,忘了舒嫚多以書籍介紹為主,只看了標題,就妄下定論;果不其然又是一本書!只能說我孤陋寡文,下面留言回應的作者,幾乎都知道這本書,只有我傻傻............還以為舒嫚媽媽是做小姐.......


  • 《大甲鎮瀾宮旁街景》→ 才知道跟舒嫚同屬台中人,只是舒嫚..........
選區域立委時,才知道我這區屬山線,難怪以前去台北買回程票時,一直被叮嚀要買山線,坐海線方向,還要換車回豐原多花錢。

這就是舒嫚,這篇文章不若她的書籍或是電影介紹,在她照片中也得知她看東西的獨特眼光!


  • 《壬寅虎年流水帳》→ 裡面一句話,看的讓我訝異跟舒暢,原來舒嫚也是平凡人。
我們除了全身都沾染上紙灰,(已經洗過澡了,真的很賭爛)

舒嫚用了通俗語言,不僅如此,文章中拍攝搔癢貓貓的照片更是一絕。原以為文字是她的喜好,但照片視角更有舒嫚的味道,什麼味道?看到別人沒看到的地方,這是我對她照片的感覺。


她看的書沒有侷限,名副其實的食字獸,什麼題材都不拘,只要有字都可以。

《紅樓夢》的林黛玉到《鏡前鏡後》的林青霞。

西方作者的《湯姆生鏡頭下的晚清中國》到東方作者的《伸出蓮花指,對男旦的陳述》

涉獵之廣,不分中西,無分新舊,來者不拒。


我跟她的第一次交流,我想了很久,最後只好回頭去翻,常自傲自己的記憶,並非說自己記憶力好,而是對特殊的對話總有記憶點,跟舒嫚卻沒有?並非沒特殊點,而是我們之間的媒介就是「書」,除了她突來的通俗語言(我一直忘不了她的賭爛),還有她獨特的照片視角外(街頭櫥窗),文字的交流就不多。


可是


我終於找到了,在〈街頭廣告〉(還是街頭櫥窗?)這篇我回▼2021年最後一天

街頭一偶,最美麗的風景!


然後,沒然後了,跟奇蹟當初一樣。^_^

她回了志工爺爺很半調子老師新年快樂,卻沒回我,呵呵~~


可是我不在意,因為那時候跟舒嫚完全不熟,看過她的短短自我介紹知道她話少,我只看著她的書本介紹跟分享,然後記著我將來要看的書目。


之前我就提過,我喜歡的作者並非對方追蹤而反追蹤,是真的喜歡作者的文章,所以一旦追蹤,就脫離不了我的眼睛!有沒有回應不是重點,重點是我一定回應。相信誠意可以感動天,對吧,舒嫚~~~~


書本,不會以為她就是這樣?別忘了,電影、影集、劇集,她們也有文字,完全也脫離不了舒嫚的「魔爪」。一一列入舒嫚的紀錄分享中,這裡就不贅述,不然一篇文真的寫不完啊!!


舒嫚曾經不禁意提過,她說,曾經因為常發書本介紹分享,讓人反彈過。我記得我當時的回覆是:有人幫我過濾不好看的書,變成我的行動圖書館,夫復何求啊!那是反彈的人不懂!

取自舒嫚:

常被說,我不怎說話,是個安靜的人。
錯了,我這人話可多了。但我把想說的話,寫成長長長的文字,PO網路平台。

街角的幸福給舒嫚~~





創作了 352 篇作品。累積創作 624389 字,更新至2.22.08.08。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他的ID很長,跟他書寫的文章一樣,從不敷衍,因為他對他的讀者負責。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我都稱他為吳博,因為他的學識,比我還像念歷史的歷史人,所讀的書,應該也跟舒嫚一樣超過千本(她們兩位應該超過萬本,我如果加上寫報告跟教科書才勉為萬本)。我也愛看書,只是年紀越大,忘得越多!曾經,看過看過的書,還誤以為自己有超能力,有強烈既視感,認為夢裡看過,其實只是自己曾經看過,忘了而已...


寫到這,一定要回顧第一次跟吳博的對話,在《光、影、莫內》▼

光跟影,也是攝影的重要因素,莫內的sunrise,就像一張藝術化的照片,對我來說除了漂亮還是漂亮呢!莫內大家對他最有印象的就是向日葵,你卻除去他的「名畫」,放至他其他畫作討論,有你的,讚!!

▲這時候的我,真的還傻傻的.....其實我現在還認為莫內的名畫是向日葵~~~呵呵


吳博含蓄回了▼

向日葵?不是Vincent Willem van Gogh嗎? 雖然他的作品某部份是跟莫內大師致敬,哈哈,但相較於花園裡的睡蓮,向日葵不算是莫內個人最鮮明的作品唷。


我自己想下台階補了這句▼

梵谷名作,莫內是不是也畫過?我得查一下,見笑了呢


結果是吳博給了我台階▼

你別見外啦,莫內於西元1881年間確實完成了向日葵花束等相關的作品,而且是以最美豔的光、影姿態示人,不若梵谷的寫實(滄桑?),同樣是傑作之一;但篇幅有限,沒辦法一一詳述喔^^


什麼叫關公面前耍大刀,蔚藍前面談歌曲,舒嫚面前談書本,我這就是,哈哈~


不過,因為我們當初的回應變成現在依然熱烈的因緣


三百六十五天名人的生日,這是吳博的系列文章,更是他著名於馬特市、方格子的特色,對於他,我真的不再贅述,因為他知道我的知道,明白我的明白

跟舒嫚的交流是【書本】,跟吳博的交流在於【留言】。


對於吳博:『嘉農』,我只提這件事。2022.01.08

大學時候台灣史,我寫了一篇關於台灣棒球的發展史。所以對嘉農有著深深的印象,儘管那時候的報告交上去後沒留底,更忘了教授是否發還?他的這篇讓我記憶浮現,那時跑央圖,跑電台,電訪張昭雄老師、查資料的種種過程。

吳博在我的留言中賣了關子。2022.06.28揭曉了:

吳昌征以第一棒開路先鋒加上鎮守中外野大關,還有赤腳.…..是的,光著腳丫子在球場上奔馳、撲接的畫面,可說讓日本內地的職業隊球探們各個眼睛為之一亮,認為這南島小子絕對有能力進入競爭激烈的職棒圈!好事的媒體記者更是替吳昌征取了一個「赤腳吳」的外號呢!

原來,吳昌征先拜,就是吳博的伯祖父。我跟吳博的伯祖父,一樣喜歡赤腳,相信你也知道。所以我寫吳博就提起這兩件事。

「人間機関車」吳 波(昌征;ご しょうせい,1916-1987),掌聲給吳博的伯祖父。


白先勇老師說的▼

也許天長地久可以做如此解,你一生中只要有那麼一刻,你全心投入去愛過一個人,那一刻也就是永恆。你一生中有那麼一段路,有一個人與你互相扶持,共禦風雨,那麼那一段也就勝過重生了。


當然給吳博了~~




上面兩位作者的書寫,讓我停筆多時,中間也插了多篇文章。


這兩個系列的文章《鐵粉跟粉絲系列》所有對作者的描述,我都有其構思及寫作方式,將同屬性作者歸類,對於寫法,對於描述,都有概念。


舒嫚跟吳博的著作之多,我認識的時間不夠長,所見所聞之精深,怕我落筆後的她們,沒將她們的寶藏給真實呈現,所以決定不構思,單純就用我對她們的認識。




鐵粉系列因為感念八位作者對我的支持,所以我一篇一個,並用五言為題,表示內心感謝。

粉絲系列因為區別鐵粉系列,所以特將兩位類似屬性作者歸為一篇加以描寫。

小太陽與紅她們是我在探路客的舊識。

VC學長與天使姐我們對淡水都有著情感。

蔚藍與灰藍日更的他們對音樂和貓咪的熱愛。

佛蘿跟怡然哥她與他與我在感情上的聯繫。

舒嫚跟吳博她與他讓我開了更多的眼界。

下篇預告:

貝克新詩寫,亞紀創小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Red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 Author
  • More

七日念–紅之五

七日念–紅之四

七日念–紅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