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与宿命

gjsaebny
·
·
IPFS
·
文主地的故事

农业的发源地在河的上游,之后漫长的干旱让这里失去了天国乐园的美誉,乐园向外流出四条大河。

曾经的农夫与台地上的野人,这样一起拥挤着涌进向东南的两河下游,一些人在这混乱的时代笼起城市:北方的启什,即万有;南方的乌努、乌尔;与外乡人的城。他们想象地上的城如天上的星座,城主与神比肩。两条河名叫伯剌与底拿,河口的海湾里大船小船来来往往。

这里有水城埃里都,其神恩其需使鱼祭祀;乌尔的守护为月神;乌努城拜天空女神。华丽的金属装饰城中的宫殿,鹰群为城主衔来统领四方的仙草。勇武的启什,分离的南国,趁虚而入的外族,镶战争与和平画的乐器声中,狐狸登上了猛犬的王座,星座升起落下了三个轮回,大洪水后的世界过去了逾千年。

最后一个轮回里,南方中部的翁玛与南方东部河口的拉迦什结成长期宿敌。拉迦什依托商业利益称霸的年代里,攻破翁玛的城,拖走城里的王,却不能以边缘的地理位置对南方施加影响。祭司篡夺了王位,赶走六百趁乱偷袭的埃兰异族,结束内乱后,又见翁玛反扑回拉迦什。城主抄略祭司们的家财,变卖城里平民为奴,换来的钱用以拼凑新军。报负的祭司重又夺取王位,就在其亲信抢夺想散还钱财的新王的钱袋时,翁玛军攻破了拉迦什城。

翁玛军攻下了启什以外的全部城池,迁都乌努以顺应星空的轮回,翁玛的城主卢伽扎格西成为南方众城的盟主,除了北方孤悬的启什城。

南方人会用泥板字来书写他们的语言,他们称为文语,他们聚居的就叫文主地,在我们的语言中,叫苏美尔语。

我并没有亲生父母,被抱养时我还安躺在用沥青隔水的藤篮,大概是江水上游女祭司的孩子。养我的父亲名叫莱布木,带我在倚江傍水的小城里长大成人。后来我父亲去到启什城谋生,在城主那讨到了城主园丁的工作,我就在王的花园里度过我的青春时期。

启什新王登位时,也许我在城里毫无根基,当时南方下游的翁玛正一座一座地攻克苏美尔的城市,城里有流言说翁玛的间细已经混进了启什城里,就临时任我为启什王的斟酒人以免于投毒。

启什是战神扎巴巴庇佑的大城,当地人也颇以勇武自傲。翁玛军正围攻尼卜路时,每天都有几拨人要来进见城主大人,陈献自己的兵法战略,又或是自己如何勇不可当。但我们也有南方来的情报,种种考虑下城主大人打算在翁玛沿河北进的中途,全军出城打一场阻击战。但考虑军备情况,必须有能代表启什城的外交使者,能到翁玛的都城去劝住卢伽扎格西大王签署一份能权作缓兵之计的和平协议。启什王就派我去了。

去往大都乌努的沿徒随处可见北上的旧南方贵族,据说翁玛王虽不甚残暴,但侍奉旧神的祭司们总还是容忍不了的。有些人还未脱下甲胄,身后是大队城破后决心跟随城主流亡的军民,甚至还有搬运神殿中抢出的饰有金银的圣物。当晚,我抵达乌努城的客栈。

我梦见南方的血水正把我淹没,我大声呼救,直到我部族的守护金星女神伊什塔响应了我的呼唤。她身披银光在血河上赤足步行,血水却从她身边远离。她告诉我,在我人生往后她能够保佑我的胜利。她又说,她即是乌努的天空女神英安娜,天神安的天后。

随后履行外交使命,为表顺服于翁玛,启什的战神铜像将被进献于乌努神殿内。神乐奏鸣中,祭司却要求我跟随进入神殿。

不要走进神殿去,英安娜的化身对我说,他们将任命我为启什守护战神的供养,是将扣押我于乌努城为人质,对外宣布我已叛逃翁玛一方。

启什人都是沾血的战士与粗人,如何得进天空之神神圣的堂所?,我拔剑反驳道。卫士们把我按倒,但在众人面前,也只得同意我面见国王的请求。

您四方之王,我作为启什的使臣前来拜见。

国王并无想象中的英气逼人,反而显得肥胖守旧,如每一个沉溺宴饮之乐、贪婪平庸的贵族。他再三地将话术引到弥合各城分歧,为了各城共同的商业利益上,谈吐也结结巴巴,让国王的近臣平添不少压力。

启什也同乌努城一样,是王者的城市。我请求启什能以平等的态度与贵国交好。

我所不知的是,乌努王依然将我叛逃乌努的假消息散波开去。

我将卢伽扎格西的答复带回了启什。启什王在为我叛逃的消沉中,见到重新归来的我震惊到不可思议。这全都是天空女神的护佑。

战争还是开打了,启什军在翁玛联军的重压下依然难以抵挡,国王战死在战场上,启什开城投降。王子与祭司带着国内义民继续北撤,翁玛军步步紧逼,直到湍急的底拿河使他们停止追击。我们撤进了底拿以东的山地中,我童年生活的城市就在不远处。

王子水土不服患病死在了阿卡德城,安葬了王子后,我作为剩余军队的统帅从阿卡德开始南征,我叫沙鲁钦,后面的故事你就很熟悉了。

启什陷落的消息传至乌努,天下大抵没有能反对翁玛的城池了,卢伽扎格西遂解散军队。沙鲁钦带军越过底拿河,在翁玛军再集结前奇袭南方诸城,俘虏了卢伽扎格西王,军队一路南下直至大海。东方的埃兰、西方的玛睿遣使来营帐表示臣服。沙鲁钦王回到启什,重修了城墙,即位为宇宙之王。

统一的阿卡德接手了翁玛时代对美卢哈的贸易与各城邦的神。沙鲁钦的女儿恩赫度安娜被任命为众神的祭司长,随国王推翻翁玛的军队也改制为帝国的五千四百人常备军。

沙鲁钦死后传位长子,其名为谁与匹敌。长子率军在外时,首都为次子野牛掌控,野牛遂宣布长子战死,清洗都城,征发平民入军,登基即位。长子率常备军回师国都,次子派与长子派在全国爆发内战。依托常备军的支持,长子夺回王位,死后传位其子那兰辛。那兰辛的统治软弱,朝政由军队把持,启什乌努乌尔外邦的政权轮回观重新在南方流行起来。

祭司长恩赫度安娜来到乌尔时,遭到乌尔城主的胁持,尽管强迫没能成功,乌努与拉迦什城还是脱离了统治。乌努宣称自己继承了阿卡德的天命,拉迦什截流了帝国对美卢哈的贸易收入。失去收入的常备军推翻了那兰辛,又在独自面对古提部族的战争中一败涂地。一切如寓言般,古提外族人成为了文主地北方的共主,直到两河地下一次统一浪潮的到来。

神与神子乌尔的王,令人生畏的无所不能者。王室政府祭司是你的仆人,文主地是你的土地,星相与历史预言你将长生万岁,你命在乌尔修建可畏的大塔庙,千万代后其塔顶将与神同高。

(阿卡德语)农民流散,洪水泛滥,盐渍浸出土中,负荷税无尽无穷,亚摩利的野人侵占了我们的家园

文主地的根基已被撕裂,王室立下法度却不执行,拉迦什的繁荣已被毁灭,神圣的清庙遭受玷辱,你的手伸向何处,以篡弑兄弟立国的乌尔,必以篡弑而亡。

流民与异族堵塞了我们的商路,流转税不能再奉上首都,神圣英明的大地四角之王请自求多福。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