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你死於一事無成》|關於阿富汗的歷史

淡淡晴空
·
·
IPFS
·

這本書寫於2010年。

我翻閱這本書時,只感到無限的唏噓,因為在2021年塔利班又重掌了阿富汗,而國際已經與其斷交,由著阿富汗自生自滅。

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剛好是各大強國的中心,所以在70年代被蘇聯入侵,後來蘇聯被游擊隊擊敗,將蘇聯趕走,當民眾以為可以過上和平的日子,卻因為游擊隊的權利鬥爭引起多年的內戰,內戰結束後,終於迎來和平的日子,可是和平的日子沒有享受多久,阿富汗引被極端宗教組織塔利班奪得政權,迎來比內戰更加可怕的日子。

法齊婭形容如果內戰時是地獄般的生活,那塔利班統治是比地獄更可怕的深淵。

本書作者法齊婭是在內戰後,阿富汗第一位的女性國會副議長,也是一位非常有熱誠的政治家,曾與多國的政要人物會唔,在國內也很有聲望。

這本書既敍述了阿富汗的歷史,也道出了女性在阿富汗的地位多麼的低微,連一隻綿羊也不如。

「如果我死了,丈夫就另娶他人,整家人可以喝山羊奶吃綿羊肉。但如果我們沒了一頭山羊或綿羊,家人吃什麼?」

以上這段話是法齊婭探訪山上的婦女時,發現該名孕婦正在生病,法齊婭表示可以幫忙勸喻孕婦的丈夫帶她下山看醫生,但孕婦搖頭,表示丈夫不會帶她去看醫生,因為看醫生要一頭山羊的代價。

法齊婭剛出生時,母親難產,眾人看到她是女孩,就將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放在烈日下曬了一整天,即使大哭也沒人理會,她的臉頰因此而深深的曬傷,直至長大仍留有傷疤。

她被曬了一整天,日落後還沒有死,她的母親才抱她回來。

這樣的待遇在當地司空見慣,只因為「是個女孩」、「可憐的女孩」。

男人常常毫無理由的毒打妻子,法齊婭的母親因為煮飯的米粒沒有粒粒分明,就被父親毒打了一頓,然而母親卻認為毒打意味著愛。

法齊婭的父親在她三歲時被遊擊隊殺了,之後的人生也一直經歷著戰亂與逃亡。

然而在這種時候,她仍然非常渴望讀書,求知若渴。在最混亂的內戰時期,她冒著會被炸死、流彈擊中的可能,每天走路上學。

法齊婭年輕時的大半時間,都在逃難,直到內戰結束,她過了一段安穩的時間,可是後來塔利班的堀起,迎來比內戰時期更可怕日子,女性的地位低於微塵。

塔利班非常嚴重的打壓女性,沒有親屬關係的男性陪同,女性不准出遠門,女性不能上學,在和平時期,阿富汗也有不少的女性在工作上學,也有穿衣的自由。

然而在塔利班掌權時,女性只能穿蒙面長袍,法齊婭曾用大量的篇幅敍述穿蒙面長袍帶來的不便,視線受阻,行動不便,侷促和非常的悶熱。

塔利班廢除了所有的女醫生,只有男性可以就醫,然而男性卻不可以替女性治病。這一規定讓阿富汗眾多女性死於疾病和難產。

閱讀這本書的時候,我不期然的想到命運這回事,人生必定有命運,單單是出生在什麼國家也已經是一個命運。

一個女孩出生在阿富汗,即使用盡氣力去抵抗,成為了阿富汗首名位副議長,卻仍然無法對抗動盪的局勢,無論多麼有抱負,在塔利班重臨後,她和兩名女兒最後避走歐洲。

如果我在幾年前讀這本書,可能會為法齊婭對祖國的熱誠所感動,但是當下的心情只能對當地的婦女寄予無限的同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淡淡晴空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可以追蹤我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kymingmingQ
  • Author
  • More

短篇小說:《邪神竟是我一手促成的》

短篇小說:《請你用盡全力的活下去》

短篇小說《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