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迫于政治报复,中国媒体纷纷停止报名海外新闻奖

林晓康
·
·
IPFS
·
5月3日是由联合国确立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无国界记者(RSF)公布2024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72位。
RDF公布2024年度《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 https://rsf.org/fr/classement

北京—— 5月3日是由联合国确立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无国界记者(RSF)公布2024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72位。

在中国不断强化“泛国家安全化”的措施下,舆论管控与言论空间大幅减少。不少曾经在中国大陆感言的“媒体”也纷纷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香港非营利组织“亚洲出版业协会”(SOPA)公布2024年“卓越新闻奖”的名单之际,许多中国媒体纷纷停止参加海外新闻奖项,因为它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担忧被指责“与外国势力勾结”。不过,今年腾讯新闻却以一篇科技类的报道获得卓越科技新闻奖。

财新传媒(Caixin Media)曾在2014年至2018年,连续五年获得亚洲出版业协会(SOPA)的新闻奖项。不过,两位财新传媒的资深员工告诉《日经亚洲》,近年来出于“显而易见的理由”,他们已不再报名参加该奖项。

“我们不能递件,即使收到海外机构的邀请,我们也不能参加。”其中一人说。

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英文网络杂志《第六声》(Sixth Tone),过去也曾多年入围或获得SOPA新闻奖,但今年也没有提交任何作品。

与此同时,《第六声》与其姊妹刊《澎湃新闻》今年都解除了SOPA会员资格。

去年,由中国官方支持的英文双月刊《汉语世界》也在内地获奖者之列,但该刊物今年也没有提交作品。

近年来,包括财新、《第六声》在内,一些中国媒体因为发表批评北京的调查性报导,而受到越来越多亲北京人士的批评,他们攻击这些媒体“频频获得西方认可的国际奖项,如SOPA”,“明显带有西方抹黑中国的滤镜”。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一些有影子官方背景的自媒体账号也指责这些媒体的是替“外国人”说话。

中国领导人在多次考察主要新闻媒体时说,党媒姓党,是党的喉舌。将宣传视为“生命线”的北京而言,中国不允许出现“不同的声音”。

一直以来,对于中国官媒的从业者而言,最大的问题是薪资和延续性的待遇问题。在网络资讯发达的今天,一些中国地方媒体已经没有能力去足额支付雇员的工资,但是党还是要求照常宣传。

来自中国党媒工作的李先生说,在官媒里,党媒的宣传经费是唯一能够足额保障的,像地方性的日报和省级电视台,其他地方性的电视台和杂志只能靠后。

曾经来自上海官媒旗下的《第六声》在2022年底曾做了一个年度回顾项目,当时中共刚刚取消“清零”封锁,该报导以“住房危机”、“性别暴力”、“新冠”等流行语,将中国描绘成了一个前景黯淡的社会。此举却招致上海当局的强烈不满,一些中国民族主义者们则纷纷将该报道举报到国家安全部门,并要求彻查这家媒体。

不过,中国国安部至今没有单独对该事件做出任何回应。

在不同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语境下,对于新闻的定义往往采取不同的看法,事实上,如何将新闻的真正作用发挥出来?在中国严酷的舆论环境下,却成为许多官媒值得思考的问题。


更多内容请访问:https://unknownpod.substack.com/p/891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