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的青春下 第五章 你能等我嗎?

德希
·
(edited)
·
IPFS
·
我聽見易君在堂屋靠近天井這邊高聲大喊「你給我好好聽着,我好愛你,只求你不要太早結婚,再給我半年時間,我便考上大學了,我要讀大學,讀了回來接你!」……

星期六中午,當老師們都在食堂吃飯時,趁著大家都還在餐桌上,校長通知說「吃完飯大家就可以回家了,今天休息半天,明天請大家回校勞動整地,栽紅苕秧,​8​點點名。」老師們也沒多說什麼,吃好飯,我趕緊回屋收拾,不想浪費時間,於是大約下午兩點半的時候,我便回到了家了。

  剛一進門,便見易君在上面的堂屋裏來回走動,我家的房門此時對着大門也是開着的。乾媽一見我,便立刻把我接進了屋裏。我走的很熱,正坐下來喝茶。這時,我聽見易君在堂屋靠近天井這邊高聲大喊「你給我好好聽着,我好愛你,只求你不要太早結婚,再給我半年時間,我便考上大學了,我要讀大學,讀了回來接你!」

  我聽到他這樣說便什麼都忘了,站起身來便向外走。我想對他說「易君,你不必求我,難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嗎?」剛走到門口,我站住了,因爲我聽見了易母的聲音,「你在這裏喊什麼?」她呵斥易君道「人家已經訂婚了,你難道還不知道?」「我就是要喊,就是要讓她聽到,你不需要去找靠山,你就是考上了學校,都收不到通知書的,暑假我帶你到學校去考,就在那裏等通知。」

  易君站在樓上的樓梯口正好看到我,四目相對 他又接著說:「對不起,我也是賈老師的學生,當時有些事情我想到我不能不那麼做,現在我開始反省我那樣做是否對了,不那樣做,我還可以經常來看你,這樣做了你現在要走得遠遠的,讓我見都見不到你。我好難過呀,只求你再給我半年時間,我只要半年時間都夠了,我考上了大學,一切都會好了⋯⋯」我剛想說些什麼,這時乾媽來到門前,她問我「是誰在和你說話?」我還未回答,又聽見易君在那裡喊「你不知道我好愛你,我差點爲你死了,你都不知道我是怎麼跑回家來的,我只求你再給我半年時間。」「我也愛你」我在屋裏也大聲喊起來,喊完便向外走,但是我的乾媽太厲害了,我才開始講話,她便高聲大喊起來,還呼的一聲把門關上了。「你還在這裏喊嘛?別人並不理你,你看,把門都關上了,你給我進去!」易母的聲音。這時 乾媽也站在門前,用背把門抵住。易君的母親在推兒子進屋,我一下子明白過來。兩位母親都是厲害的,現在不是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時候了。漸漸的,一切聲音都平息下來,屋內靜悄悄,整個房子都寂靜無聲了。一棟房子裏兩間寢室,中間夾着兩個年輕人,他們是那樣的相愛,可是他們都有厲害的母親。

  過了許久,乾媽開始說:「雲鷹 ,他是你以前的男友嗎?看來你真的是有男友的,可是你倆都還小,他給不了你什麼的。就算他讀了大學又怎樣? 進了大學 ,裡面好的女學生多的是。你還真以為他大學讀畢業了就能回來娶你?雲鷹啊 你是訂了婚的。文堅哪裡都比他強。」一席話說得我垂頭喪氣的。

  文堅和他四姨在我們吃過晚飯後來了,乾媽說:「你怎麼才來?雲鷹下午就到了。」「我不知道她會下午就來,我以爲她要晚上才到呢。」文堅回答。

  「校長叫我們今天下午休息,明天搞勞動。」說完我又問他,「你吃過飯嗎?」「吃過了。」文堅微微一笑。「你怎麼不過來一起吃飯?難道你連飯都不在我們家吃嗎?」「不是的,四姨把飯做好了,我想就在她家裏吃也是一樣的,幹媽年紀大了,我怕麻煩她」

  我嘆息着點了點頭,我想,文堅真好。很會爲人着想,很會體貼人的。有些話我該怎樣對他講啊?我默默的注視着他,文堅察覺到了些什麼,也不說話,只是默默的注視着我。過了好久,我吞吞吐吐的對他說:「文堅大哥,我們學校還沒有放假,如果現在我就和你離開了,他們一時也找不到老師,看來這次我是不能跟你走了。」

  「這點我懂,我是搞教育的,怎麼能不懂。」文堅說完又從口袋裏拿出錢來對我說:「這裏是98元,你拿着吧,以後有時間了你就自己來。」

  98元在那個年代是一筆大款,普通人快一年的收入了。「不拿錢了吧,堅兄,我有錢的,去之前我給你寫信。」「一定要拿着,我們都訂婚了,還分什麼你我。」文堅堅持著,我不忍傷他的心,便說,「那好吧,交給乾媽先保管着,我每每個月的工資也是花不完的,都交給乾媽保管着。」於是錢遞給了乾媽,她笑盈盈的接過錢。文堅也笑了「對 給乾媽拿著,乾媽,你看你女兒很孝順,以後我也這樣。」乾媽笑得更是合不攏嘴了。連誇文堅有學問、好體貼、好孝順。後來她又去給文堅煮荷包蛋去了。他走後,文堅對我說:「在這裏有你乾媽照顧你,我也放心了。以後到了星期天,不要老在家裏坐着,就到我表姐、哥哥家裏去走走。我哥哥家在農村,那裏空氣新鮮,田園景色也很美。」

  他又接著說「我父母去世得早,我只有這個哥哥。他對我很好,他愛我,對你也會很好的。」

  我不由得回答道「好的,以後到了星期天,我就去你表姐和哥哥家裏去玩。」文堅見我答應又說「我回家探親已經很久了 就這幾天得走了,我們今天分別後,可能要過許久才見面的。我走後,你要好好的保重。」

  然後 他看著我的眼睛,嘆了一口氣 眼睛里有一股希望的火苗「我要走了,你還有什麼話對我說嗎?」「文哥,你也要好好保重。你要經常寫信來,」我忍不住掉下眼淚,我奇怪自己為為了文堅的離開掉淚,我的心被這2個男人分成兩半了嗎?我轉過身 悄悄擦掉眼淚,這時,坐在一旁的四姨,本一直不說話 現在忍不住說「你們明天搞勞動,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就請一天假,多陪陪文堅嘛,連我們都還沒有看清楚⋯⋯.」四姨的話還沒有講完,文堅就打斷她說:「四姨,您不要這樣說,她新參加工作,要好好表現,讓她走,讓她好好想想。」此時已經晚上8點過了,我還要連夜趕回學校,要走15里路,想到如果文堅為了送我,往返要走30里,很累的。我不想讓他累,便說:「那麼,文哥,我就一個人回學校去了,如果你下周走,星期天我下來送你,如果你要提前走,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要多保重啊。」「我的時間緊迫。可能等不到你下次來送我了,讓我送你回學校吧。」「可是路太遠呀,還要返回來,就讓我一個人走吧,何苦讓兩個人都累着。」「那好吧,你要保重。」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把送我到門外,自己便返回去了。

  出得家門,看見外面黑沉沉的,我不敢一個人走小路,便向高升塘方向上去,然後沿着公路走回學校。這要讓我多走幾公里路,但走公路安全許多。在公路上我默默地走了許久,猛一回頭,看見在不遠的路燈下,有一位很像文堅的人,。他看見我看他,便猛一轉身走了。我向前追去,想叫住他,來到那人剛才站的路燈下,四處張望,早已不見對方的蹤跡。我想可能是我看錯了,便又沿着公路,繼續向學校走去。突然一陣悲哀襲來,我便不由得自己抽抽搭搭的哭起來。反正這時夜正濃,路上又無行人,我的淚水也只有我知道,我感到許多事情很爲難。

  我感到很對不起文堅,臨別時他給我的錢是98元錢。我不知道他存了多久,其中帶着久字,這是希望我們的關系能永久的意思。然而我知道我注定要對不起他,他什麼都好,可我愛的人是和我同窗3年的易君。也許乾媽說得對,就算他讀了大學 ,可大學里又美又優秀的女生很多,他可能會忘了我的。可我現在才18歲,他畢業時我才22歲 依舊很年輕。就算他負了我 ,可至少我為這段感情盡力了。

  我想著文堅,他那麼好,可我註定要辜負這個優秀的男人對我的一片心意。我真的不愛他嗎?雖然他和我認識的時間不長,我同意訂婚大部分是因為乾媽的原因,可是如果我對他一點沒意思 也不會同意訂婚了。哎呀 沒有訂婚是最好的。我感覺我連自己也不懂了,也許我愛易君,但理性的那個我卻很早選擇了文堅,但當易君說要我等他時,我的心又百分百跑到了易君那裡。要不然 ,今夜我會讓文堅送我,​2​個相愛的人不是喜歡黏在一起 ,要爭分奪秒的在一起嗎?我卻願意和文堅保持距離。

  所以我爲自己和文堅哭泣。我哭我遲早要負他,也哭和易君不確定的未來。在這個3月陽春的夜晚,月色朦朦,空氣裡有桃花和其他一些草木的混合的香味,然而我沒有心情來欣賞這一切,只覺得自己的頭腦如同這夜晚的空氣一樣混雜。

  走了幾十里路,在離學校1公里的地方,遇到了好幾位從不同方向返校的老師。在糧食匱乏的年代,栽紅薯是大事。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德希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 Author
  • More

終是錯過

1957的青春 下 第12章 匆忙結婚

1957的青春 下 第11章 陳家巷的陳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