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耗,契機

WrightFu
·
·
IPFS
·
這次經歷,倒也讓自己重新審視了加密貨幣資產的配置,和在城市面貌出現進一步的轉變前,盡快擬定一些新的拍攝計劃了。
2024 年 1 月 20 日,順德大良華蓋路

2023 年尾的某一個晚上,如常開啟電腦,在載入桌面的時候,突然當機,長按開關掣也無法把電腦關掉,只能粗暴地截斷電源。重新啟動後,卻發現無法偵測到硬碟的存在,反覆嘗試多次,也無補於事。

翌日,買了另一隻新的硬碟,插進底版後,電腦能夠重新啟動了。即是說,出了問題的,應該是硬碟本身。但是,這電腦只買了一年半,硬碟在那麼短時間就出現問題,實在不太尋常。

一年半前,上一部電腦主機壽終正寢的時候,有把硬碟裡的資料轉移至另一載體作備份,但那載體本身也有一把年紀,長年沒有使用下,原來也無聲無息的,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進入社會大學後,自己(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沒有在電腦裡儲存很多辦公檔案,而隨著公民社會在「美麗新香港」下變得凋零,一些昔日下載過的政府文件或參考讀本,如今看來,也沒有甚麼用武之地。硬碟裡儲存著較為重要的東西,則是一份記錄著把穩定幣放到了甚麼 DeFi 平台做 staking 的 excel sheet,以及十多年來為這個城市,拍下的近萬張照片。

再三思索下,還是拿著壞了的硬碟,跑到腦場尋找提供數據恢復服務的店子,看看能否把裡面的資料都恢復過來。儘管收費不算便宜,但還是決定「買個希望」搏一鋪。經過了數星期的等待,收到了店子的回覆,不幸地,資料還是無法救回來。


在加密貨幣開始受大眾注視和進入盛景的時候,自己有把不少加密貨幣轉換成穩定幣,並分別放在一些 CeFi 和 DeFi 裡做 staking 獲取利息。但在早前的一段時間,自己因為各種原因,很離譜地沒有妥善的管理這些加密貨幣資產,得悉本來的算表已煙沒在數據洪流裡,荒忙地在 Etherscan 等平台追溯著眾多昔日的交易紀錄和平台 token 的清單,總算 locate 得到大部份 stake 在各大平台上的穩定幣。經歷了一輪熊市嚴冬,和行業的不斷演化,在一輪疏理之間,才發現有些 DeFi protocol 已經停止運作,網頁端也變成 404 了。而仍然在生存、運作著的平台,來到這刻,或多或少,亦證明了其實力和地位。

只是,有些 stake 了的穩定幣,還是無法尋回或取回,金額相信亦不算少,只能當作是交學費了,也只能樂觀地安慰自己,這兩三年工作、「秘撈」賺回來的錢,是可以補回這上損失。加密貨幣的市況已然回暖,亦有眾多新興的趨勢和玩意在冒起,或蠢蠢欲動,以前或許會有較大意欲嘗試不同的平台和模式去賺取更多的 profit,但如今看來,踏實地選取少量相對堅固的平台和服務,才可更好的去 manage 這些資產。


自中學年代開始對城市發展、歷史文化產生興趣,也開始養成了城市漫步、攝影的習慣,為這個城市留下倩影,做個記錄。Citywalk 這個概念,於 2023 年的洼地,突然變得流行,「散步學」在近年的香港,也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重視,這件事情,多年前已成為了小弟的日常。

對比起眾多攝影高手和城市獵人,自己的拍攝數量和技藝,絕對不能比疑,但多年來聚沙成塔,久而久之,也可以透過不同的照片,窺探一個地方的面貌變遷。以前曾經有在 Flickr、Picasa 等平台經營相簿,但這些平台相繼停關後,大多數照片,也變成了私人收藏,儘管不會常常開啟觀賞,但也可擔當寫作素材,在一些網上討論裡,也可擔當著助證歷史的功用。

遺憾的是,當這些十多年來斷斷續續拍下的照片永遠消失,就算自己重新安排一堆「翻拍」的計劃,有很多景致,隨著拆遷重建、新樓拔地而起,已無法再捕捉得到。趁著這個時刻回憶著自己拍過的種種,也不禁慨歎,城市巨輪轉變之快,推土機的魔爪,亦依舊猖狂。

唯一慶幸的是,在硬碟突然死亡前,有一堆照片仍待在相機裡,未有轉移至電腦,連同後來拍攝的,近兩個月拍下的三百多張照片,已包括著香港、廣州、順德、深圳,亦側面襯托著現時自己的生活形態。

這次經歷,故然提醒了自己恆常地透過可靠的載體做備份的習慣,與此同時,倒也讓自己重新審視了加密貨幣資產的配置,和在城市面貌出現進一步的轉變前,盡快擬定一些新的拍攝計劃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WrightFu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 Author
  • More

2024,再談港深文化交互

休止符

相距近三年,我重新登入了自己的 Facebook 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