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旸

@alibaby2021

开心的三文鱼自由,即使只有一天

正反馈负反馈都会害怕 昨天和姐姐们跑风一天,如果有个有钱男朋友带子鱼子酱厚切三文鱼能吃到腻就真的挺开心的,这个车我也喜欢,也能看出来人在谈恋爱,即使不算特别吸引,但是对她好的男孩子,她也开心。祝我自己也快快乐乐的。铁打的姐姐,流水的姐夫。

好像爱情是为数不多能安放过程的故事

李碧华《吃燕窝糕的女人》是我在《饺子》这一部里最喜欢的,写了一些自己的见解。网络上这篇开放式结局写的经得起推敲的没有

我妈怨恨的样子,像极了前任

告诉父母我要开会,10点钟清场, 他们出门我锁门。我先是尝试新耳机唱了一会歌,然后开会迅速进入工作状态。11点半他们疯狂敲门,我去开门的时候看到我妈的脸,像极了强奸犯前任电话轰炸,我拒接电话时他的样子。蓝爆米花束男朋友的家人为了他的成长教育离开这个土壤,给他接下来的一生做准备。

越窝囊越窝囊

我怎么这么窝囊,已经在最喜欢的城市了但是还是没有让身体动起来。没有让他喜欢的准台历动起来。我好困,我很想运动。我好奇有健身习惯的人都有几个运动内衣,看来我需要五六条。而且感觉好窝囊呀想吃东西😭 因为不安全感就想吃东西 吃披萨炸鸡外卖在房间里窝囊

一周一次的detox时间

我好像一不小心过上了小时候的我喜欢的生活。高中时代的我最欣赏那些有思路有struggle过程的人的作品我一直觉着很鲜活。后来发现写作这个东西是自己的therapy,会让生活变好,而不是写作成为自己的唯一的作品。我无法当作家,这太痛苦了,但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总会变得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

太难了

今天做好了心理建设出来熟悉的咖啡店长吧台来学习,准备summer 第一节课的test 3, 打开邮件邮箱如同垃圾桶一样像我倾泻而来。七年在这个国家,也算老移民了,我还是没适应这里的工作生活边界,令人难受。好在我那个300多刀还似乎大概没影响征信之类,我想还钱要求我去柜台,我一个县…

Leave things be和我认识的那些卓越的人

versatile和卓越可以并存 然后 对于解决问题的过程,我把他们当成学习的过程 火车上听到Yuja Wang,我爱的

一些关于clinical psychology的执念

我一直是很想要话语权的,尤其是学科内,领域内。我想在我目前的专业内读到phd也是因为心理学在犯罪,减刑里面的应用,还有社会的惩罚机制是如何平衡安全和成本,和这种司法系统是如何到个人头上是如何运作的。昨天刷到了一个北美张雪峰在吐槽H1B签证接近奴隶制,字字诛心那种深刻,和她自己从这...

我是如何做到的感觉一步步固步自封的

我的生活就和油封鸭腿,细细密密的被油脂包裹 我想说首先我不喜欢这个大学的人,说中文的说英文的都不太行。得认识二十几个能有一个像的人就不错了。然而这个城市多了一个我喜欢的人即使不是说中文的,然后多伦多那边现在有多了一个朋友,这是好事。但是依然无法改变我没有同学和我对照答案,没有情绪支持,没有tutor 匹配度的问题。

往前走,回头看

我今天突然想到一个事,我父母过来看我对我的生活环境不满意,骂我说我对生活不行,为什么不回国。我当北漂的难度远远大于在村里吃屎,因为吃的都是屎,国内有一群人和我一起吃屎,不孤独,但是最终可能都是要出来,出来吃屎,早点吃完,早点有选择权。还有就是,他们骂我读书用了很久,我知道我不只是...

上学和哭统计学是privilege,两年前的我一定很羡慕我现在的自己

今天收到邮件,三百刀的信用卡欠款,我真觉着现在就是我的世界末日。我也真的够了活在恐惧里。而且我不知道能怎么还,因为我的村里银行卡号已经关了。人在一件事情上做的好就会想要更好,我知道在我认识的人里,喜欢高难度和冲浪,主要是在已经尝试过的成功里挑战自己的极限,对我来说这个有path可...

letter to the person I used to love I think

学生时代一定有crush 老师的经历。我现在觉着很难的时候,我很想告诉他。While as though you cannot see this letter here, which is exactly why I am writing here, I recalled man...

往前走,往回看

话说写这篇的时候,我人又跑到了一开始写文章的城市。很开心,我有自己的一个空间,而且I m paying towards a lifestyle i enjoy. 上班最讨厌的事情是起床,我就是那种作息非常糟糕的选手,所以睡不好经常非常cranky.

父母认知差人脉差

还自觉着有点小钱。明知道你上学。生活在县城,不可能赚到什么钱,所以就拿零花钱控制你。结果就是你吃不好睡不好效率低,在恐慌抑郁的情况下3/5,最高的成绩是B,最差的成绩是D,两门挂掉。结果重修一门一万块,这一万块放在零花钱,分成八个月给,一个月一千多完全可以让你以非常好的成绩大三毕业了。

县城赚钱的limitation

赚钱好赚,针对我个人,当然我也没在城市生活过。但是这里谈几个花钱的limitation,对我来说花钱赚钱很像 张家大串卖炸串的钱被骗走了 几十万。对方承诺他们每年都有钱,那去投资了。还有一个朋友被骗了,信用卡的钱也是几十万,不如第一个多。做好的事情好的生意赔了一笔,二十岁赚到钱四十岁亏钱,县城无法拥有精神文化生活。

美丽的空洞和生命力

最近照镜子,很难和自毁阶段的生成的疤痕和解,我照镜子还是默认自己的以前的样子,看现在的自己就很难和解。然后我就想起来照镜子总觉着有一点点的不完美,和美丽了也就那样,欣赏过后又是空洞。以前无数的发呆和书店看到无数小小的自己那种无助,比较讨厌其实,我可能更喜欢现在至少还有一点不在乎,不焦虑,无所谓。

Ginny and Georgia 是被underrated的剧

女性之间的互相欣赏,互相成全。和思悼的君臣父子诉求的priority不同,女性互相成全脱离父权世袭制下对个人权利所有制的默认期待,对土地的继承权的争夺,可以纯粹来自于对这个人的欣赏。“i know she is better than me, better than I will ever be.

因为山本耀司的采访开始研究integrating shadow这件事

1)vulnerabilty 和fragile一直是很吸引我的特质。今天看山本耀司突然觉着,拥有特种特质其实有一种有点破碎感的意思,一种在他们身上的无助并不是无力,这样的vulnerability和fragility上的专一,是一种privilege.

我爸是我妈的走狗

一个活不出自己的成年人,我在期待什么 之前我妈在我微信上犯贱,我拉黑了。今天让她取东西,群里发了一堆消息没动静,估计想和我断绝关系,以经济sanction的形式。我爸接电话的时候,好好好,行行行,一套习惯了答应什么都做不到的架势 我在家让他取东西的时候,他一脸怒目圆睁眉头紧锁,就怕麻烦,就怕别人找他有事。

学理科的恐惧来自理工科男那种情商低

最近一年遇到的理工男 我对理工男这个词没有滤镜,好多时候在看不见结果的事情上做事,但相信这个事情一定会好的 这个逻辑上,我永远站学习,而不是赚钱。赚钱的很多人,都是学习不好才去赚钱,看到街坊的谁谁谁赚了什么钱,出租车司机赚了十几万,谁开饭店做销又赚钱 但是我很清楚,会学习的人,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