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六) 遇見

我的平行世界
·
·
IPFS
·
遇見,是一種緣份。

1986年8月13日,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一位年輕的媽媽帶著自己七個月大、剛學會坐的孩子到中央公園,和一位三十來歲的男士一起坐在公園的草地上,享受著甜點的同時,男士不時舉起那部笨重的單鏡反光相機,捕捉在不遠處小嬰兒的一舉一動。小嬰兒好奇地爬到草地上的某處、長出幾朵野花的位置坐著,伸手試圖抓住小花,但當小手一伸出去,身體就不由自主地失去平衡,噗一聲就躺下在小花們的旁邊。


「唉唷!」那位年輕的媽媽見狀,嚇得花容失色。


「妹……冷靜……放鬆點!沒事的!草地來的嘛,不會太痛的。小孩子就是要嘗試一下跌跌碰碰才能學會成長嘛!你看我家那兩條小恐龍,以前不就經常跌跌撞撞、打打鬧鬧?現在不是還好好的嗎?」

在這男士以長輩的口吻教導這位年輕媽媽的同時,小嬰兒雙手撐着草地,緩緩地坐起來,返回原本的位置,並沒有哭鬧,反而是帶著興奮又好奇地笑容,再一次嘗試把眼前的小花抓住。

「你看!對不對?沒事的嘛!」

男士氣定神閑地說服自己的妹妹嘗試不要每分每秒都把所有的目光只投放在孩子的身上、過份精神與情緒繃緊。


就在男士正在發表自己對於孩子那「放養式」的教育理念的同時,一個足球正往小嬰兒的方向飛去。年輕的媽媽與男士看著那顆黑白色的足球快要砸到嬰兒的小頭顱上,立刻動身衝過去,沒有考慮到要去營救跟自己有一段距離的小嬰兒的可能性。就在兩人覺醒自己根本沒可能阻止這場意外發生的時候,一個男生突然撲出來、抱著那個還坐在小花們前面的小嬰兒,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那顆從高遠處飛墮下來的足球。幸好那顆球是砸到在男生的後肩,要不然擊中的就是小嬰兒的小前額,甚至是眼睛,那後果就不堪設想。


那個即將14歲的男生,一直坐在小嬰兒旁邊的一棵櫻花樹下面看書,享受他在家鄉的最後一個月。小嬰兒第一次伸手後跌倒、再爬起來的畫面,吸引了男生的目光,他好奇小嬰兒爬起來後的反應,沒有他預期的在大哭大鬧、試圖博取旁人的憐愛與目光,反而自我陶醉在自己與那些野花中的世界裡。他見到小嬰兒第二次伸手嘗試、不禁地微笑起來。

因為父親的公司調職安排,他們一家人即將要移民。打從知道要離開自己的家鄉、朋友,到另外一個陌生的地方生活後,男生內心一直鬱悶著,失去了笑容。但儘管男生有多麼的不願意,還是要面對現實,跟隨家人出國。這是他知道要離開以後,第一次打從心底裡真誠地笑……沒有虛偽,沒有假裝,沒有世俗離禮儀所強迫出來的面部抽搐,而是因為一份莫名的喜悅而令大腦中樞神經發出訊號、神經的條件反射所帶動的面部肌肉收縮而產生的一個笑容。


男生突然聽到前方那群正在踢球的青年人大喊「危險呀!」,下一秒男生見到一球黑白色、如隕石般高速從高處飛過來的足球正往自己的方向過來,要墜落的位置,大概會在自己前面不遠……他本能反應就是飛撲到前面、緊緊的抱著那個還在自我陶醉於野花間裡的小嬰兒,成了一個人肉保護盾。


這個男生是典型的書生體型,不能說是體態瘦弱,瘦骨嶙峋,但的確不是高大健壯。被足球擊中的後肩位置並沒有強壯厚實的肌肉保護,那重擊基本上就和直接打在骨頭上沒兩樣。男生強忍著痛感,緩緩的鬆開雙手去查看懷抱裡的小嬰兒,居然沒有哭鬧,沒有驚恐,男生見到的是一雙明亮有神、像腰果一樣的雙眼,放在一個下巴尖尖,面型像顆心的臉蛋上,掛上一個露出還沒有張出乳齒的牙肉、嘴唇豐盈紅潤的小嘴,伴隨著這個笑容的是嘴角兩旁的酒窩。同時,男生聞到一陣淡淡的、清晰但自然鮮甜的花香,從小嬰兒的身上散發出來。


這一刻,所有人、物、事、痛感都已經淪落為陪襯,眼中只存在眼前的那個人……


那位年輕的媽媽擔憂地把小嬰兒從男生的懷抱中抱走,轉移到自己的懷抱裡,同時兩行淚水從眼眶湧出,一直對著自己的心頭肉說「對不起」。男士輕輕搭著男生那受傷的肩膀上,試圖檢查他的傷勢,亦以這肢體接觸,表示感謝。男士的觸碰,才喚醒被小嬰兒的反應與表情凝固了的男生、回過神來。奇怪的是,回到媽媽懷中的小嬰兒反而開始有點鬧情緒,用那細小的手掌試圖推開自己的媽媽,目光往右後方轉去,同時伸出右手、用那根細小但纖長的食指指向男生,咯咯地笑著。小嬰兒雙手著草地、用腳踢開自己媽媽的雙手,急速地往男生那裡爬去。


「哥!娜娜是被嚇壞了嗎?她不是一直很怕陌生人的嗎?怎麼會……」

女兒的舉動,令那位年輕的媽媽非常憂心。


小嬰兒爬到男生面前坐著,舉起她那雙小手臂。男生順應小嬰兒的要求把她抱起,她高興得又咯咯地笑,同時用小手按著他受傷的那邊肩膀,輕輕的撫摸著、好像懂得什麼是知恩圖報,用自己的小手及笑容為他療傷。


「年輕人,看來我們家娜娜很喜歡你唷!」


這個小嬰兒身穿一套白色棉質汗衣及長褲,加上一件白加海藍色間紋的背心。頭頂左右不均勻的髪量,那不長不短、飛散蓬鬆的髮型,令那個男生一直以為「他」是個帶陽光氣息的小男嬰,想不到原來是一個笑容甜美的小公主。


遇見,是一種緣份。


兩個素未謀面,年紀相差超過一輪的有緣人,在沒有共同語言溝通的情況下,相伴了一個下午。這成了這男孩最美好的回憶,小嬰兒身上獨特的香氣也被男生儲存為「永久記憶」。



「剛才你跟娜娜合照的時候,她笑得很美!你給我你的地址,我寄給你作個留念,好嗎?」那位年輕媽媽的要求,令男生受寵若驚,同時他也擔心自己等不到這張合照。







靈感來源:

張敬軒 《靈魂相認 》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