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城裡月光

選我正姐
·
(edited)
·
IPFS
·
我相信重逢不遠,只需要一段不長不短的時間,異國的月亮也許不會同時照耀你我的窗,但卻一定是同一顆。
原名:緋樓日記-瑪法達的天空 19990723

想在能相伴的時刻裡頭好好把握每一分鐘,所以我緊抓不放。

星期五了,距離你飛離台灣的日子只剩下一個星期,沒有太多的難過,但難免失落。

相隔兩地的情人總是會被孤單時候的強烈想念弄得自己空落落,快樂、喜悅、悲傷、憤慨等等想要同時與你分享的情緒找不到出口,更甚者,想要親自擁抱你卻只有一陣風。

我會勇敢。在等待的日子裡頭,會努力調整自己的作息以及心情,將思念散落。至少,我還有把拔跟一群可愛的朋友們,他們都會幫助我。

一首歌、一塊CD想請你帶給把拔,在吉普賽時提起的《城裡的月光》,其實也想你好好傾聽,那是我要對你表達的⋯⋯

每顆心上每一個地方,總有個記憶揮不散。
每個深夜某一個地方,總有著最深的思量。
世間萬千的變幻,愛把有情的人分兩端。
心若知道靈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夠朝夕相伴?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請溫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間聚散,能不能多點快樂片段?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請守護他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讓幸福灑滿整個夜晚。

我相信重逢不遠,只需要一段不長不短的時間,異國的月亮也許不會同時照耀你我的窗,但卻一定是同一顆。

今天辦公室顯得有些沸騰,也許是週末來臨的關係吧?輕鬆的笑臉、詼諧的對話此起彼落。

「剛剛鐘律師問說要申請日據時代的台灣地籍謄本怎麼申請⋯⋯」惠惠前輩有些傻大姐樣的描述著,「我就說:穿著古裝去申請就好啦!」聽得我一時差點將吞下的茶水噴出。

呵,適時的詼諧與耍寶總是能將因緊湊繁瑣而繃緊的情緒舒緩一些,so nice.

這幾天受爭議的高今天也露出了笑臉,無意間發現。

嗯?比較適應了?還是⋯⋯」不管原因是什麼,我喜歡笑臉多於冷淡,高笑起來讓原本原本就清秀的五官更亮了一些。

原以為高應該有進步了吧?心頭一塊大石頭落下,誰知下午時分,又聽到前輩們不滿的聲音。

「還變本加厲!我去跟她說哪邊要注意,她答應說好後就又去罵小芬⋯⋯」剛離開總機位置的純相當不滿高的表現,畢竟她已經注意了兩個星期,就怕她們兩個哪邊不適應或不懂的任何問題產生。

純很盡職,至少在我進公司後的這段期間,總機總是叫人放心並且相處愉快。

如果說高有什麼地方令公司相當不滿的,大概可以用「擅打私人電話,貽誤公司作業」向她提出警告吧?

以公司的立場來說,當然希望員工都兢兢業業,克盡崗位上的職責,表現最有效率的工作態度,但並不因此就不准私人的聯繫,如果有急事的話也是較合乎人情的。

高打私人電話不是一次兩次,而且時間都不短;誇張的是,她並不以為忤,甚而當前輩要求幫忙時候還以「我很忙,沒時間」作為理由推託。

「哼,有時間講電話,沒時間幫忙?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前輩的不滿可想而知。

終於,純忍不住向管理上級反應了這件事情,我恰巧在一旁瞭解到情況。純不但盡職,並且陳述上面也相當地理性,將情形據實詳告,委婉的請上級考量並勸導高的作為,導正在公司的工作態度。

不管上級如何看待此事,心裡頭還是希望高能夠因此學到好的工作態度以及正確的職場認知,期待她的進步,也穩定公司的人事

一整天吞下不少食物。芬偷偷塞來的養樂多、JOY律師帶來的美味鳳梨酥、客戶送的糯米荔枝、某律師送來親手烤的海綿蛋糕⋯⋯嘴巴上頭沒什麼話可多談,舌頭跟胃卻滿足得很。

八月十四日公司招待旅遊,要去日月潭一日遊,想想身邊的行頭:帽子、防曬油、輕鬆熱褲與T恤、小背包⋯⋯似乎沒什麼缺了,雖然還是少了一個你。

晚上同你跟她見了面。她真的很好,落落大方、動人的輪廓、相當POWER的見解與談吐,怪不得你對她掛心了七年,至今都還會無法忽視她。

我有些沈默,因為她的好。

為什麼你不回到她的身邊呢?看似如此契合的兩人。靜靜地觀察著你和她,接著少少的話語,你輕輕地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你在擔心我的反應。

老實說,我也很喜歡她,所以我更無法輕鬆以對。我之於你有勝過她之於你的意義嗎?我嫉妒、吃醋,即使你一再地將我手緊握,並且當場強調我對你的影響力。

「打撞球吧?」你興致勃勃地提起,她跟我都猶豫了。

是朋友也是一種意識上的敵人吧?同性間的比較是一種最殘酷的競賽,很少有人釋懷,儘管她是過去、我是現在,卻都跟你有著一段曾經,實在而無法抹除。

而你,其實也只是熱愛撞球,她是你的球友,我還在學習中,一隻天鵝,一隻雁鳥,而我則是黃毛的稚鴨

其實無法開懷。雖然得意於自己表現的出人意外,聽你對她的讚美,我只有無言⋯⋯為她的興致高昂而多加的NINE BALL,故意留下讓她打進的九號球,更何況看見你下意識地想替她拾起背包的體貼動作呢?

無法消除嫉妒的情緒,只能更加沈默。

送她遠離後,你問了我是否有事?我不知該怎麼說,只好推說想要回家補眠,不繼續與你一同逛蕩。

「一定有事。」避開你晶亮的眼睛注視,我依舊靜靜地前進,輕輕地握著你的手,企圖讓自己不要讓情緒氾濫⋯⋯

「好吧,既然妳累了,就送妳回去。」才說著,你就拿出背包中的一只杯子,送到我手中。

是⋯⋯你一直說要送我的那只杯子?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總之一股濕意悄悄地攀上眼角,克制太久的情緒潰堤,我只能輕輕地擁著你。

「我知道妳不好受,但相信我,她已經錯失了時間,現在的我是妳的,我只要妳。」

是,你是我的,至少現在是我的

給你笑容和緊擁的雙手,是答覆。

這夜,台中的月亮也微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選我正姐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 Author
  • More

馬來西亞檳城二度探親記_2

馬來西亞檳城二度探親記_1

馬來西亞檳城二度探親記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