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分钟Vlog或FIRST最大惊喜?“小资”剧组农村拍片奇幻记

潘俊文
·
·
IPFS
·

拍摄现场,他们穿着新潮,烟不离手,一张嘴就是巴赞、德勒兹、卡拉克斯、塔可夫斯基……与村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他们会因为争论种族歧视问题,跟丢拍摄对象;还会为了Battle电影知识,进行识别电影配乐计分赛。

椰子树下的浪漫主义

采访:沙丘、Sunny

撰文:沙丘

编辑:禾


拍摄进行了10多天,还是一筹莫展。《南游记》的3位主创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到网吧包夜打Dota。


在此之前,他们准备以海南琼海农村一位“神婆”拍电影切入,拍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拍摄现场,他们穿着新潮,烟不离手,一张嘴就是巴赞、德勒兹、卡拉克斯、塔可夫斯基……与村里的环境格格不入。他们会因为争论种族歧视问题,跟丢拍摄对象;会因为纪念巴赞的生日,突发奇想去街采“大家想拍什么电影”;还会为了Battle电影知识,进行识别电影配乐计分赛。

 

“电影是什么?”“想拍一部怎样的电影?”是影片中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最后《南游记》导演李双在椰子树下的吊床上读以赛亚·伯林的《浪漫主义的根源》似乎找到了答案。她开玩笑说,就算拍一辈子电影也不可能拍出像塔可夫斯基一样伟大的电影。


《南游记》导演—李双

这些《南游记》的拍摄花絮被导演江峰制作成纪录片,取名《南游记记》。7月22日,该片在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进行首映,有评论认为它可能是今年FIRST纪录片最大的惊喜。“在这里,我看到了纪录片的另一种可能性,可以是私人的,迷影的,游戏的,作为美学实验和艺术创作的形式。”

 

接受“凹凸镜DOC”专访,江峰坦言,李双叫他拍电影时他正准备从银行辞职,投身电影行业,所以当时二人一拍即合。他刚递交完辞职报告,很快去了海南。“拍摄最初并不知道能单独成片,直到发现我们三个人漫游的状态很有趣,才开始想着将它做成片子。”江峰说,最明显的感受是,每次看《南游记记》的素材都比看《南游记》的素材开心。

 

拍摄结束后,江峰用了半年多的时间进行剪辑。因为他是摄像,没有什么镜头,所以必须想办法解决。他用了一个很长的自述,将他辞职拍电影,以及拍电影的过程都介绍了一遍。有人认为这是素材不够投机取巧的表现,但江峰认为,只有形式和内容有逻辑,能保持一种自洽关系,有真实的意义存在就没问题。

 

这次来西宁,江峰和李双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带摄像机。刚下飞机江峰因为高原反应被送进了医院,第二天李双的手机在电影院被座椅压的粉碎。“如果带了摄像机很可能将出现一部《西游记记》。”李双说。


延伸阅读:《南游记记》首映,有人评论它是“今年FIRST最大的惊喜”

 

《南游记记》海报


我愿意多说一些我想说的话


凹凸镜DOC:这次FIRST之行,感受如何?昨天《南游记记》第一次和观众见面,达到预期效果了吗?


江峰:《南游记记》因为他本身是一个比较游戏性的东西,在创作的过程中没有想那么多,一切都是非常自然的。现在这种感觉我不知道,因为高反,我始终就在一种晕眩的状态。

 

昨天首映,看到那么多观众去看,有一些观众给了比较好的反馈,自己很高兴。在电影中的一些疑问,我觉得可能需要跟观众一起交流后,这些疑问才会更清晰。

 

凹凸镜DOC:你之前说你这部影片和大多传统意义的纪录片不一样,你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江峰:最大的不同可能在形式上,大多传统纪录片可能会更专注于一个完整的叙事线,它会有一个叙事的角度在里面。我们这整个过程是一种漫游的状态,我觉得只能从人物的状态的角度出发。我在看素材的时候,我觉得打动我的是我们每个瞬间的状态,所以我后面剪辑思路就是从人物的状态切入,把我们真实的那种漫游状态展现出来。

 

我们最早还讨论过用章回体来串联,但是我们发生的事件本身并没有很强的戏剧性,而章回体需要比较庞大和厚重的素材才能支撑的起来。所以我最后还是用了一些轻松的方式去展现。


《南游记记》剧照


凹凸镜DOC:这部作品作为《南游记》套拍的影片,很好奇你们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你们三人创作的状态很有趣,能单独成片的?


李双:讨论出来要用第二个机位拍摄我们,是在去海南的飞机上。我们讨论,就说万一叙事线成不了,到底该怎么办?然后就决定把我们自己记录下来。当时想着,万一《南游记》的叙事线无法成立,实在不行就可以拍摄一次失败的拍摄经历。

 

我们在拍摄的时候,每天拍完之后,回去都会看素材,我们发现看《南游记记》的素材比看《南游记》的素材要开心。有一天是巴赞纪念日。然后我们出门的时候,江峰就说,今天是巴赞生日,我们去问问大家电影是什么?我们问了很多人,后来渐渐觉得这些素材可以单独制作成一部影片。

 

凹凸镜DOC:《南游记记》的剪辑对整个影片很重要,请谈谈剪辑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因为关于剪辑手法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有些观众认为成片是不是因为素材不够,所以投机取巧。

 

江峰:从客观性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南游记记》目前它可能就只能那么剪。我们的素材没有那么少,至少有4、5T。当然,有一些地方的剪辑,譬如最后关于我自己那一段,因为我是摄像,没有镜头,就需要找一些别的方法去做。很多画面是比较跳的,所以可能会给观众造成这样的观感。但是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既然这是对我自己这些年的一个总结,所以这里面必须要有我自己。

FIRST影展《南游记记》导演—江峰(中间)映后交流

至于投机取巧,或者说一些花哨的剪辑,我觉得其实形式都是OK的,我看到过很多剪辑很花哨,但是最终效果非常好的片子。也看到过一些形式大于内容的片子,我觉得只要只有形式和内容有逻辑,能保持一种自洽关系,有真实的意义存在就没问题。

 

比方,库布里克跟《燃烧》的片段,当时我们心中所想的,我们脑中的感受就是那个瞬间,所以我想把那些叠化的东西给展现出来,那是我们心理上的一种真实。

 

并且关于豆瓣上有说我太想表达了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可能从技巧上,从对整个片子的把控上,我们没有办法做到特别成熟,控制好这个所谓的度。但在这种情况下,我愿意多说一些我想说的话,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是对的。当然观众的身份是不一样的,我也充分理解观众的这些反应。


《南游记记》剧照


凹凸镜DOC:在影片中,李双倾诉了很多对家庭和电影的真实感受,担不担心出来之后会造成一些影响?


李双: 我最担心的是大家没有看到《南游记》,反而先看到我。因为我创作的状态、观点的陈述大部分都体现在《南游记记》里了。我焦虑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希望别人能通过《南游记》,通过我自己的作品去认识我,了解我的创作,而不是我的口述。但是这些我后来想明白了。我觉得无所谓了,该来的就是好的。


江峰:我觉得这个不需要担心,因为最终大家看到东西还是会以作品去判断。其实我觉得如果作品足够好,有一种真诚的力量,大家会忘记那个女孩子,大家反而会觉得她很棒


凹凸镜DOC:江峰第一次把《南游记记》给你看,你是什么感受?


李双: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江峰送我的礼物。我第一次看到片子时很震惊。因为之前他剪辑了半年一直没给我看,我们甚至没把他要把片子做出来放在心上。

《南游记记》记录了我的生活状态,它也让我开始反思。它让我记住那段旅途的美好,那个时候我每天都不用想别的,就想我要拍片,我要创造出一个东西,我要进行自我表达,我可以很飘的去想很多形而上的事情,我不用去写傻逼剧本,不用去养家糊口。我觉得真的就像一个海市蜃楼一样。它看似不存在,其实我相信它是存在的。


《南游记》导演—李双

这几年是白天上班

晚上读电影学院夜校的感觉


凹凸镜DOC:有观众认为你这部片子就是一个Vlog,影片中你也提到纪录片和Vlog的关系,你觉得二者的区别是什么?

 

江峰:我觉得最主要的是这些年有了Vlog概念之后,大家才会去反复强调说有这么一个东西。Vlog就是视频日志,我觉得其实纪录片、电影,它们很多本质上区别不大,都是用影像在记录自己的生活,或者记录别人的生活。

 

对我来讲,两者区别并不大。我有一些很喜欢的电影人,比如美国的实验电影导演乔纳斯·梅卡斯(Jonas Mekas),按照现在标准来看,他拍摄的那些作品都是彻彻底底的Vlog。但他依然在电影历史上有极高地位。他的作品非常具有美感,打动了非常多的观众。所以我觉得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区别。Vlog的出现,只是影像的一种补充和一种扩展。

 

乔纳斯·梅卡斯


当然严格来说,Vlog可能是更简单、更轻松、更私人,包括它的构思和创作也没有电影那么精密。但是我觉得总体上来说,它们的区别正在慢慢的模糊起来。

 

李双:让观众觉得《南游记记》跟Vlog有关联,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拍摄对象是我们自己。但是整体上,Vlog和纪录片的诉求不一样。可能大部分Vlog想要体现的是时尚,“我今天好漂亮,好美,我今天去了哪里”。当然也有一些有表达的Vlog,比如微博@马鲨鲨帮妈妈抓小三(备注:VLOG.08「去超市找我妈的情敌」)我觉得这个就做得特别棒。她在里面也有叙事,但是她如果把它做成短片,可能它的真实感和它能给观众带来的共情反而会减弱。

 

就像我在影片里讲的,只要你有想表达的东西,不管介质是什么,不管是电影还是文学甚至是Vlog,只要它是自洽的、真诚的,能够与观众产生共情,或者能够呈现作者想表达的东西,介质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包括我看到有些评论会担心影像界限的问题。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担心的问题。它是一个我们可以去想象和发展的方向。


《南游记记》剧照

凹凸镜DOC:当初怎么想着要辞职去拍这部电影,是内心积压很久的想法对吗?后来就一直是在做电影行业吗?

 

江峰:我积压了很久。那时候我在拍一个短片,本身也想换一个环境,换一个状态,正好碰到李双跟我说要不要去拍片。我是4月14日,正式办完离职手续,我们4月15日就出发去海南。

 

我毕业后一直在银行工作,一开始在网点的支行,后面在分行做客户经理,后来在总行做互联网产品。工作久了,我发现这确实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还是要去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凹凸镜DOC:所以你之前没有正儿八经地从事过电影行业?

 

江峰:其实我从2014年毕业后到今天。我觉得我自学了电影学院四五年的电影知识。为什么呢?首先我看了非常多的电影,一些特别喜欢的电影我会反复地去看,做拉片和分析。我还看了很多电影专业书籍。

 

平时我也拍了一些短片,有些是自己导演,有些是帮别人拍摄和剪辑。这几年非常像学生的状态,《南游记》跟《南游记记》就像我的毕业作品一样。所以我把我这几年就定义为白天上班,晚上读电影学院夜校的感觉。


《南游记记》导演—江峰(左) 《南游记》导演—李双(右)

凹凸镜DOC:现在《南游记》拍到哪个程度了?大概什么时候上映?


李双:目前还在看素材的状态,我需要回去再拍一遍。当时我们只拍了一个月的素材,我们还是想拍长片,觉得素材还不够。现在燕姐(《南游记》女主)想拍长片,我们也想跟拍这个过程。它涉及到大量资金,还需要专业的制作,所以目前没有那么容易把《南游记》呈现出来。


我们《南游记》的剧情是燕姐要去那拍一个自己经历和故事的电影,然后《南游记记》就是拍《南游记》记录燕姐拍电影的过程,所以这里面其实有三个套层。现在我们其实挺遗憾的,我本来以为《南游记》和《南游记记》至少可以同时出现这样子,那它的互文结构会更加的明显,包括燕姐的片子出来之后,它其实是三层的一个嵌套。所以就只能说我尽量看看什么时候能够快点把它做出来,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本身会蛮有意思。

 

图左—江峰 图中—李双 图右—燕姐

凹凸镜DOC:最后,如果把影片中问李双和马克的问题再次问你们,那么,“你认为电影是什么?”

 

李双:我知道如果我说电影是一种语言那就太通俗了,但我觉得电影就是一种表达的方式,它是另一种观察世界的视角,它是让人与人之间能够产生一点共鸣,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东西。电影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支柱绳,把我拉住。

 

江峰:其实在影片里他们也把摄影机对着我问了这个问题,但是我没把它剪进去,因为我觉得我这部的片子就是我的观点。

图片来源:FIRST青年电影展、豆瓣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号:凹凸镜DOC(ID:pjw-documentary)

微博:@凹凸镜DO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