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七) 刺蝟

我的平行世界
·
·
IPFS
·
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 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在L的學生年代,她在朋友圈裡的暱稱是「小冪」。


「冪」在數學中的意思是「乘方的結果」。因為她的父母湊巧同樣是姓李,朋友開玩笑說她就是「李」的次方所出來的結果。當時L對於這個稱號不但沒有反感,反而非常喜歡。但在出國唸書之前,她卻要求所有朋友以後不要再用「小冪」這個名字,用回「Sonia」這個原來的別名。


L從懂性開始,一直沒有見過她的出生證明,她一直都不以為意,因為她一直沒有使用它的需要。在她出國唸書之前,需要申請各種簽證,但都是由母親一手包辦。

那天,拿到新護照後回家的路上,L突然心血來潮的好奇心,伸手從在車上睡得正甜的母親、緊緊抱著的提包裡拿出了那張十多年來都未曾見過的出生證明。


L的父親一直教育她,做人做事要三思而後行,正所謂「好奇害死貓」,不能因為一時衝動或好奇而莽撞行事。看著紙上的那個陌生的名字,L忽然明白父親給他的忠告,她也從這一刻開始,變成了一隻刺蝟。


刺蝟看似外表堅強,但其實內心非常柔弱。因為缺乏安全感、對人失去信任而害怕會受到傷害,所以不願意打開心扉,與其他人保持距離以免被互相刺傷。防備,成為了唯一可以令自己安心的態度。


這是L與前度的關係一直未能往前進一步的原因,她在這段關係裡依舊是一隻全身帶刺的刺猬,並不願意為別人卸下她的保護殼。直到那天她跟L先生回老家、第一次與他的母親見面,在他的老家見到那一張合照,令L在那一刻有把身上長滿尖刺的外皮脫下的衝動。


在L先生的老家中有一座古舊的直立式鋼琴,是他的老朋友。鋼琴上沒有擺設,只有一部傳統、黑色的發條式節拍器,旁邊放著一張在一個相當有歷史的木製相框裡的舊照片。照片裡是一個男生抱著一個身穿藍白色粗間紋背心的小嬰兒、坐在他的大腿上的合照。

L一直好奇自己愛慕的男人口中所說的,能讓他念念不忘的那個小嬰兒到底是長怎麼樣,帶著一個怎樣迷人的笑容。在這一點,L變回一個普通的女人,心底裡是嫉妒,但口裡卻說「不」。但當她見到那座鋼琴上、小時候的L先生與那個小嬰兒的合照時,原本埋藏在心裡的那份嫉妒頓時完全被化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驚訝與感動,雙眼的淚腺以氾濫式湧出大量淚水,一大顆一大顆透明像玻璃珠般的淚珠從眼眶掉下……


L先生眼看L凝視著那張合照的表情與反應,突然之間把一切零星碎片湊在一起、聯想到它們之間的關聯,這「兩個人」的出生年份、名字、笑容、氣息……

兩人四目交投,L先生目定口呆的看着L,空氣被凝住了……這個詭異的氛圍大概維持了二十秒,他開口打破沉默。

他嘴角微微上揚、帶著期待的眼神問L:「真的嗎?」

L沒有開口回應,但她的眼神已經給予L先生一個確定的答案。


「好奇害死貓」,小時候的「好奇」令L得到一個被隱瞞了十多年的「真相」,驅使她掉進無底深淵,令她變成一隻全身長滿尖刺的刺猬。但這次的「好奇」,卻令L得到一份從未擁有的「幸福」,令她渴望自己能成為無刺的小貝蒂,被她愛慕的那隻聰明機巧的小狐狸完全地抱進懷裡。


*-*-*-*-*-*-*-*-*-*-*-*-*


這次L與閨蜜的下午茶約會,原本是她們倆為了商議L的結婚姐妹團名單而約的,但最終變了L對閨蜜的「告白大會」。談話間閨蜜表示還是不能原諒L的冷漠無情、直指她是貪慕虛榮。


L與閨蜜是小學認識的同學,相知相伴二十多年,見證了L的情路,陪伴過L被那個搞曖昧的傢伙感情玩弄後的傷心欲絕。中間經歷過遠距離的感情維繫,是L的感情、甚至人生顧問,兩人之間一直沒有任何秘密,無所不談,包括L與前度的那段情,儘管兩人分隔異地,閨蜜依然從一開始就參與其中,更推波助瀾,除了這一次……閨蜜並沒有參與其中、更對於L跟L先生認識、發展、交往,決定與前度分開等等、L人生中的大事毫不知情。


「祖,我昨晚又發了那個夢……我還是看不清楚那個男人的臉,但我感覺到他的氣息……我不肯定會不會就是他,但我渴望那個人就是他,我也會盡我所能,將他變成那個人。」


其實L心裡根本沒有底,內心還是對這個決定、這段關係存在疑問與不確定,但在閨蜜面前還是裝作堅定,堅持著自己的固執與倔強。到底是閨蜜不太明瞭L的性格,還是實在太了解她的思維模式,希望用激將法去刺激她的理性思維,與她的感性抗衡。


「就是單單因為一張合照,你就決定要放棄一切跟這個男人嗎?你相信『緣份』是一回事,但你還是應該理性分析一下……」


*-*-*-*-*-*-*-*-*-*-*-*-*


健身房一直是L逃避現實的小天地。


在訓練的四十五分鐘裡,可以讓L暫時放下生活中的繁瑣事情,心無旁騖的只專注在每一組動作上。可是經過那次下午茶聚會、聽到閨蜜的批評,那些話一直在她的腦海裡像跑馬燈一樣,揮之不去。


「停!你今天不要練啦!你這樣分心很危險的,你知道嗎?你在我手裡受傷的話,他一定會殺了我!」


原本只是站在前方,為躺在臥推椅上做臥推的L當補手的暖男,在L還未完成第二組的動作,就直接把她手中的槓鈴托高拿掉,同時喝止她繼續訓練。L的淚水像湧泉般一發不可收拾,暖男對於她的淚水並不感到歉疚,反而為她能將隱藏已久的情緒盡情發洩而為她感到高興。


「你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作了這樣的一個決定,你是在猶豫什麼?你是懷疑他對你的認真,還是自己的決心?」


這一個人不只是L的補手、健身教練,更是L命中注定的Healer,亦是世界上最瞭解L先生的人,同時清楚知道這個自己深愛著的男人、他的的本質就是她心底裡追求的完人。


L知道這個跟自己心靈相通的人,彼此了解,因為都深愛著同一個人。


「京,我也很愛你!我感覺我們之間的關係更勝我和阿祖二十多年的姐妹情,是因為我們的共同點?但正因為這個原因,我……我現在是在傷害你!」


暖男看到L的真誠裡面充滿傷痛與掙扎。

L被抱到懷中,那雙溫柔的手輕拍她的肩背,好像一個母親抱著自己最疼愛的小生命,安撫她的情緒。

「感謝你願意為了我嘗試敞開你自己的心房,讓我進去。你認為自己感受到我的只是『痛』,但你再細心感受一下這個『痛』裡面,還包含著我對你們的愛!你知道我們的過去,你不介意、亦願意接受,既然你可以做到這一步,為何不嘗試再踏出一步,細心觀察他的本質、感受他對你的愛……因為我知道,他最愛的人從來都沒有改變,一直都是你!」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œ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

《Le Petit Prince》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


Kingsley與阿韋曾經是一對戀人,但Kingsley不能接受阿韋一直眷戀著兒時只有一面之緣的「初戀」,是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嬰兒。


「現在每天睡在你旁邊的人是我,但你的心卻放在那張舊照片、一個虛無的人身上,你到底是『戀物狂』還是『戀童癖』?」


家人的反對與社會壓力,只是導致二人分開的誘因,阿韋心底裡一直念念不忘的那個人,才是這段關係真正的痛點。


分手後的Kingsley,不久後遇到了生命中的「靈感女神」,她成為了陰暗情緒中的太陽。本以為這個太陽能令自己徹底離開那個他,改變自己去嘗試追求另一段在世人眼中視為「正常」的關係。

本以為會是老死不相往來,誰不知因為Kingsley的「靈感女神」,阿韋念念不忘的「初戀對象」,把兩人再次連接起來……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資料來源:

https://baike.baidu.com/item/无刺刺猬/12593795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