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核戰爭打不起來的根本原因

連殳
·
·
IPFS
·
簡單剖析一下核戰爭無法發生的根本原因。

俄烏戰爭和哈以戰爭讓人們再次瞥見了我們老一輩的核捆綁"智慧"和相互確保毀滅的”機智“,許多人不禁再次陷入了2012年12月21日,2077年10月23日乃至1997年8月4日的恐慌之中。

有沒有可能所有政治家都高估了覈武器的威力,真的打完一場核戰爭地球其實也不會有啥事,人口至多打個折?

不,當然不是。

根本原因在於核武器改變了戰爭的邏輯。

核戰爭之所以打不起來,並不是因為各國高估了核武器的威力,作為一個誕生了數十年的人類目前能製造出的最頂流兵器,有核國家對核武器都有著深入的研究,不存在高估核武器的威力的可能。

至於說什麼人口打個折——各位必須要知道,冷戰期間,美蘇對核戰爭各階段的毀傷效果都是有著一套嚴密的公式的,對於這類超級大國,他們不僅相當清楚會打折,而且知道會打幾折,打完折後對地球究竟有何等的影響。

但是,為什麼非要覺得各國領導人是因為害怕人口打折才避免核戰爭呢?並不存在這個邏輯。

在核武器這種戰場怪物誕生之前,近現代戰爭的邏輯是這樣的:

引起衝突——矛盾激化——準備動員——相互宣戰——陷入鏖戰——戰勝/戰敗——簽訂條約——戰爭結束

也有可能沒有陷入鏖戰這一環節,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會有戰勝/戰敗方:戰勝的統治者獲得豐功偉績,戰敗的統治者賭注輸光灰溜溜滾下臺。

但無論輸贏,這場戰爭中最慘烈的輸家都是那些已經看不到這個結局的人——也就是在戰爭中陣亡的炮灰; 但很顯然,這群陣亡的炮灰,肯定不包括發動戰爭的王公貴族們。

一戰就是相當典型的這樣的戰爭——就是為了幾個老不死的的野心,讓一個農夫的兒子風塵僕僕趕去幾千裡外去殺死另一個農夫的兒子的戰爭。 作為輸家,威廉二世下臺了,可他也只不過去了荷蘭繼續當他的寓公(稍微慘一點的穆罕默德六世和卡爾二世也僅僅是客死他鄉,再慘一點的尼古拉二世全家被紅軍屠,但這是另話了),但戰場上的上千萬條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當做燃料消耗掉了。 人們盤點一戰,看到的是外交、疆域、利益,乃至帝國之間的縱橫捭闔,可是每一個政治家的宏大的目標卻都需要歐洲的普通的農夫、尋常的工人、平凡的僕人們為之付出血的代價,最終在流光了一代人的血後,贏家依舊彪炳史册,輸家只不過拍拍屁股走人,這公平嗎?

當然不公平,所以一戰後期發生了全球大兵變,因為各國的士兵們都想通了。戰後的《西線無戰事》便是最質樸的反思這場戰爭,乃至之前的所有戰爭的典例。

這種慣性持續到了二戰,在二戰的絕大多數情况中,戰爭距離統治者依然是很遠的—— 但是相比於一戰,二戰中的領導人明顯比一戰中要危險的多,無論是莫斯科會戰中的史達林,還是美軍轟炸下的裕仁天皇,還是不列顛空戰中的英國王室和議員們,都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戰爭的危險。因為武器科技的進步,將戰爭的前沿極大的延伸了,在前線距離首都幾百幾千公里的情况下, 統治者們依然能够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人身威脅,這在二戰以前的戰爭中是幾乎是很難做到的。

然後在二戰末期,廣島長崎原子弹爆炸了。 雖然舊日本帝國投降有很多種因素在內,但誰都不能否認,兩顆原子彈是日本投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麼,舊日本帝國的統治者是恐懼原子爆彈什麼呢? 他們怕的是原子彈殺傷己方的老百姓嗎? 對於一個呼籲“一億玉碎”的政權來說,日本的普通百姓就是一次性消耗品,日本的統治者們會在乎日本的消耗品的數量打個折嗎? 他們能讓自己人開著人工制導的飛機潛艇去撞軍艦,能在東京快被燒成平地的情况下死不投降,他們會在乎美國轟炸讓日本再死多少人嗎? 如果說舊日本帝國政府在原子彈爆炸後才開始恐懼核子弹的破壞力,這也實在有些說不通。 畢竟從毀傷效果上看,這之前東京街頭的燒夷彈決不比原子彈弱多少。

日本的統治者們真正恐懼的是,原子彈——這種一杆清臺的模式,會讓處於統治中心的天皇華族們瞬間團滅,連骨灰都不剩,更不用説避難之類的話。 從日本投降後日本各高官們的反應就可以看出來,這群天天號召讓自己老百姓玉碎的官僚老爺們,實際上對自己的生命還是格外重視的。

讓灰頭土臉的日本平頭老百姓玉碎,可以;讓原子彈把自己轟成灰,不行。

所以隨著二戰後科技的進一步發展,核武器毀天滅地的殺傷力和極其快速且有效的投放手段,從根本上改變了戰爭的邏輯。

過往戰爭中,什麽動員,宣戰,鏖戰的過程,統統取消掉,沒有了,核武器時代真正實現了“首戰即終戰”,而且與過去所有的戰爭都不同的是,這一次,最先付出代價的將不是普羅大衆,最先進的兵器都將直接對準統治者們本身——而且是物理意義上的本身,毀滅的不僅僅是他們的政治生命,社會地位, 而是直接毀滅掉他們的物理存在。

這個道理,早在兩千多年前,中原大地上偉大的戰術實踐家唐雎先生就已經驗證過了這種形勢下的外交策略會有什麼變化—— 對於秦王來說,伏屍百萬的死亡不過是必要代價,流血千里戰爭也不過是平平常常,然而,當唐雎在他面前真真切切的說出“伏屍二人,流血五步”時,秦王立刻起身說——“先生坐,何至於此!”

所以大可放心,越是處在獨裁中心地位的統治者,就越不可能發動核戰。

這就是核戰爭打不起來的根本原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連殳I THOUGHT I WAS RIGHT,BUT I WAS WRONG Twitter:https://twitter.com/SRKSWU15
  • Author
  • More

廿年紀實——回憶(一)

俄烏戰爭一周年——簡談蘇芬戰爭

這裡只有五三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