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啞謎》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
(edited)
·
IPFS
·
牌樓之下,眾人之上,啞字,不全然是沈默無語。

某年仲夏,承平。

京城牌樓被掛上一則啞謎:

兩兩相加又相乘,

人間吉數上添二,

兩兩相乘再相加,

紫禁之巔又奈何?

四數相累貳拾柒,

暗夜天幕現生機,

願君莫忘此奧義,

魔黨匪徒終歸西。


四數?

只聞販夫走卒、朱門顯要各個絞盡腦汁,為求參透其中一二。

一日,東廠九千歲拍案後大驚,速遣錦衣衛撕下謎紙,但為時已晚……

西市老少,不分男女,爭相宣傳,此四數非同小可。

孩童聰慧者,為詩吟之:

八九六四,

先相加後相乘,

得一六八再添二;

八九六四,

先相乘後相加,

得九五至尊再加一;

八九六四,

和合二十有七,

八九六四,

自由毋死。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 Author
  • More

《戴家兄弟快上車》

科西嘉,1944.7.31。

蒙頂山茶,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