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最终逃离中国教育圈的人

ghostspiral314
·
·
IPFS
·
中国教育

说实话,在当下敏感脆弱的社交平台中,个人信息基本等于没有,这时候才会产生自曝和被曝成为“核武”的感觉,但是究其本质来说,倒不如当下的科技和经济生活创造一个不需要直接联系的社会,当然这是个乌托邦还是地狱,不该是这个小章节能谈的下来,就像一个大问题有人总爱用140字就解决,我只能理解为抖段子。

不过今天我还是自爆下,我的确曾经是按照某些人认为的“人民教师”,也可能会被脑补为“邪恶帝国的洗脑者”,更多人则带有复杂而不屑的眼光。这些场景并非脑补而是眼见之处的真实故事,比如刚来新加坡,和宿友一起吃饭谈到教育时,对方一东北哥们立马就问道你们教师有多少灰色收入?更不用说我在江苏,浙江,广东多省每次总会遇上类似的谈话,从问话的内容和反应和知乎某些群体高度一致的表现,当然最让人惊讶在于这并不是讽刺而是真真确确发生的事情时,我的回答也似乎变成一种真话的固定形式,“没有拿过那种”,“至少我没去拿过这种玩意”,“历史老师会有人送红包吗?”,“你又不补课我收啥钱啊?”,基本这四句话可以堵住大多数人的交谈下去的欲望,也至少可以减轻下我苦涩的钱包,至于我的打工工资,我得承认有过一年我的收入接近50万过,但是也就一年而已,之后一直徘徊在12-16W左右,如果说真的不信,你可以先把你的身份证银行卡先报过来,我找警察核实后会给拍照回去。(😀)

我离开教育不是因为工资问题,至少在我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前提下,我随便在哪里租个小房子,吃点喝点没啥要求很好度过,遇上疫情可以网课,遇上裁员可以私下补课,遇上不开心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除了对于学生有点心理难受以外),我觉得都还能过得去,但是真的让我想走的就和我在对于经济里面写的是一致的,(某些推油就别说我思路不一致,你从头到尾就没搞清楚我的出发点,尽在维护自己的正确性却毫无逻辑)。答案真的很简单,老师这个职业干倒退休之日,即是退休金停发之时。我计算了一下,大概我正好再干30年,正好退休金应该是很难发出来的时候(或者说就算发出来,也几乎相当于没有任何购买力)。正是这种计算上的决定让我最终还是逃离那个在万千人群觉得优越的地方跑到一个没亲人没朋友的异国他乡准备重新打拼下。

当然如果你觉得以上都是搞笑居多,那下面就可以谈点真实的玩意,这也是真的教育工作者和网上教育工作者最大区别,各种媒体或者新闻宣传的教师只存在于宣传之中,却代表一种理想,那真实的教育工作大多数时候就是筛选机加应答器,从这种意义上我真的高度认同AI能取代大多数情况下初级教育(包含小学和初中大多数),但是关键在中国它解决不了两个自相矛盾的命题,而且说实话这并不是老师个体能解决的。

一个我姑且称之为认识偏差,这个教育讨论其实很多人都讨论过,什么中国是精英教育,西方已经是垃圾教育,或者反过来在我看来一样的垃圾话题。提这种话题我以后不会回答任何一条,因为都是垃圾人和钓鱼佬的喜好,因为现实中中国的教育是啥,西方教育是啥?不去看各国教育的文件的人通通都是傻逼,至少在当下一个国家的教育不是由其国家政府和当地文化共同影响,还能变异成哥斯拉?说中国精英教育我今天就把你们的小心思捅破了,无非是需要一个勤勤恳恳不需要工资待遇且不浪费自己时间的教育体系,抱歉,现实中国提供不了,你梦里可能有。说西方精英教育也洗洗睡吧,无非是你需要一个各方面条件优秀却始终拒绝谈价的教育体系,你也早早休息梦里也都有。东西方老师聚会大家见面熟悉后谈啥,无非工资收入尔。

如果第一条还能算是经济上的不理智,姑且可以通过交钱(不论是明面上工资,灰色收入还是暗地的红包)来解决,第二条我解决不了,我真的解决不了,就和某些推油天天宣传只要学习,强压着时间学习就能解决成绩的人一样,我觉得他的理念和他信仰的国家一样,不光既要又要还要,还能永远随便做点都能样样成功,我属于实在给人逗笑了。我一直觉得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发光点和能力,但是你说啥都能做好这种力大就必须飞砖属于就和讨论只要吃药就能变美,只要花钱就能变强,只要想了世界就变样一样,可能比较适合大量非此即彼人士的需求,在我的脑海中怎么也构建不起来你们的完美世界,可能是本人核显太卡带不动这些画面,所以我还是那句话,魔怔人请自己喊下,我们友好屏蔽中,勿念台词“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不过回想多年的教育生涯,有人问过后悔过,有人问工资待遇,我都能一笑了之。因为我真的坚持了点原则,我从不体罚学生,也不从不侮辱学生人格,我不会歧视任何学生,也不会宽容任何暴力,我与学生交友,尊敬并发掘学生身上值得注意的地方,也时刻警惕他们身上的问题和毛病,我曾经在我离开学校的最后的一堂课上说过“虽然很多人说学生要感谢老师,但是我得先说一声我非常感谢你们学生,没有此刻的你们,也不会有如今的我,相逢于此,是我的幸事,也是你们的不幸,因为我今天就离开,终于你们可以离开一个让你们觉得厌烦的人。嗯,就这样吧,下课。”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