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日書 ▇ (3-2)在關係裡感覺到陌生的自己

林靈姝
·
·
IPFS
·
那是一個在少女心中可能非常高光的時候,但也是一個非常諷刺的時刻。
▇ 七日書 ▇ 這個系列是參與馬特市七日書自由寫,七天寫日記的共創計劃

第二天(7月2日)
在一段關係裡,是否曾有一個時刻讓你感到自己非常陌生,完全認不出這時的自己?寫一個這樣的時刻。


那是一個在少女心中可能非常高光的時候,但也是一個非常諷刺的時刻。

場景是這樣的:

高大帥氣歌聲酷似張學友的男孩,參加學校舉辦的歌唱比賽。他的演唱曲目是陶喆的「愛很簡單」,一開口的低音就讓人如痴如醉,第一段唱完的時候引來此起彼落的歡呼,然而接下來更令尖叫聲四起,因為他一邊唱一邊走下舞台,眼光似乎鎖定了某個場中的聽眾。

「沒有後悔為愛日夜去跟隨,那個瘋狂的人是我....ohoh~」

他露出迷人的笑容,引吭高歌,慢慢走到觀眾席的中央,在震耳欲隆的尖叫聲裡牽起一位女孩的手深情獻唱

「I love you 無法不愛你 baby 說你也愛我
 I love you 永遠不願意 baby 失去你.......」


對,那個女孩是我。
男孩是我的第一任男友。
但是那全場的燈光和眼光都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心裡想的,是分手。

圖片是拜託CANVA畫的,大概下了七八次咒語都不太對,勉強挑了一個稍微接近的樣子。


並不是因為這個看似浪漫的舉措不得我心,只是在這之前我就已經在思考要提分開了。

交往大概一年多,可能因為是第一次投入戀愛關係,我花超級多時間調適自己,跟他也有太多價值觀不一樣而最終無法妥協的地方,說到底是我的問題,當時答應追求太匆促,因為———我會答應他,是為了逃避另一段無法承諾的關係。

(這個部分,第三天待續。)

他可能發現了我那一陣子的意興闌珊,竟然選擇在公開場合放大招,在這之前我完全不知道他會來這一手。而在那個眾目睽睽的當下,我只能露出微笑接受他牽著我手唱完歌,然後再被牽到台上,還被主持人進行了一段尷尬到爆炸的訪問。

那個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無意識的回答主持人問的問題,怎麼被騙到手的?交往多久了?主持人調侃他,說這麼漂亮的女孩要小心看好,不要以為歌唱完就算了.....


他在那場比賽中好像有前三名,我不記得細節了,殘留的印象是跟著他和他們班同學去吃飯的時候,他用一種彷彿收獲戰利品的眼光盯緊我,而他的女同學們圍著我嘰嘰喳喳的,羨慕我如何征服了他的心。

啊,我又掉了那個不認識自己的黑洞裡,那個時候我根本不可能不給他面子或台階下,我只能假裝恩恩愛愛,現在也不記得我到底回答或互動了什麼。但我的心裡在吶喊,我想分手,不要再問了!


這段感情最後當然還是結束了。
七日書的第一期第一天中,我寫過分手的場地—天母公園。最後的日子我唯一感受的就只有這四個字:同床異夢。

那種違心的不適感不曾再出現過,因為我終於明白,我只能去愛我愛的人,而其實不能委於一個愛我大於我愛他的人。說是奴吧,也只好認了。😆


因為本名很特別,就不再取暱稱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闖盪元宇宙囉。我是靈姝,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寫文案,喜歡文字能帶來的力量,更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如果你喜歡,就幫我拍拍手吧。↙↙↙↙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林靈姝多元工作者|文案。行銷。企劃。寫作| 喜歡閱讀世界,喜歡人,喜歡文字推進的力量, 最喜歡你喜歡我的文字。 More about me:https://sites.google.com/view/lingshu1019/
  • Author
  • More

▇ 心對話 ▇ 大暑,屬於自己的定義

▇ 心對話 ▇ 小暑,心靈的消暑秘方

▇ 七日書 ▇ (3-7)一直記得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