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炸花枝丸

Flora異想
·
·
IPFS
·

  一坐上火車就有一種要回外婆家的錯覺,以前回外婆家總是坐火車。而小時候也喜歡坐火車,因為坐火車象徵著就是出去玩,即便只是去外婆家,都像是在玩。

小時候只要能離開家就像放出鳥籠的小鳥般快樂興奮。而現在卻是常常想回家。人的心態隨著年齡而有變化,越老心卻越想離父母近一點。

  我家住在桃園,而外婆家在台南的白河。當時的白河比較鄉下,交通不是非常便利,所以下了火車還得坐上一段顛簸的公車路程才能到達。下車後,仍須再走上將近40分鐘的道路才能真正回到外婆家。

  說穿了去外婆家,根本是一趟極限運動,對小時的我的確是一種煎熬。通常回外婆家都會住上一小段時間,長則一兩個月,短則兩個星期。所以還得帶上大包小包的行李跟禮物,回外婆家一趟真的很辛苦。我想對母親而言,這就是一條回家的路,既習慣而又熟悉吧。

好友拍攝

外婆有很多孫子女,相較於男孩,外婆更疼我家四個女兒。我們比起其他男生實在乖巧太多了。鄉下總有許多好玩的地方,有果園可去,有溪邊可以玩水嬉戲,我們總被表哥們帶著到處跑,雖是如此,我們還是非常聽話。畢竟是女孩,不太可能做些危險的動作,但男孩可不同,爬樹、偷摘別人家的芒果等等,都讓外婆氣急敗壞地想揍人。

  也因此外婆總會預備我們喜歡吃的菜色慰勞我們的乖巧。

  她知道我最愛吃的就是酥炸花枝丸,每次只要我在,一定會有這道菜。外婆做的花枝丸會炸得香酥爽口,外觀金黃,每一口咬下都是酥脆又多汁。花枝丸在外婆手裡總有股香甜的鮮滋味,那手藝帶來的香氣真是忘不了。每次我都會多吃好幾顆,深怕吃不夠似地,表哥表弟們也會搶著吃,所以一定要抓緊時間,也顧不得燙口,否則一下子就見盤底了。

而酥炸花枝丸就是外婆給我最好的回憶。

圖片來源:https://cafemom.tw/archives/2624

直到現在花枝丸仍是我喜愛的食物,它充滿了外婆對我的重視與愛的意義。縱使她年紀大了,眼睛看不清楚,知道我們要去看望她,還特地去市場買花枝丸,熱情地做這道菜給我們吃。那份疼愛的心意至今依舊暖著我的心和眼。

  妹妹們常說,外婆只記得妳喜歡的花枝丸,卻沒有記下其他孫子愛吃的食物,心中頗有微詞。而我的歡喜及優越感在此時更是明顯。外婆在做菜給我吃的這件事上完全顯明她對我的疼愛。

  如今嘴裡還是常吃炸得酥脆的花枝丸,滿足了口慾,也滿足了想念外婆的心,每一口都充滿了無限滿足與無限念想。

外婆我想妳了。


@Jeger 看看這一篇是否符合徵文主題,若是不符合徵文,也沒關係,非常謝謝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Flora異想喜歡閱讀,喜歡隨寫,期待免於汲汲營營,只想記錄50+的人生,為自己多留一些色彩。文字或許平凡,但在於分享生活、觀點,並能盡情享受在當下,是我想追求的優雅!
  • Author
  • More

老了

貓主子

昏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