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檳城二度探親記_0

選我正姐
·
·
IPFS
·
今年正逢太歲年,工作上正面臨著關卡,這當頭出國總讓我有些惴惴不安。

2024年4月,第二次來到馬來西亞檳城北海,第一次是陪母親前來,這一次依然是陪母親前來。第一回來到北海是看看大哥工作與居住的環境和城市,第二回則是護送休養中的母親到這裡小住一段時間。

隨著年紀接近知天命,出國這回事開始變得挑戰性略大,帶上母親更是稍顯頭疼。護照、機票、免簽入境要填的MDAC、該帶的證明和藥物,母親的,我的,再來是要帶給大哥的罐頭或零食⋯⋯相比過去一個人出國的自由自在,這次帶了目的性的出行,總覺得有些芒刺在背感。特別是今年正逢太歲年,工作上正面臨著關卡,這當頭出國總讓我有些惴惴不安。

出發前母親從嘉義來到台北和我住一晚。樓中樓格局的房子,得爬樓梯才能睡上床,二次開刀過後步伐稍欠穩健的母親,拒絕了我帶她住飯店的提議,硬是爬上樓梯。她睡眠極淺,而我需要深度的睡眠,每個小時總被她搖醒,確認她下床上洗手間無虞。

預約Line Go機場送機服務,凌晨5:30出發,6:10分前到達桃園機場T1大樓,真是沒想過的飛速。正欲按照過往流程,買個旅平與不便險,再前去自助登機,不料遇見大排長龍,趕忙先行自助登機,偏偏自助登機刷不出機票,諮詢了執勤中的空服,需要我們去增加人龍長度。

20240420一大早的桃園機場滿滿是人。

排吧。和母親拉著行李隨著人龍慢慢前進,所幸人潮去化得說不上快但也不慢,7點出頭就讓我們解決了機票和托運,原來是母親冠了夫姓而我把姓氏輸入時搞錯了,空服員解釋可能會在入關時需要說明,幸運的是她幫我們重新劃了位,是商務艙後第一排的寬敞位子,令我放心之餘更感到開心,即刻飢腸轆轆。

但該做的事仍得先做。拉著母親去買了旅平險與不便險,我是4天,她預估29天。和母親說這保險是買了希望最好備而不用,她能同意是再好不過。

通關後正想著到登機口的距離不算短,機場內的服務車正好招呼我們,可能見母親綁著護腰,更好心的帶我們到登機口旁的餐廳。雖說機場內餐廳既貴也不美味,但這麼點貼心讓我依然開心得稍稍放下原本心中的不安。

從桃園機場到檳城機場,4個半小時的飛行,正好令我看完馬丁史柯西斯導演與李奧納多迪卡皮歐、勞勃狄尼洛主演的《花月殺手》。 李奧納多的表現自然不俗,但我對勞勃狄尼洛的表演印象更加深刻一些,也許就是薑是老的辣。

下了飛機要通過海關,深怕母親可能會被詢問,讓她預備好證明文件。未料通關時猶如一馬平川,什麼詢問、證明都不需要。出國前開通的eSim此時罷工,幸好有機場WiFi,得知大哥已經等在出口,和母親前往領行李,卻是看了好幾圈都沒見到,心底暗道要糟時,突然對面拉整著行李的機場服務人員對著我喊,定睛一瞧,不就正在她那嗎?

嗯,檳城,我來了。

飛機抵達檳城時,機窗外的景色。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選我正姐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 Author
  • More

馬來西亞檳城二度探親記_2

馬來西亞檳城二度探親記_1

戰爭之為善幾稀,盡是災難似的醜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