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先生被刺死亡與某國人民的情感關聯

黃昏
·
·
IPFS
·
愚昧,無知並不是只用來形容小孩子;甚至,生活上我們會遇見過一些成年人對某些事物表現得很愚昧,很無知。通常在學習一些新的技能及知識時,由於我們沒有涉獵過該專門的範疇。

當你知道下一秒,下一分鐘,就是你人生的完結。你認為你會在進行著甚麼?

資訊發達,世界大事都在手機畫面上秒秒更新。甚至安培先生被殺過程都可以迅即傳遍世界每個角落。死亡,是生命必經的階段。面對死亡,很多人選擇勇敢面對,爭取人生更多的時間來做想做的事情,那怕該事情簡單的很。

可以是對某人說一句藏在心裡很想說的說話;可以是抱抱你所愛的人或寵物;也可以是純粹看看海,看看日落。試問,他在街頭踏上臺板的時候,面對人民,落力喊話的同時。可有想像到下一分鐘自己將會中槍?對於那種畫面平常社會人根本很少見過。但是,這種社會人生命被奪的畫面總會於該時期內重復出現於人們的腦海中,而此冥冥中好像是提醒著一些甚麼?

對部分人而言,安培先生的突然被刺殺及死亡是不能接受且令人難過的。

相反,某國的人民在安培先生受襲後可說是落井下石,言論行為簡直令人髮指。使人嗟嘆這個國家人民可有惻隱之心?他們甚至無情冷血地消費他人的死亡事件來進行行銷,甚麼普天同慶?甚麼買一送一?這真是人說的話嗎?

很難相信人類在地球歷史上還未學會共存,而這卻是事實。

愚昧,無知並不是只用來形容小孩子;甚至,生活上我們會遇見過一些成年人對某些事物表現得很愚昧,很無知。通常在學習一些新的技能及知識時,由於我們沒有涉獵過該專門的範疇。在學習過程中,我們總會請人原諒自己的愚昧及無知來滿足自己對知識以及技能的好奇和渴求。好比小朋友也會想向媽媽了解到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呢? 同時,他也可以想似爸爸一樣懂得駕駛不同車輛。

當探討知識以及技能的門口被埋沒,生命那有探索的機會 ? 喘息的可能 ?

然而,人的生命力是很強的。沒了一個門口,卻看到一個窗口,就好像魚兒面對漁夫;眼前,身後,左右上下都是網時,激發出來的生命力往往能從死裡逃生。那怕只有一小個破洞,魚鰭劃破,魚身被刮,只要能撐過去,漏網之魚之名總好過成為別人桌上擺盤。

說之說之,怎麼好像在說電影?難道魚群齊心合力向網下冲去,魚網便會破嗎? 魚網破了,漁船便會反嗎 ?

我常常形容香港人為天上的鳥兒。

每個香港人都是一隻獨一無二的鳥兒,天生擁有飛翔天際的能力。奈何卻居住於一層層密密麻麻的鳥籠,放棄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為求兩餐溫飽,每天日出而作,高興的是自己趕上擠逼繁忙的鐵籠,準時地出現了,求的是哪個月佔據收入五分一的勤工獎金。天黑了,不加班換來的是回到家後能與家人相處的一小段時間,甚至沒有。疲累的闔上眼睛,思緒卻不停的盤旋著煩惱、煩惱、煩惱。

睜開雙眼,還是要活。既然要活,何妨活得快樂點?

CC BY-NC-ND 2.0

“貪安穩就沒有自由,要自由就要歷些危險” 魯 迅 喜歡我的創作嗎?獨立創作的路途其實也不容易,希望你別忘了給予支持與讚賞予致力於創作的人,如路上有你作伴,我便不感到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