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爱情是为数不多能安放过程的故事

林旸
·
·
IPFS
·
李碧华《吃燕窝糕的女人》是我在《饺子》这一部里最喜欢的,写了一些自己的见解。网络上这篇开放式结局写的经得起推敲的没有

爱意缱绻的故事不是纠缠,爱的死去活来,是很多很多的温柔。

crush他已经挺久了,我一直惊讶于这样的人本科读的是什么学位能接住无数各种乱七八糟人的curveball. 我也非常在乎我是不是开心的,感受到被在乎的,即使不是最特别的一个。

能够感受到的期待是,另一家酒吧老板我能感受到的支持和爱慕,在他身上却没有,而且大概有些对所有人都有求必应的意思:我以为他喜欢我,给我总是抹钱,给我的杯子是高脚杯他人是矮的杯子,给我推荐的酒会看着我喝,然后问我好不好喝。喜欢一个人藏不住的,尤其是男孩子,和他的微信消息倒是坐实了他不喜欢我这件事,平庸的,如果店员可以当作砸钱砸成本愿意在她身上投资的妹妹,那我可能连妹妹也算不上,当然也不是什么朋友。结果发现他们家团购券和给我抹零没啥区别,给我的杯子也是随机的,请别人喝酒也是这些。

店员应该是最能看出端倪的,然而并没有什么改变。我经常做白日梦梦见如果她们能叫我不是姐姐而是嫂子就好了。那样我也不开心,还会觉着会被禁锢。

对酒的共同喜好,可能是我们交往中唯一不需要演的部分。

他偶尔会看着我头发,看我发呆,我会想如果我们早几年遇到该多好。好在我们现在遇到,也是有这样一个眼神在,没有悲伤,甚至没有除了交谈以外的情感交流。

最近做梦,做噩梦,大概因为选课加上要回去读书,每天皮质醇很高那种感觉,睡不好睡很多吃不好。最近还有梦见大强奸犯回来,进我房间压在我身上,醒来一身都是汗,很难过,好像一个秘密被压了很久很久。我已经不是当年被觊觎的身体,不是美味的金枪鱼沙拉,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痛苦和对下半身的抵抗,来自于砍掉自己一半的知觉,可是我的脑袋还在回忆。

我下半身总是 冷冷的,我原本不知道,后来是中医告诉我我上半身热,下半身冷,中焦堵住了。

他实在是没什么理由喜欢我,我在夜晚的落地窗前伸懒腰,挺直腰背看到玻璃的自己,这样也好,保护自己那样,注意力集中,也自在。爱我的人都还在继续爱我。我的体重好像一层厚厚的保护膜和防护弹,是男性中最讨厌看到的那一类,但我喜欢,不太适应这样的体重但是,我很需要这样的保护膜,至少要持续到我离开这种城市。

我的身体总是自发性的保护我,会在工作时突然困意袭来让我昏昏睡去,让我下午最安静,太阳落山那时候醒来,房间一片寂静那样。我喜欢看乌黑的屋顶和绿绿的雾中的群山,我还有长长的走廊跑道,非常矛盾的生存现实。我还有好些东西我没写完,不需要看得懂但是也要自洽那种,明天白天好些工作,我怕我做不完,我怕我又想死,我怕我是永远这样的体重,我怀念跳舞自在身体轻盈的我。那是三年前的我,还不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我。

健康是什么呢?是比现在少五十斤然后每天抑郁呕吐到想死吗,低血糖低血压每天都在胃疼。以年为单位的抑郁,抑郁的时间超过了健康的时间。无法进展的学业,每天都被惦记的肉体,我自己十分讨厌,伴随那么多不安全感。每年夏天都要被路边的人解救,还有那个强奸犯,每次都是大脑短暂失去知觉,然后像机器人那样的迎合,我讨厌所有的性,和被性驱动的东西。更恶心那种“我带坏了一个上等人”的自满,我是那个上等人。

现在不太能照顾好自己的上等人,除了crush只剩下焦虑带来波澜的人。

我好困也好累,只有李碧华能让我稍微好一些,食色性也,不是这些安放就是那些。我没有不良嗜好,喝酒是大家惊讶的你怎么还有那么多没喝完,喝完再下一杯没关系的,我说我喝完了喝懂了就不喝了。如果一定说我自己有什么什么不良嗜好,自我攻击总觉着自己的不够好可能是我的慢性疾病。我的这种自我攻击,是处境,和持续的负反馈给我的痛感,我要非常非常的自残才可以和这个环境sync,从来都是我的环境带我到一个地方,我从来没有主动的选择过一个环境,因为以前看的不是生活环境,也更没有品味,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人是没有品味的。以前和大家一样,想要卓越的环境下卓越的自己,生活状态和小红书博主比,长相和印象中最美丽的女生比,成绩和那些看起来事业有成的人比,你看,的确很多不认识自己的,但是模仿和谈恋爱的mirroring at least got me out there, 我能在be it的过程中了解到我的身体喜欢不喜欢,脑袋是否能感受到喜悦,保持活力。

我当然距离离开这里也很久了,定的机票仿佛定时的度假一般,我即将拥有的生活十分令人惊喜,即使不喜欢,也到明年四月份就结束了。我渴望和人们同频的交流,似乎最能安放我那些。

我都好多了吧,我想,我爱的crush来自温哥华,他很少提起来在村里的生活,除了说一次kelowna开车去酒庄蛮有趣的。加拿大这个地方,哪里都做,什么都做的一半,无法市场化似乎永远不能将好的东西推到卓越,我这个暂时不懂如何玩,还不懂得暂时离开自己的生存现实的人被迫的窝在一个壳子里,一直到另一个壳子学会了出来透透气,我的生活是在一次次的出来,变好的。探一口气,抓住所有那些想要离开变好的瞬间。出去一次再回来,我就有了可以从上帝视角看自己能力,超过生存现实的feedback给我自己的痛苦的能力。

be it through什么呢,无所谓的。

我总是拖拖拉拉,因为负反馈多,今晚如果实在市区,我大概又会去他的酒吧把事情做完。大概也不会有这篇日记,我发现了, 除了好的环境,也就是我能够wield的语言能让我level up,更加逼近自己的potential,去manifest

值得开心的事有,定好了机票, 然后第一个考试考的蛮好,底气来自于harwork,然而光hardwork还不行,还要争取,把自己做的contribution有五分说成八分,尤其像我这种constantly working under pressure的,outline出我工作的环境, 每周固定能拿出来不超过四小时不受打扰的小时,牺牲了一部分钱来买的学习空间让我快乐。这样的struggle下我呢能拿到的结果,我很满意,这就是底气。

做多好都不行,如果对自己的苛刻,精益求精是对事情的,对自己不要攀比,不要严苛。好好爱自己哦,老姨奶和我说,我正在学着享受自己。

享受被爱。包括网恋那些不多的“乖乖”

廉价也难得,这个时候不被觊觎我就很快乐了。

最近读了好多李碧华,几个卤水鹅写的好,卤水鹅的女儿写的真真切切,还有燕窝糕的女人,两世过后发现这也是他的妈妈,最后的咔嚓是拍照的声音,男主的男友是摄影师,对他心不在焉却喜欢转瞬即逝的那些动态的东西。他彻然醒悟的那些,这个人是妈妈,当然这生他对女人无感,只是以女人的形态爱着一个不爱他的男人。摄影师对人的被客体化,他在家中的孤单寂寞,同步妈妈的前世的处境,倒也是今生爱的唯一的女人。还有吃眼睛的女人,对孩子说“孩子我不能让你死了一次又一次。”

卤水鹅的女儿是这里最聪明,拉下体面人需要raunchy joy,当然我不推荐我这种体面人下滑,两种case我身边都有例子,会被吸引到非常差的,ali wong的老公是的,我的一个朋友的前男友是的,每况愈下。

我好不容易好起来,我父母好不容易那些,我的调酒师给我的那些,嫂子给我的那些,我的工作赋予我的,小朋友的天真给我的,本地杂志的记者朋友给我的那些。好吃好喝算命师傅给我的那些,在自己纯粹领域里做到极致的人,和他们的作品。

我要回家了,明天一早要开会,肉眼可以见到的进步,

明天祝我选课顺利,乖。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