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與豁達,Woody和Bo Peep教會我的事|《玩具總動員 4》觀後感

林語Lynnyu
·
·
IPFS
·

玩具總動員4出快一年了,一直到上週才在電影台的首播看到。

玩具4剛上映時,我並沒有去看,儘管我知道這一部的風評很好,但我還是寧願將結局永遠停留在玩具3,因為當時我認為,這已經是最好、最棒的結局了,殊不知,這些玩具的經歷就跟人生一樣,總是會發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整部電影中有兩個角色讓我印象最深刻,就是Woody和Bo Peep,所以這篇我想更深入地描述這兩個角色,以及他們帶給我的反思。

Bo Peep的豁達,是電影中的亮點之一,但其實Bo在電影前段與胡迪告別時,就已經展現這樣的特質,看得出來Bo比Woody更能心平氣和地接受「已經不被主人需要並做好離別的準備」的這個事實。在故事設定中,Bo的枷鎖是Lamp,關於Lamp,幾個月前Pixar新出了Bo的系列短片「Lamp Life」,一開始Bo並不認為自己是玩具,而是燈飾,所以他只能待在燈旁邊,但當Bo經歷了許多波折後來到古董店,偶然聽到孩子們提到遊樂場,這時,Bo心中的那盞明燈才被點燃。

她不想再等待「唯一」,因為自己就是獨一無二!

之後,她再也不是人們所說的那盞燈,而是自由自在的Bo Peep。

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地跟自己的心玩耍一次了呢?像Bo Peep一樣打開自己的心吧!感受一下外面世界的美好!


Woody對於主人的忠誠、與玩具間如同家人般的羈絆,一直是貫穿玩具1-3的核心,而玩具4把我們帶到另一層角度來切入這個核心,所以我認為,玩具4對Woody來說,無疑是最大的考驗。

因為身為Andy最愛的玩具,所以必須背負著「忠於主人、照顧玩具」的使命,但我想Andy也不可能告訴Woody「因為你是我最愛的玩具,所以你要如何做...」這樣吧?所以這個高貴的使命是Woody打從心裡認為,能夠成就自己的價值,而他一直以來也做得很好,但,這是否只僅限於他待在Andy身邊的時候呢?「時過境遷」不管是對於Woody還是每個人來說,都藏著某一種考驗、蘊含某一些機會,而Woody的考驗,其實在玩具2的時候就已經發生過一次,要選擇逃避到東京博物館成為人人愛戴的警長?還是面對Andy會長大的未來?每次在這種關鍵時刻,Woody總能忠於自我、並勇於接受事實。Woody仍然是那個Andy最愛的玩具,而這份愛,他可以找到不同的方式延續下去,所以玩具4的結尾,對Woody來說是一個新的冒險!

Woody和Bo Peep的選擇帶給我的衝擊是如此之大、如此寫實,我想每個人心裡都應該有像Lamp、像某種使命的枷鎖,而我本身從小就常常被說,要當個好孩子,可是要做什麼才叫好孩子?沒有人告訴我,於是我試著從考卷上的是非題與選擇題尋找答案,比上一次月考多進步一個名次,我就成為了好孩子了。

出了社會之後,使命與責任感,讓我成為了所謂的好員工,但我發現這並不符合我的內心需求,因此我也需要尋找自己的「遊樂場」,而維持寫作就是我嘗試著與自己玩的方式。

在作家茱莉亞.卡麥隆所寫的《創作,是心靈療癒的旅程》一書中提到:創造新事物不是依靠聰明才智,靠的是依照內在需求的玩耍本能。

儘管在嘗試踏出去前會掙扎、疑惑、躊躇不前,這些都是過程,是正常的。

這讓我想到跟我同屆畢業的設計系同學們,並不是每個人都當設計師,有人熱愛衝浪、有人當起了刺青師(超酷)、甚至還有人自己經營了自己的甜點店,他們誰不是嘗試過後才發現的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