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GAZER

ASTROJOKE
·
·
IPFS
·
2018年,我被邀請寫一篇文章,題目是我想成為怎樣的人。

《人生探險家》

致此刻心在跳動的人:

   首先,十分感激你,這是一份討人喜歡的功課,功課本應具探討自我的性質。我會由「想成為怎樣的人?」入手。說實在的,這是我每天也在思考的問題。因為,我們都有數不盡的可能性。闖蕩冒險、聆聽異見、翻閱新書、愛恨他人、盡情繪畫後,總會大開眼界,全因過程中自己的言行舉動,什至意欲總是預料之外。所以,對于自己的認識,也在不斷擴大。世界無限,人的內在世界亦無限。但我確信,每個無常的生命體都有其獨一無二的靈魂和屬性,而我,是一個不斷追尋和體現真理的生命體——小丑。


  我很想如實地回答這個問題,因此,先要找出問題的本質。「理想我」和「自觀我」唇亡齒寒。「想成為怎樣的人」是只會在當某人的「理想我」與「自觀我」有落差時才會想的問題。換言之,通常回答者都是道出自己目前不具備的特質。故此,在下將會超越固有思想及文字的框架,寫出最批判和真實的答案,務求徹底知道自己內心真正想法,不虛此文。


  如何開始?先從字面解釋入手。第一,「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這命題,會誤導回答者的思考方向。「想」字令人無意識下先入為主,心中斷定自己須說出自己期望但還未達到的狀態。「謙卑」與「禮節」亦摻了一腳,人總是支持「我不夠好,還有進步/改變的空間」的說法,這其實是完美主義,即覺得自己離完美差大截而須盡善盡美的「完美主義」。若劈頭就說「我已經是一個友善的人,這個特質讓我很自豪,不期許成為另外怎樣的人」,也許讓對方覺得是敷衍之語,什至自視過高。所以,大家均堅持用「想」字去表現謙虛,想,不過未達到,所以我會為這人格標準努力,看,多有說服力。大家總說「我想點點點」,而不是「我是點點點」、「我能點點點」等等。事實是,這些字眼均不重要。「怎樣的人」才是該細心思考的地方。第二,「怎樣」必須是很獨立的,即免除他人或社會對「人應是怎樣」的所有定義。不排除有人很認同那些期望如:警察是十惡不赦的、總統以民為本、藝術家要曲高和寡、溫柔的人永遠不會發脾氣、聰明的人有智慧而不是精於世故、女神從不放屁等等。我必須面對真正的自己,真實到就算我想成為連環殺手或不想做人也必須認可自己有這些願望。第三,「人」其實是一個很大局限,這字的威力大得反常。試思考一個問題:人和動物有什麼特質是不相同的?我不知道你能答上多少個,但我以十條頭髮擔保不出五個。即時的話,我只想到一個:理性。牠們也比我們更有品味和美感,我在紀錄片中看過猩猩舔自己的血佈置洞穴和樹幹。在我眼中,如果你不會理性思考的話,人和動物真的沒多大分別。因為這是唯一能為人類帶來優越感的方法。重點在於,「人」界定了我們只會做普遍人會做的事。例如:a君希望自己是一個消防員,做一個捨己為人、維護人類性命財產或保護大自然免於山火之災的偉大勇士。不過,其實不需要這個職業的責任,人皆有義務在能力範圍內當下幫助他人脱離危險。動物更不在話下,貓狗會舔陌生人的傷口、撲擊敵人的是駑馬軍犬、找到屍體的是雪狼、懂互相協作溝通達成共識的是螞蟻、會建築的是鳥兒。但牠們從不知道責任和職業是怎樣的概念,也許還會不知道自己是一隻動物。我沒有資格稱呼自己是一個人,所以回答這個問題,我會以「覺得自己應該是怎樣的一個生命體」的方向進發。


  明白命題後,是盡情回答的時候了。我叫簡樂芝,有一單純的希望,就是讓自己成為一個正義的生命體,但還未真正達到。對于我來說,正義指每個人自身內的各種品質在自身各自起作用,即做他本分的事情,這是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教知我的。也許,每個人的潛能都會跟隨泥土埋下,沒有人是全然正義的。但我願意花光一生,去發揮和尋找屬于自己的正義。已被體現的正義方面,我覺得,為其他生命體帶來快樂是我的品質之一,是我一直想成為,但發覺原來每刻在體現的特性。這個感覺很美好,承載著緬甸夥伴、家人、朋友、陌生人、貓咪等等對知識及生命的熱情而為自己努力,也讓他們知道,大家是並肩走在一起。母親上班時被上司責罵,回家後我為她炮製甜點,播首許冠傑的歌曲,使她忘卻頹喪;為了同學能有好成績和心情,我願意讓他們抄考我的功課,也希望他們能因明白答案而感高興,所以極力向他們解釋答題的方式;陌生人在公園低頭哭泣,很想為其解憂,心裡戚戚然。不過,人人都有自己的空間和取向,也許他不想在哀傷時被打擾,所以,我到對面的便利店買了一包糖果,連同紙巾放在他的坐椅旁。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生命體:暴躁的老爺爺、害羞的小男孩、童年陰影揮之不去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強姦犯或多情種子、奸險的政治家、愛嬌爹人的花貓和冷血地推同伴下海的企鵝等等。他們都有其長處短處、性格偏好、執著意志什至陰暗面。無論是誰,我都想守護他們,以及令他們快樂。因為,萬物都應該覺知自己是獨一無二、維持宇宙和諧和成就他人的生命體。而我,衷心希望自己能做到真正無私,以身為天下。我感覺得到,無私也是我的品質,但基於數不清的社會身分如:女性、女兒、朋友、學生、成年人、副社長、演員和香港人等等,令我不由自主地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例如婆婆可能會因為我是雙性戀而感羞愧,導致我不敢擁抱自己的慾念 ;知道自己應當一名奉公守法的市民而不跨越警察設置的路障,以致無辜地站在紅白膠條後僅用言語痛擊對方,不敢發難。


說到底,我無非是想做一個探險家。物理方面,我想透視自己的身體,看看是否由星星和原子組成。原子是看過,就是那些圖片和影片上的綠色紫色藍色波波相互交替扭曲,或是由萬人推崇的自然哲學家德謨克利特、中國思想家墨子和物理學家牛頓口中確認。不過,眼不見不為實,我很想觸摸,那個真實的星星和原子。星星,過萬攝氏,確實難辦。看來,餘生只好將它歸於心理方面,用心去與大自然聯系,感知它們在我軀體內的存在。哎,物理方面似乎不物理和合理,舉個實在一點。我想遊遍世界每個角落,因為它們都有值得我去探索和細味的故事和歷史。目前,第一個目標是雅典,憧憬著站在神廟、雕像和劇場內閉眼幻想古代哲人、劇作家、雕塑家忙著事務的模樣。乃止現居社區內的每寸土地和磚頭,可能地板下藏有地雷和恐龍化骨呢!不不不,小蟻和毛蟲都讓我嘆為觀止了,恨不得拿著放大鏡看著他們來回走動整天。心理方面,「take me on a tour of your psyche」是我對聽得懂英文的生命體經常說的話。對我來說,表象總是充滿著膚淺的欺騙,唯有易地而處,才能明白他人的心。亦是基於好奇的探索本性,我總是關注人的內心世界。「您會不會笑著笑著就想哭?」、「您會否看著老人的樣子便聯想他年輕的樣子?」、「您今天開心嗎?」、「您的夢裡有出現過陌生人嗎?那也許是一種預兆。」、「您會發覺大部分人的行為都是反射的嗎?」和「在狂歡後獨自回家時,您會生起孤獨的感覺嗎?」等等,都是我反復求索的語言表現。而生命是怎樣來的,往往是牽在心頭的大問題,是我最喜愛探索的事情。

有一個深藏不敢露的內在品質最近在身體內起作用,它在社會中不被認可為正義的。不知怎的,我覺得自己本是一顆隕石,居於外太空,然後高速降落在地球上。當進入大氣層,在化學作用下升溫,成為流星。匆匆閃過,坐在海攤的情人以擁吻記載此刻永恆、孩童隔窗閉眼許願、科學家忙著寫下運行公式、樹葉因磨擦而焚燒、虎嘯鳥啼。我,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改變不同生命體的命運,但轉眼即逝,碰地,粉身碎骨。這是在下作為探險家的一大發現,我有一個正義的反應物植根潛意識:捨生取義。為什麼社會不認可?因為我願意為改變世界而作出違反道德的事。有必要時,自殺、被殺、殺人、殺人後自殺、走鋼線、深入虎洞和搏殺沙場都不是我關心的,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存在於世間一秒,換來無盡世紀的愛與和平。再者,在他人的生命中閃耀我曾活著的痕跡,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所以,您問我想做怎樣的人,我會告訴您,我應該是一個不斷讓靈魂回到起點,感受生命奧秘和發揮正義的生命體,您可以稱呼我為探險家,也可以是小丑。因為,我就是52張撲克牌中特立的小丑牌。為什麼有四種花和兩隻顏色?為什麼它們順著數字排例?您能看出當中的結構和規律嗎?我看出了,因為我只是一個路過的小丑,提著放大鏡,以局外人的身分探索這個世界的奇跡。

語畢,臨表涕泣,願這流星不會翻起摯愛們的漣漪,在我墜落之際,就是您們相擁,使心房左右平衡之時。我默默地來到世間,只為一項使命,就是讓您們一再知道——活著多好。

一顆即將墜落的流星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